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arvel】Them(盾冬)


那時候他們還很年輕,輕狂得像是沒有什麼能取代一切,卻忘了時光會抹殺許多東西,包括回憶。

年少的時候,Steve總會張著那雙明亮又堅定的藍眼睛對Bucky說,嘿Bucky,我會陪你到最後,彷彿情話那般情深不壽。Bucky的回應是大笑著用力拍拍他的肩膀,說,我也會的,兄弟。他說,Steve你這小子,還需要我給你罩著很多年呢。那時候Steve還沒長成現在這樣,他還是個病弱的、隨時有可能會離開人世的小小少年,有著虛弱的軀體和堅強勇敢的靈魂。

年輕的少年們老愛在私下笑嘻嘻地討論這個女孩子長得如何、那個女孩子對你怎麼樣、你喜歡這個女孩子嗎,討論來去的中心不是自己就是女孩。那時候是少年情竇初開的時刻,大部分的他們都會對異性有好奇心,而在年輕的他們看來,這時候,自己的生活最重要,外界的好或不好都與他們無關,他們在這個世界裡,卻不輕易和世界接軌。

Steve和Bucky自然如此。而因為Bucky的長相和發育得早的優勢,很早之前,許多女孩子都會靜悄悄地討論著他,有大膽的還會主動和他說話。那時候的Bucky可以說是交際草一樣的存在,女孩都想接觸他、男孩都和他玩得開,偏偏他的擇友條件奇怪,非和弱小又不起眼的Steve Rogers混在一塊兒,看起來萬般不搭配。Bucky並不在意,他偶爾會和Steve悄悄地說,嘿你瞧,那是不是有個女孩穿著超短裙啊,嘖嘖腿真長,噢,但是長得沒你好看啊Steve。

Steve也不會反駁Bucky,只是安靜地傾聽他的話,笑著包容著,似乎歲月的流逝無法干擾他的寧靜。他會在沉默地聆聽時拿出自己的畫筆和橡皮擦,在質量不好的紙上慢慢塗鴉繪畫,但因為窮也沒法老花錢買用具,所以每一筆都下得仔細謹慎,輕易不動用橡皮擦,能省則省。在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下來,Steve往往能畫出非常好看的圖畫,但因為紙的質量不好,能保存的時限仍然有限。

他們是住在布魯克林的窮小子,雖家境不是特別好,沒有太多機會買除了必需品之外的食物,但仍然能夠活下去。好似只要兩個人肩並肩扶持著對方,他們就能互相幫忙著,一步一步地往更遙遠的未來而去。偶爾,Bucky會給Steve偷偷帶點家裡招待客人而買的糖果,而那甜味,直到時間過去那麼久之後,Steve還能隱約回憶起來。唇舌上漫開的不僅僅是質量稍差的糖果濃重的糖精味,還有Bucky為他特意帶來的心意和他所能給予的最大援助。

年少的時候,同伴的兄弟最談義氣,不顧一切、兩肋插刀地幫助兄弟是少年最容易做的事情,他們的感情似乎完全投射到沒有血緣關係的手足身上,而對Steve和Bucky來說,兄弟之情或許並不僅僅是其中最大的原因。他們倆關係好得像是一個人,像是出生以前被誰拆散成兩半,惟有找到對方才算是生命圓滿完整。

所以在成為另一個強壯結實的自己之後,Steve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他救下了Bucky,卻又失去了他。因為失去了一直陪伴他成長的另一個少年,Steve逐漸心如死灰,即使沉睡七十年之後再度蘇醒也沒因為自己仍舊活著而感到太開心。他缺失的太多,欠下的債務也太多,卻只能遏止心中的想念,抬頭挺胸地面對著世界和他尚有的未來。

Captain America不會畫畫,可是Steve Rogers會。有時候他會變回最初的Steve Rogers,用自己的思念慢慢地描繪Bucky年幼、年少和他想像中的年老模樣。他其實挺後悔,那時候沒有直接對Bucky說,嘿夥計,我給你畫幅素描吧。他猜Bucky會沉下臉質問自己,是不是想著這大概是他能夠留下的一份長久的禮物?所以他一直沒敢開口。接著他便成了美國隊長,然後就在戰火中忙碌得忘記了自己的喜好。

