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ingsman】背心還是西裝?(Lancelot/Percival)

 感謝阿墟的背心梗→阿墟噗浪//

嗚嗚謝謝阿墟授權讓我寫Q_Q
 

 

【Kingsman】背心還是西裝?(Lancelot/Percival)

 

在蘭斯洛特——詹姆斯·斯賓塞的想像中,帕西瓦爾是那種人前人後都永遠穿得文質彬彬、西裝筆挺的英國紳士,他不會輕易地褪下身上代表自己身份的定制西裝。但正是這種貴族般的矜持,讓蘭斯洛特恨不得能扒了他一身禁欲,換上自己給他準備的衣服,或者,更乾脆點,什麼也不穿,那自然更好。不過那是不可能的,蘭斯洛特滿懷憂愁地想,要是真的這樣的話,帕西瓦爾就不是帕西瓦爾本人了,而極有可能是被鬼魂奪舍上身了吧。或者,如果他真的有辦法讓帕西瓦爾這麼穿,事後帕西瓦爾要麼跟他分手,要麼會把他揍個半死。

 

每當蘭斯洛特提出這種無厘頭又沒腦子的要求的時候,帕西瓦爾都會很後悔當初一時不擦便教對方誘惑著答應了交往的請求。仔細想想,蘭斯洛特這傢伙,雖然穿衣打扮和其他特工一樣西裝革履,但除了衣服類型一樣之外,並沒有其他相似的地方。那種花俏的顏色和格子紋的風格一點也不符合紳士特工要求的低調務實,反而華麗得像是隔壁家007的特有裝扮。有時候帕西瓦爾實在不明白,蘭斯洛特究竟是走了什麼狗屎運才能走到最後一個關卡的,儘管他知道,對方確實是一個忠誠又堅定的Kingsman,在該堅守的位置上,始終堅定不移、忠誠如初。

 

如果蘭斯洛特沒有那麼好,帕西瓦爾必然不會受他引誘而和他在一起。

 

但顯然,即使伴侶再好,也不影響帕西瓦爾質疑蘭斯洛特的品味。

 

比如此刻,回到家中打開衣櫃的帕西瓦爾第一個發現的便是衣櫃裡添加了滿滿將近一打的白色背心。不用猜測,這必然是蘭斯洛特不知道打哪兒給帶回來的「新貨」。他總是千方百計地想要讓帕西瓦爾換上不同風格的衣服,而帕西瓦爾也從來不曾同意過這種莫名其妙的要求。

 

至於蘭斯洛特的反應?反而是帕西瓦爾越拒絕,他越躍躍欲試,也從未因此放棄。

 

盯著一排放得整整齊齊的背心,帕西瓦爾有些猶豫地頓住了。他認真地盤算著如果這次答應了蘭斯洛特,對方會不會得寸進尺?如果不答應,對方下次會不會更再接再厲煩得要命?說實在,這兩個都有可能。

 

「帕西瓦爾——」尾音上揚的語調,一聽就知道來者何人。帕西瓦爾轉過身,神色冷淡地瞥了對方一眼:「哪來的背心,詹姆斯?」

 

蘭斯洛特瞇起那雙淺棕色的眼睛,臉上是一貫搭訕調戲時放蕩的笑意:「親愛的,當然是我買的啊,你不覺得……」他靠近帕西瓦爾,手指順著對方脊背的弧度撫摸著:「大街上我們看到穿著背心的男人,不是一樣都有你這樣棒的身材嗎?二頭肌、胸肌、腹肌都那麼結實……」他曖昧地把手探進西裝裡,指尖輕輕摩挲著對方精瘦有力的後腰。

 

帕西瓦爾忍耐著他的毛手毛腳,冷冷地瞪著他,手指輕輕拂過掛吊上的背心,半晌好似漫不經心地說:「我只穿這一次,剩下的那十一件你負責解決掉。」

 

「噢親愛的,那當然,都聽你的。」他說,眼中暗藏詭計得逞的愉悅。頓了頓,他又輕撫過帕西瓦爾的背脊,讓對方有些敏感地縮了縮脖子,高昂的喉嚨毫無防備地顯露在他眼前,令他呼吸瞬時一亂,恨不得能立即上前咬幾口。很快地,蘭斯洛特又平復了自己亂了一瞬的呼吸,鎮定地開口:「嘿帕西瓦爾,我去給你削蘋果?給你買了新鮮的蘋果,我想你應該會喜歡的。」

 

帕西瓦爾慌亂地點點頭,聽著蘭斯洛特離去的腳步聲,神色複雜地盯著那一排白色的背心,最終還是咬牙切齒地拿出了其中一件背心帶進了浴室。

 

脫下筆挺的西裝和襯衫、換上棉質的背心後,對著浴室裡的全身鏡,帕西瓦爾覺得自己要羞恥得無地自容了,仿佛地面有一個坑供他像鴕鳥一樣把自己埋進去。背心像一層薄薄的遮羞布,把他上半身的形狀忠實地顯露出來,無袖的背心遮不住一身經過良好訓練的肌肉,手臂結實有力,走在路上大概會吸引無數人奇怪的目光。

 

深呼口氣,帕西瓦爾安慰自己地想,反正這會兒只有蘭斯洛特會看見,只要他看了、吃完蘋果後再換回平常穿的長袖衣就好了吧?手腳俐落地把西裝、襯衫帶出浴室掛在衣櫃裡,帕西瓦爾走出了寢室。

 

蘭斯洛特給伴侶削蘋果的時候腦子裡一直在臆想對方穿背心的模樣——他知道對方一絲不掛的模樣,但不知道對方如果穿上背心會露出什麼樣子。當然,也不用想像太久,帕西瓦爾直接走到了他身邊,漫不經心地拿起了一塊蘋果。

 

蘭斯洛特有些在意地瞪著被咬到帕西瓦爾嘴裡的那塊蘋果,忍不住開始碎碎念:「親愛的,你眼中難道只有蘋果沒有我嗎?我那麼愛你,蘋果又不愛你,為什麼你就不願意多給我分一點目光呢?」

 

帕西瓦爾當然沒理他,或者說,沒好意思理他。蘭斯洛特也不管對方沒有絲毫回應,逕自自己的嘮叨,末了,還帶著欣賞而又滿懷欲望的眼神上下打量著帕西瓦爾沒有被背心包裹住的軀體——充滿了男人味和更多的,誘惑。

 

他伸手攬住帕西瓦爾的腰,另一手握住對方拿著新一塊蘋果的手臂,頭往前一探咬住了對方嘴裡的蘋果,兇狠地啃下了蘋果之後狠狠地親了上去。帕西瓦爾不滿地瞪了他一眼,沒過多久便老實而順從地沉迷在他的親吻裡。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