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4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antastic Beasts】Silent Night(Newt/Credence) End

 

短短两三天内,纽约经历过一场混乱又恢复了平静。伴随着一场异常、几乎下不断的大雨,纽约的麻鸡们都遗忘了魔法世界给他们带来的一切——无论是惊叹、恐慌,或是向往、抗拒。有人在这座城市里悄声无息地死了,而人们在想起死者的时候只残留模糊的记忆,甚至想不起死者曾经的存在。

 

也许根本用不上时间,一忘皆空就能让没有魔力的普通人忘却不应该被记住的一切,可有些亲身经历过的事情却已经在脑海里留下了一颗小小的、近似尘埃的种子。

 

Newt在和Jacob擦肩而过、送去他的一点心意后同Tina告别,登上了离开美国的轮船。渡轮很大,随着海浪的起伏时有颠簸,但总体来说还算稳定,不至于让人站着坐着都会晕船。有时他挺佩服麻瓜们的脑子,或许是因为没有魔法给他们带来帮助,他们自行走出了与魔法相反的、属于科技的路。

 

Newt坐在甲板上看着渡轮慢慢地离开港口,前往伦敦。他看着繁华的城市逐渐消失在可以瞧见的距离内,内心感叹了一番这趟纽约之旅的收获,想念着独自展开自己的回家之旅的Frank,直到夕阳逐渐西沉。他提着自己的宝贝箱子,走进船票上写好的房间,锁上门,还补了一个魔咒,确保不会被服务人员轻易打开进而误闯。

 

 

 

“嘿,Credence,你还好吗?”Newt打开箱子,如往常滑入里头,就见到前方角落蜷缩着一个人。Credence紧紧地环抱着自己,像是在这个室内感觉到了冬日一般的寒冷,冻得他直打冷颤。他有些无措地慌了一瞬,接着定了定神,放轻声音试着轻问:“Credence?我可以过来你身边吗?”

 

那个躲藏在角落的人影静默不语,就像前一天在地铁站内那样,静静地听着Newt说的话。比前一天好一点,Newt想,起码他的情绪更稳定了,也没有那么容易控制不住寄居在他身上的默默然。

 

他跟着道:“Credence?我可以过来你身边吗?”一边说,一边放轻脚步,慢慢地移动到角落,Pickett悄悄地从他的口袋探出头来,看着他的巫师伙伴一步一步走到另一个人类身边,陪着他蹲了下去。它好奇地偏了偏头,盯了半天,又不感兴趣地缩回口袋里去了。

 

察觉到有人的影子笼罩住了自己后,Credence又是微微一颤,紧接着感觉到温热的体温不近不远地停留在他身侧,坐在了他的身边,近得让他可以伸手就触碰到这样的温暖。

 

巫师没有行动,只是温声地开了口:“Credence,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事情吗?我曾经遇过一个和你情况相似的小女孩,不要担心,你身上的能量是可以被分离的。”

 

Credence有些犹疑地抬起头,看着Newt好半天没说话。

 

Newt回视着他,眼里没有同情没有怜悯,只有一片平静和温和在其中徜徉:“我是来帮你的,Credence。”

 

“Gr……Graves说……”迟疑了片刻,Credence小声地开口,“他说我是没有魔力的人。他叫我……‘哑炮’。”

 

“不,当然不是,Credence……”Newt安慰他,“你当然是有魔力的巫师。我们可以相信,你的成长环境压抑了你作为巫师的本能,压制住了你的魔力,让你在没有经过训练的情况下很容易因为魔力失控和暴走而压制不住这些力量,进而演化成默默然。”

 

“但我……”Credence眼里燃起希望,却又犹豫不决,“我……这个力量离开我之后,我还是巫师吗?我可以……学习魔法吗?妈……我的养母说,我的妈妈……是个……”

 

