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28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ingsman丨Percilot】独角戏(糖与刀)#蘭帕 Lancelot/Percival

 
帕西瓦尔不喜欢购物,或者更准确地说他不喜欢逛街。购物似乎总要和逛街牵扯上逛街,那么往简单地说,他需要买东西,但如果人能够不吃不喝不拉不撒就能存活的话,他会选择什么也不买,自产自销自给自足就足以让他安安稳稳地生活下去。

但兰斯洛特不是这样。兰斯洛特特别喜欢购物,或者更准确地说他喜欢逛街。他热衷于把时间撒在漫无目的的闲逛中,因为对他而言,这是最不需要成本的消耗时间的方式了。何况,谁说逛街就一定要买呢?就不能纯逛街而完全不出钱购买吗?

“你怎么不干脆去公园散步散上一天得了。”帕西瓦尔冷淡无比地建议。

“帕西,你怎么这么无情?好歹购物中心还有空调啊,公园只有植物可以看呢!”往往这时候,兰斯洛特都要做出一番哭天喊地的姿态来,当然,对此,帕西瓦尔永远都是不为所动的样子。

“不,你错了,公园还有老人带着小孩玩。”

“你忘了年轻的家长们吗帕西?”

“那你还不如说,还有年轻的情侣带着他们的宠物狗和宠物猫在遛弯。”

噢,是的,帕西瓦尔总是那么冷淡。当然只是表面上的,大概吧。

“就像我带着拉奇而你带着拉夫先生一样?”

“拉夫先生比拉奇有自觉性多了。宠随主人,大概是这么个道理。”

“嘿帕西,你不能侮辱拉奇。”

“我只是在侮辱你,我以为你听出来了。”

“噢亲爱的,你伤了我的心,再一次的。”

“噢,那我很高兴,再一次的。”

“耍相声的话滚出去好吗,别打扰我办公啊你们这对狗男男!”梅林烦不胜烦地搁下自己的平板朝站在他身后的两个狗男男吼。是的,这场景经常上演。

“梅林,别这样嘛,你瞧你头发都急得掉光了。”兰斯洛特笑嘻嘻地说。

“你以为你有头发就不是英国人了?”梅林冷声回应:“别以为同样是英国人你的发际线能有多高,早晚的事情。”

“噢不梅林,别这么说,我相信就算是这样帕西也不会嫌弃我的。”

“不,我从一开始就在嫌弃你。”

“噢帕西——”

“让你们滚!”梅林又一次摔碎了他的马克杯。

“噢帕西你看,梅林又生气了。”

“还不都是你惹的祸,赶紧的,交了报告回去了。”

“嘿,这就来!”

听着帕西瓦尔和兰斯洛特这两个人的对话,梅林无数次想为什么那时候加拉哈德没有注意到手榴弹要炸的迹象而导致李的牺牲。起码,假如兰斯洛特是李·安文而不是詹姆斯·斯宾塞的话,世界不会那么混乱。比如说,他也不会在办公时间里受到一对狗男男不定时和定时的打扰。这个公开的办公场所里仿佛都弥漫开来这对死不要脸的情侣的恋爱酸臭味,闻着都要腻坏人了。啧,不过,有这样一个伴,其实偶尔也挺让人羡慕的。

*

好似和詹姆斯打嘴炮还是昨天的事情,帕西瓦尔心想。确实是如此啊。昨天詹姆斯才给他说,这次任务结束后他就想暂时远离阿根廷那天寒地冻的鬼地方,而他怎么回他来着?他说,确实不如他身在的这个鬼地方。詹姆斯又说,嘿帕西,我要从我这个鬼地方去你那个鬼地方,你说为什么我们老是待在鬼地方里打转啊?

和詹姆斯拌嘴是会上瘾的事情,他爱笑爱闹,偶尔或经常地像个孩子,在他面前总是笑嘻嘻的,就算被嘲讽无数次也好似能左耳进右耳出当作听不见那样自在,还能乐呵呵地接下话尾,让他们的对话一直不断。

帕西瓦尔从来没有否认过,有詹姆斯在的日子里,时间好似过得飞快,尽管好似总那么没有意义,但能发自心底笑着过日子,何尝不是好事。

和詹姆斯在一起并不是其中一方执着的事情。所谓爱情,只有两情相悦、双方互相爱恋才有办法成行。一个人的独角戏是难以撑下去的。

正像他的生活、他的日子,缺了一角。

帕西瓦尔不是不怀疑兰斯洛特的死亡有诈,但特工这一行业里似乎并没有永远的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这一说法。兰斯洛特并不是第一次进行单独的救援任务,但那一次是他唯一一次没有经过梅林的同意就擅自行动。好似这样的行为只能成为Kingsman的一个反面案例,而不能作为更多的,哀悼或其他的。

这样也好。帕西瓦尔凝视着手中刚刚放下的杯子,那里面不再残留哪怕是一滴拿破仑白兰地。生者不会永远都悼念着死者。唯有死亡会永远哀悼死者。

也许对詹姆斯·斯宾塞而言,死亡和墓地,是他最好的安息之所,也是他最完整的结局。

但对帕西瓦尔来说,时间并未停止脚步。睚眦必报,才是特工的本性,更是他的行事习惯。

没有了詹姆斯,独角戏过得何其艰难。这一幕戏终究会落下的,在他完成一切该做的、安静地等待死亡来临之前,独角戏还要艰辛地持续演下去。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