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10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Evanstan】The blooming roses 1

 

 

1.

 

Sebastian Stan捧着书,眼皮抬也不抬地走出了地铁。时间宝贵,犯不着把一秒两秒的时间花费在确认是否正确到站上。事实上,除非是极少数情况,否则大部分时候地铁报站都是相对准确的,而时间也几乎精准到秒。所以除了刚来的第一天是用在观察之外,接下来的几天,Sebastian都不再紧绷地留意会否坐过站了。

 

作为十一年级的高中生,Sebastian自认他已经不小了,自己一个人乘坐地铁上下课并不是什么问题——即使母亲和继父这段时间因为出差没法接送他而对此有些担忧,但他并不认为是什么大问题。十六岁的人了,老大不小的,还凡事要父母照看,也太丢脸了。

 

不过Sebastian不否认,面对人群确实是一件让他有些尴尬和紧张的事情。为了避免和任何人对上视线而导致不知该如何作反应,他(姑且算是)机智地为自己准备了一本书,只要在进入学校之前埋头苦读,就能避开所有他发自内心觉得惊慌失措的事情。

 

对一个有人群恐惧症的“患者”而言,最幸运的事情莫过于学校和地铁站的出入口只有几步路的距离,连马路也不需要走,只要慢慢地沿着出口朝校门走去就可以了。

 

嗯,所以说,其实他手上的那本书也不见得是多好看才让他一直沉迷其中。

 

一路上抱着的书对Sebastian的功能就像是手机对一般人的功能一样,为了避免尴尬发生,或者当情境十分尴尬的时候,低头对着手机仿佛就能消除周围一股凝滞的气氛。书也是如此。好似只要沉浸在书中作者为读者营造的世界里的时候,书外的现实世界就能暂时被虚幻隔离。

 

当然,这导致Sebastian根本无心留意自己身后是不是有人一直在偷偷地(Chris坚持那是光明正大)注视他。

 

也导致他受到严重的惊吓。

 

“呃,嘿!”Sebastian感觉到耳后有人的呼吸时肩膀已经被人轻拍了一下,他脚步一顿,手中的书差点掉下去。肇事者绕到他身边,恍若未觉地开始了他笨拙的开场白:“嗨!呃……我是ChrisEvans,十二年级的,你是新来的转学生吗?还是十年级的新生?”

 

Sebastian不想承认的一点就是,他岂止不善社交,他根本连面对陌生人的时候都会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搭话。眼下就是这样糟糕的情况。他抬起头来,软软的头毛随着他的动作晃了晃,Chris得说,那像是猫咪一样看起来非常好摸的毛发让他差点就没把持住自己的一本正经。

 

“呃、嗯,嗨……我是Sebastian Stan,十一年级的。”像是为了稳住自己、让自己冷静下来,Sebastian腾出手来,推了推鼻梁上架着那副方框眼镜。

 

Chris不由得想为什么明明合该是合身的衬衫穿在这位学弟身上看起来就像是小孩子偷着套了件发育中的哥哥穿的衣服——但5英尺10英寸的个子其实已经不矮,不知名同学——噢不对,Sebastian,看着也不是很瘦弱。

 

“那、那个,有什么事情吗,Chris学长?”完了,好尴尬。Sebastian呆呆地看着Chris对着自己发呆,内心里是满满的抓狂。怎么有人这么过分,硬要在路上把自己从书中的世界捉出来,逼着他面对现实?他好不容易才顺利熬过两周无需面对陌生人的不知所措,第三周刚刚开始,这个完美的屏障就被一个同校的陌生人给打破了。

 

“咳,那个……我是想问你,你在路上一直看的书是什么书?”完了,这蠢毙了的问题。Chris看着Sebastian低眼敛眉的姿态,感受到了对方的拒人于千里之外。或许他不应该这么突然地叫住Sebastian,Chris内心里的小人抱着头蹲到墙角,满脸懊恼地想。

 

“噢……《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是一本寓言小说。”出乎Chris的预料,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Sebastian反而放松了许多,干脆地举起了书,把封面朝向Chris。Chris飞快地瞄了封面一眼,看到作者署名写着“保罗·科尔贺”的时候忍不住腹诽Sebastian果然是一个爱阅读的人——他根本没听过这个作者的名字,也没见过书名,大概是他太孤陋寡闻了。

 

即使有了书,还是挡不住趋前来搭话的陌生人啊。Sebastian想,好在话题是书。

 

清了清嗓子,Chris决定直接转移话题:“是这样的,Sebastian,这半个月来我每天都会看到你和我从同一个地铁站过来,想问一下你方不方便下课的时候一起搭伴回家?”

 

Sebastian决定推翻刚刚自己的想法——即使话题一开始是书,也拦不住对方在下一秒就转变话题。遇事至此,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Chris才是正确的,说他对搭伴回家没兴趣又太不近人情,说他非常乐意又违背了他个人的想法——做人怎么就这么不容易呢,他为难地皱起眉头来,视线不自在地扫了扫旁边,随即结结巴巴地开口:“那、那个……要上课了,我……我们下次再说?”不管怎么说,避重就轻最好躲避这种问题了。

 

不就是应一句话的事情吗,Chris有些纳闷,没过一会儿就反应过来:的确,他的行为太唐突了,要是换了有个陌生人突然问他能不能一起回家,他的第一反应大概是觉得对方非奸即盗,这么看来,Sebastian没有第一时间就给他白眼,实在是太仁慈了。不过,也不排除是因为他们现在都在校内,所以Sebastian也不好有别的反应,毕竟他是学长。

 

搔搔头,Chris咧嘴笑了笑:“嘿,没问题,我明天应该也会看到你的,到时候我再叫你哈。反正地铁上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够我们聊了。”

 

他对人际交往什么的一点兴趣都没有,真的,Sebastian试图用自己诚恳的眼神打动Chris不要再来和他废话,但可惜的是看起来不仅仅无效,还造成了反效果。

 

“嘿,放心吧Sebastian,我现在记得你长什么样子了,又知道你的名字,实在没办法的话,我可以去你的班上找你啦,那就先这样吧,明天见!”在Chris看来,Sebastian可怜兮兮的眼神仿佛在说“可是我可能比较忙”,于是他安慰似的给对方说了一通后,就愉快地给对方拍了拍肩,然后走了。

 

留下还傻愣着的Sebastian一个人待在原地纠结了半晌,还是打开了书,一边埋头阅读,一边朝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