每次畫畫,Steve畫的人物幾乎都是Bucky,是帶著大笑和愉悅心情的夥伴,而不僅僅是兄弟。Steve想,或許Bucky是他人生中唯一的partner,即使性別一樣也無所謂——他知道現在同性已經可以在美國合法結婚,如果真的非要結婚,他想自己的夥伴會是Bucky而不是別人。

只是,Bucky不在了。


*


看見Winter Soldier掉下來的面具之後露出來的面容,Steve傻了。他沒想到Bucky還活著,並且是以完全不記得他的姿態,生活在他的敵方陣營中。

「Bucky?」Steve愣愣地喊著他朝思夢想的名字,看著對方一副不認得他的兇狠模樣,卻無法反抗對方。對他來說,Bucky是他想了太久太久的人,他根本無法下手攻擊對方,只能一味地防守護著自己。

直到轟炸了那三艘航空艦母、掉到海裡而又被Bucky拖上來,Steve才想,也許時光真的有不能帶走的東西,回憶也許不在,但只要人還在,就能夠創造更多更好的回憶。

好不容易追蹤到Bucky的蹤跡之後,Steve才發現,失去記憶的對方看似兇狠實則無助。Bucky從未在他面前流露太多表情,他現在不戴九頭蛇提供他的裝備,只穿著簡單的一身帶帽兜的外套,帽兜總是遮住了他的模樣、黑暗也籠罩著他,他曾經有過的生動的表情消失在九頭蛇的控制中,如今只留下茫然和沒有表情。

「Bucky,我們談談。」Steve說,緊緊捉住Bucky放在桌面上的雙手,生怕他逃離。感覺到對方左手的冰冷,他不禁有些心酸。假若他當初能拉住Bucky,說不定對方的手還在,人也不會像現在彷彿行屍走肉。

「我不是Bucky。」他說,眼神冷漠空無,眼中只映射了Steve的身影。

「你是。」Steve咬咬牙,他發現自己並不是沒有仇恨的人,只是其他人不值得他去仇恨而已。為了Bucky,他如今是恨上了九頭蛇。

「你說我是Bucky,那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我是?」Bucky忽然開口問,似乎隱約帶了點期待,不明顯,但Steve卻能夠看出來——他幾乎從沒把眼光從Bucky身上挪開。

「不用證據證明,我認識你這麼多年,你就是我的夥伴,你就是James Barnes。」Steve說,滿眼堅定。Bucky只是沉默,他覺得這場景似曾相識,好像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他想不起的從前,他曾經這樣和眼前這個人面對面坐在咖啡廳裡,談笑自如。

記憶在九頭蛇多年的洗腦操作下成為碎片,Bucky卻好像記起了什麼,不確定地開口:「我記得,你以前不是這個模樣……」

Steve說,那時候我只是Steve Rogers,你也只是Bucky,所以我們都和從前長得不一樣。

Bucky疑惑地看著他,不明白為什麼有一個人能夠變化這麼大。Steve說了血清的作用,說他現在是個戰士,所以和他所熟悉的自己完全不一樣。Steve後來想到,他成為美國隊長之後,Bucky也才熟悉他沒幾年,想來他印象中最深刻的還是自己病弱的模樣。

「……布魯克林是哪裡?」Bucky忽然問,打斷了Steve嘮嘮叨叨的解釋。

Steve一怔,隨即浮上來的便是激動:「你記得我們的家鄉嗎?」

家鄉。一個陌生的字眼,卻彌漫著滿滿的溫情。Bucky想,原來他也是有家的人。他看著Steve,終於明白,為什麼這個人一直堅持說他是Bucky,即使被他攻擊了這麼多次,即使他說他是自己的任務目標,也始終不願意主動傷害他。

「布魯克林……Steve Rogers……」Bucky喃喃自語,想他終究是找到了回家的道路。

時光也許能帶走很多很多,但總有些人,在消散流逝的光陰中始終堅持不忘初心。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