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4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ingsman】And I love you so(1)#蛋哈#

*閱前注目:梗/腦洞來自@一草一沙一 的 #神父梗#
 

1.
 
Gary Unwin!」Michelle Unwin一手叉腰,一手扯過兒子的耳朵,擰了半圈:「我說了,今天跟著我去教堂!都說了,我們能夠改善生活,甚至你的命運被改變,都是因爲有聖主庇佑,我們才能順利離開Dean的!好不容易來到了白色天堂,我們就該去那間大教堂進行禮拜!」

「媽——」年輕人即使再不甘願,也只能順著母親的力道往前,避免耳朵被拉得太疼:「怎麽可能是聖主的幫助?我們現在能過得這麽好,完全是因爲Merlin的幫助啊,噢,還有,我努力工作才有機會過上這樣的好日子的呢!你說對不對,Angel?」他看向一旁的妹妹,試圖尋求外援。

豈料妹妹毫不留情地搖了搖頭:「才不是呢,Eggsy,媽媽說了,都是因爲聖主保佑我們,把我們當成子女呵護,我們才能在祂的庇佑下過得越來越好的。」

What?!Angel,你怎麽能這麽說,明明就是我辛苦工作我們才能過得這麽好的!我們這次會來白色天堂,也是因爲我要工作才會過來的啊!」年輕人一對二,快被母親和妹妹弄得崩潰了。

Michelle加大力度,又擰了擰兒子的耳朵:「不管怎麽樣,Gary Unwin,你要記住,如果沒有聖主,我們不會遇到Merlin,也不見得會讓你有任何機會過得像現在這麽好!」

「怎麽可能,明明就是Merlin看我們可憐才幫我們的……」年輕人撇了撇嘴,一臉不屑:「反正,聽你的聽你的,去就是了,不過僅此一次,下不爲例啊老媽。」

Eggsy,做人要懂得感恩,不知道什麽是感恩的話,你會受到聖主的懲罰的!」Michelle氣急敗壞地雙手叉腰:「走!我們現在出發!」

「是的夫人,好的夫人,我這就去拿車鑰匙。Angel,我們出發喽——」年輕人無奈地摸摸鼻子,舉起雙手投降。母親永遠是這世界上你沒法拒絕的偉大女人——年輕的GaryEggsy Unwin語。

「耶!出發喽!」稚氣的小女孩笑嘻嘻地蹦跳著握著母親的手朝大門而去。

*

「我父仁愛,祂賦予我們生命成為祂的兒女,……,願我父的眼能一直追隨我們,而我們也必將永遠愛祂、遵守祂的一切規矩,阿門。」莊嚴的教堂盡頭,代表宗教和聖主的徽章高高掛在牆上,宛如俯視眾生,將一切眾生視為平等。如經書內曾提及的牧羊人一般,帶領虔誠的信徒向他們所相信的聖主祈禱的牧師雙手十指交握捧在胸前,雙目緊閉,神色嚴肅。

祈禱詞完畢之後,是教徒一貫的活動,教會各個年齡階層的歌詠團依序上臺開始合唱聖歌,將存於世間的歡欣散播給場內所有忠誠的信徒,而他們也一如既往地維持著禮拜約定俗成的習慣,快樂地度過這一個上午。

Harry Hart擔任聖教會的牧師已經十八年。他從大學畢業以後,第一份工作便是進入他從小到大幾乎長期待著的教堂擔任實習牧師。事實上,他所就讀的科系正是和聖教相關的聖學系,所以離開大學之後自然而然地就遵循父母為他安排的道路繼續了和聖教相伴的人生——是的,哈特家族幾乎從第一任家主開始,大部分的家庭成員都是聖教的教職人員。

Harry並不快樂,成為一個教職人員也並非他所想要的生活,他只是無法拒絕也無法抗拒,只能漠然地接受了父母的安排。畢竟,他從小開始就是在聖教教義的灌輸下長大的,他的人生軌跡佈滿了聖教的痕跡,每一個星期他都會去教堂做禮拜,他的朋友也幾乎都是教堂里認識的聖教徒,可以說,如果沒有了聖教,他根本無法捕捉自己下一步前進的方向。

機械地念完祈禱詞之後,Harry從臺上退下來,沉默地看著合唱團開始歌唱。平心而論,他們吟唱的曲子都很好聽,柔和溫順,但始終沒有太高太低的起伏,就像他的人生一樣,看似一帆風順,實則沒有可以追求也沒有可以失去的目標。只是,Harry是個牧師,他必須遵照聖教的教義,也必須順從牧師的工作道德規範。

待得一上午例行的禮拜結束,Harry回到家中,依舊只能壓抑自己的嘆息,在它們尚未發聲之前把它們吞沒在喉嚨中。即使回到家中,他也從未覺得自由。他所身處的城市叫白色天堂,而打小至今四十年,Harry從未離開這座城市,似乎一直都活在這座人間天堂當中。然而別說離他遙遠的首都蘭登,他連離得最近的城市適格嵐也未曾到訪。就像他的父母一樣,他們家世世代代都不曾離開白色天堂,只因為這裡就是聖教徒夢寐以求的朝聖聖地。

「呵,這一切……不過都是笑話。」Harry輕笑著想,把自己埋入被窩中。明天,明天又將是另一個要虔誠面對聖主的一天,今天就容他任性一番罷。

*
「我的天……」第一次參與聖教徒禮拜的Eggsy在驅車送母親和妹妹回家之後,即使到了上班地點,仍舊對他在教堂見到的、主持禮拜的牧師念念不忘。看來這一天的加班時間是要白加了,他默默地想著,腦中卻忍不住走神想起教堂裡的那個牧師。

棕褐色的頭髮塗滿髮膠,規矩地貼著頭皮——這大概象征著那牧師是個循規蹈矩的人;中規中矩的方框眼鏡,嗯,牧師先生應該還是如同第一個評價,是個嚴謹又自持身份的人。但不管怎樣,牧師還是很辣,或者說,正因爲這份刻板的模式,Eggsy才會第一時間就發現了牧師的內里也許並不真的和他表面上的打扮相同。

「啧,老媽事先應該跟我說,那教堂裡有這麽火辣的牧師才對啊。」Eggsy撇撇嘴,眼珠子一轉,俏皮地勾起一邊唇角來:「牧師先生,沒准還是同道中人呢?」

意猶未盡地想著教堂的牧師先生,Eggsy感慨地嘆息——他老早在青春叛逆期的時候就向母親出櫃了,反正他們家也沒有第二個家長,即使是之前那個壓根不靠譜的繼父,Eggsy也從未重視過他的存在。不過,說到出櫃,牧師先生說不好還是個深櫃呢,畢竟他看起來這麽禁欲的模樣,領子又束得高高的,搞不好擔任牧師已經很多年了。爲了他那份工作和牧師的尊嚴,對方大概是打死都不能出櫃的吧?

話是這麽說,越想越沒邊的Eggsy倒是更加愉悅了。反正不管怎麽樣,下一周他決定按時跟著母親和妹妹到教堂禮拜,好趁機勾搭一下那好看又迷人的牧師。或許,他可以提前請人查一下牧師先生的資料,以做好准備,屆時好好認識對方呢?
 
 



 
注1:這是架空世界,姑且當這是個架空的禱告詞,有些模仿的意味在內。
注2:文中地點皆為諧音,可以當之為完全杜撰的國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