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4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Evanstan】The blooming roses 2

 

2.

 

Sebastian不认为自己有那份功力,可以迅速地把自己从虚构的小说里抽离。他一向觉得,上一秒还沉浸在小说里、下一秒却能立刻返回现实,事实上并没有真正地投入其中。

 

试想想,你原先设想着自己正和主角一起走在沙漠里,寻找自己的目标,仅仅眨眼的工夫就有人喊着你快离开沙漠面对现实——不说打断的人本身就很讨厌,就说,思绪根本还沉迷在沙漠里的时候,又怎么舍得突然离开?

 

不过,要是Sebastian的妈妈知道他的这个观点,一定又会笑他明明是反应慢才不能瞬间清醒。

 

当然,Sebastian是绝对不承认这个说法的,他觉得自己只不过是,嗯,比别人更容易陷进故事里而已。

 

也因为这样的怪毛病,上课时候的Sebastian是个典型的乖学生。他不会分心去做别的事情,即使看书的进度被突然打断,他也会因为快上课了而慢慢地把自己从书中的世界带走,合上书,把书塞进抽屉,规规矩矩地摊开笔记本,准备开始听课。

 

少数老师喜欢他这样安静不说话的性格,多数则不。你知道的,毕竟是美国,他们热爱自由的教育,也相对来说不是那么盲目地重视学术成绩——体育、课外活动的表现,也是他们成绩单上重要的一笔。

 

对于那些习惯性放任学生自由发表意见的老师来说,不被点名则从不主动发言的Sebastian是个非常奇妙的学生。你说他是个十足十的书呆子吧,那倒不是,他会钢琴,还会点小提琴,在钢琴比赛中夺得的名次都堪称优秀,文化节表演上总爱拎他出来当表演者;你说他还有点才华吧,他又不像其他人那样,总爱炫耀自己,低调得像是不会任何一门才艺一样,不是入学履历上说他得过什么什么奖的话根本不知道他还会声乐,自弹自唱保准没问题;你说他习惯舞台、对群众能够保持镇定开始自己的表演吧,他又不会主动发言,有什么看法也都憋在肚子里打死不说出来,看着都愁死旁人。

 

唯一对他看法颇微妙的,大概就是体育老师了。

 

Sebastian的学术、课外活动的成绩都非常优秀,就差在体育成绩上。他从跑步到体能测试都是零鸡蛋,或者,统称为远离及格线的F。当然,学校也不可能因为一个人的体育成绩不及格而把他刷下升级的名单、逼迫他留级(他们学校的体育课不是那种挂了就必须重修的必修课),但这样的名声传到体育老师们的耳中实在是让人头痛。

 

不过,Sebastian可一点都不在乎这样的说法。还不能让人有点小缺陷吗?世间人无完人,他所擅长的别人未必擅长,别人拿手的他也不见得需要拿手呀。

 

这也是因为母亲和继父从来不要求他一定要成为最顶尖的优秀人才,他们对他的教育模式相对宽松,既不是虎妈,也不是虎爸。母亲对他唯一的要求,也就是希望他不要放弃练琴而已,其他都随他的喜好而自行决定。

 

作为一个乖孩子,Sebastian也很少会忤逆父母,加上音乐同样能带给他如文字一般的享受——弹琴时,周遭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他只活在琴声阐述的故事中——所以他倒是乖乖地持续着弹钢琴和(偶尔的)拉小提琴的日常活动了(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在舞台上镇定自若,因为投入表演的时候,人群就变成了石头)。

 

这会儿,在讲台上讲课的是Sebastian比较喜欢的数学老师,因为对方从来不会在课堂上要求学生发表看法。也不是说数学老师不注重交流,只不过,她偏好上课时专心讲课,下课前布置题目,让学生自行解题,下次上课的时候把作业交上,就算是一次作业了。

 

喜欢数学老师的上课方式并不代表Sebastian就很喜欢这一门学科。但无可否认的是数学对他而言是一门多练习就能掌握的科目,所以说讨厌又不见得,顶多觉得麻烦一些而已。

 

相比起需要进行个人课堂展示或小组课堂展示的英语课、历史课来说,数学课已经算是一个非常友善的课了。

 

上课途中,Sebastian手中的笔几乎没有放下,目光也一直专注地盯着白板和老师,一面听讲、一面分析老师讲解的题目。

 

他们学校的选课标准要求不高,端看学生自个怎么进行选择,辅导员从旁进行协助而非干涉,一切都给予学生最高程度的自由。十一年级的主要必修课(也就是挂了就必须重修那种)包含了文学(一说英语课)、数学、化学、历史,次要必修课(即挂了可以不用重修,但是需要选其他同等级或难度更高一些的课进行替补)则有体育、计算机等,Sebastian还另外选了戏剧课和音乐课作为选修,而计算机课上他选了大学程度的编程课以拉高被体育课拖累的GPA。

 

有些时候,学霸的心思就是让一般人读不懂的。

 

Sebastian Stan,姑且也算是个偏科了点的学霸吧。

 

“那么,我们今天的课就先讲到这里,作业的话,翻开你们课本的第81页,第3题、第4题都是经典题目,去解解这两个题目,还有其他……”50分钟的一堂课就这样结束了,数学老师站在讲台上,一一地为学生勾画她指定的作业题目,Sebastian听着老师的指示,摊开课本开始在上头写写画画起来。

 

“作业都交代下去了,下次上课前交给Sebastian,嗯,Sebastian,你听见了吗?”裹着一身印度纱丽的数学老师喊了自己课代表的名字一声,Sebastian闻言抬头对老师露出含蓄的笑容:“是,Mrs Raja,我知道了。”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