“女巫。”Newt迅速地为Credence补充他说不出来的名词,“你的父母,一定是拥有非常强大魔力的巫师和女巫,你是他们的结合,不仅仅延续了他们的血脉,也继承了他们的魔力。”他顿了顿,温和地安抚Credence的情绪——他又要激动得化为黑雾了——“Credence,我们已经离开纽约了,你会喜欢伦敦的,我保证。”

 

纽约。纽约是生他长他的城市,但这个热闹的城市里容不下像他这样的人。

 

Credence一直以为他比其他孤儿好一点的地方在于他有一个妈妈,即使他要遭受比其他人更多的虐打他也不在乎,因为那个人是他的妈妈。但当她口出恶言肆意地诅咒他的妈妈的时候,哪怕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情绪也已经控制不住。

 

也许他会喜欢伦敦的,但大城市有什么不一样的吗?大城市,难道不也一样还是只有表面上的繁华和暗地里的肮脏?

 

“Credence,你会喜欢霍格沃茨的——霍格沃茨是世界上最好的魔法学校了,她会非常高兴有你的加入。”

 

听到Newt提起霍格沃茨,Pickett又悄悄地从口袋里冒了出来。它咕哝了一句,像是在赞同Newt的话,Newt不禁低头看了它一眼,笑了起来:“看,Pickett也说霍格沃茨是世界上最好的学校呢。”

 

“他……叫Pickett?”Credence顺着Newt的视线看见了那绿色的小小的树人样的神奇动物,好奇又踌躇了一会儿,渴望地问,“我可以……摸摸他吗?”

 

“Pickett,这是Credence;Credence,这是Pickett,他是护树罗锅。”不等Newt的暗示,早在听见Credence的问题时,Pickett便主动地爬到了Credence手上,它细细的足部站在Credence的掌心,给他带来神奇的微痒的感受。他的手掌第一次有了疼痛之外的感觉。

 

Credence伸出另外一只手,轻轻地和Pickett伸出来的手握了握,然后又快速地放开了他的手。

 

Newt在旁看着,忍不住笑了:“我想,你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他顿了顿,装作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来,你们先聊一聊,我去给你倒杯水。”

 

人体温度的骤然离开让Credence一时之间有些怅然若失,但小小的智慧的新朋友的手舞足蹈很快又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没过多久,Newt就把一个杯子拿了过来,弯下身,递给了Credence。Credence没有丝毫疑问,接过就咕噜噜地喝光了,看得Newt顿时有些难以言喻的心酸。

 

要到什么样的地步,才会连一点小小的温情都不敢质疑?这未必是信任,而仅仅是……害怕受伤。

 

“里面加了一点药剂,对你的伤口有很好的修复作用。”恍神了一小会,见Credence疑惑又畏惧的眼神,Newt缓下心神解释道,又小心翼翼地问,“Credence,我可以触碰你吗?”

 

Credence下意识地卷缩了一下肩膀,总是往内缩的肩膀缩得更进,却还是强持着点了点头。

 

Newt拉过他的手,在他尚有不少浅浅疤痕的掌心涂抹了一点药,一边给他低声讲述:“你以后会在霍格沃茨学到关于魔药和草药学的知识的,霍格沃茨会给每个女巫和巫师带来很多和魔法相关的知识,它们会对你的生活有很大的帮助。”

 

Newt口中的霍格沃茨多么迷人,就有多么让Credence向往。他睁大了眼睛,听着Newt给他叨念了一些发生在霍格沃茨里有趣的事情和好玩的人,身遭一层薄薄的黑雾慢慢地消散。

 

他安心地听着听着,逐渐地在Newt的故事中坠入梦乡。

 

等到Pickett戳了戳Newt,他才发现Credence已经抱着膝盖入睡了。他挥了挥魔杖,扩张了小小的空间,又变出了软软的床褥、枕头和被子,轻手轻脚地披在了Credence的身上。

 

 

 

夜晚正宁静,渡轮在大海中航行,波浪声起起伏伏。

 

“晚安,Credence,有个美梦。”Newt悄声地说,也展开了自己的被子,在Credence附近陷入梦境。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