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24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雷X羅)你願意成為我的伴侶嗎

“魔獄騎士長,請問今晚可以和我對練劍術嗎?”光明聖殿裏,在一條走廊上,剛巧碰見魔獄騎士的審判騎士詢問著。 “好的,那麼就在老地方見吧。”羅蘭·魔獄猶豫了一下,點點頭。 “嗯,現在你去忙你的吧。我先告辭了。”雷瑟·審判微微頷首,隨後移步就走。 羅蘭站在走廊上好些時候,才慢慢地移開腳步,回到自己的寢室裏。接著,幾乎沒在做什麼,只是默默地靜候著時間的流逝。 “叩叩。”室內安靜的時候,外邊有人敲響了門,羅蘭一驚,正想開口,外頭的人就說話了:“請問魔獄騎士長在嗎?” 是熟悉的聲音。這時,羅蘭倒是慶倖自己不是格里西亞,否則要回以一長串文縐縐的用語,他還真是應付不來:“我在,寒冰騎士長,有事嗎?” 說著的當兒,羅蘭已經趨前去開了門:“午安,寒冰騎士長。” “午安。幫忙?”伊希嵐·寒冰提著一大袋子,開門見山地問。 羅蘭愣了一下,然後點頭:“可以。沒有其他事情了嗎?”寒冰搖搖頭,將袋子交給羅蘭:“謝謝你。還有,以後叫我伊希嵐就好了。” “那你以後也叫我羅蘭吧。”羅蘭的手指上還套著當初粉紅給的戒指,所以他還是一副人模人樣的。唇畔漾開一抹笑容,羅蘭接過袋子:“寒冰……伊希嵐,裏面有誰的甜點?”因為習慣了喚法,忽然要更改的時候還是會有種咬到舌頭的感覺。 “太陽、審判、刃金、孤月、堅石。其他人的我已經拜託綠葉幫我送過去了。”伊希嵐簡單地說,然後回頭看了看走廊:“我還有事情,麻煩你了,羅蘭。”語畢便要離開,卻想起了什麼而止住腳步:“裏面也有你的。” “好的。謝謝你,伊希嵐。”羅蘭關上房門,將自己的那份超級重口味甜點放在桌上以後,一一地檢查了所有甜點,確定有五份以後,才提起袋子走出房間。 首先,當然是把甜點交給格里西亞了。太陽騎士熱愛甜點,尤其是藍莓點心,在十二聖騎士裏早已經是心照不宣的事情,沒必要捅破它宣傳到外頭去。 “魔獄騎士長午安。”途中,見到羅蘭的聖騎士們都恭敬地向他請安。羅蘭回以微笑:“午安。請問有誰知道,太陽騎士在哪裡嗎?” 聖騎士們面面相覷,然後搖搖頭。其中一人提議:“魔獄騎士長,太陽騎士長可能在他的寢室裏,不如您去那邊找他?” 羅蘭認出來了,這是審判小隊的隊員:“好的,謝謝你。” 想了一會兒,羅蘭決定去找其他聖騎士——刃金和孤月應該會在一起。這原因嘛,就不說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好。堅石呢,應該在寢室裏。格里西亞的寢室距離他的寢室蠻靠近的,所以最後再找他也不遲。又思考了一下,羅蘭選擇最後才交給雷瑟——反正待會兒要見面練習劍術,省下跑多一趟的時間吧。 但,說也奇怪,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羅蘭在聖殿裏走了好久,始終沒碰上任何一個魔獄小隊的隊員以及其他十一聖騎士——除了早先遇見的雷瑟。 帶著滿腹的疑惑,羅蘭又回到了自己的寢室。手裏的袋子依然是滿滿的,一份甜點都還沒送出去。 坐在自己的床上,羅蘭困惑地側頭思索。格里西亞平常就很殿啊,自詡為天下第一殿男的他應該會待在自己的寢室裏吧?然而他試著敲了敲門,裡頭沒人回應,就代表格里西亞不在。 恰好想要幫暴風處理公文,又去找暴風,平常忙得天翻地覆的暴風也不在。 難道今天有什麼任務是他所不知道的嗎?羅蘭皺起眉頭,盯著膝上那一袋甜點,嘆了口氣。算了,等晚餐的時候吧,反正也就這幾個小時,應該不差這點時間。 這麼想著的當兒,有人又敲起他的房門:“羅蘭!我的甜點呢?”聞此,羅蘭松下心來:格里西亞剛剛應該是出門溜達了,現在回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他要甜點。 從袋子裏掏出屬於格里西亞的甜點又拎起自己的那份甜點,羅蘭打開了門:“格里西亞,你剛剛去哪裡了,我怎麼……”話還沒說完,羅蘭就感覺腦袋有些暈眩,然後,不知時辰。 格里西亞快速地接過羅蘭——手中的甜點,至於昏倒的羅蘭?喔,這個嘛,有一道三黑的身影早就沖上前接住了。 “雷瑟,下次要幫羅蘭慶生也不要犧牲我可憐的甜點啊。要是弄砸了,稀巴爛就不要給我做甜點了!”格里西亞一面咬下甜點一面抱怨著。 “我的給你。”雷瑟只是輕瞥格里西亞一眼,吐出這一句話,腳步不停地把羅蘭抱出他的寢室。 “哦耶!雷瑟你實在是太好人了,雖然你的甜度不夠,不過稀巴爛的手藝還是很好啦!”格里西亞歡呼一聲,知道周圍沒有其他聖騎士會路過,早早地拋棄光明神語撲向桌上屬於雷瑟的那份甜點。 那邊廂,雷瑟用公主抱把羅蘭帶出了羅蘭的寢室以後,腳步平緩地走向後花園裏。 只見後花園裏,佈置得還算可以——隱喻是亂七八糟,而一眾魔獄小隊隊員及其他九名聖騎士都在後花園裏各忙各的事情。 “……審判?魔、羅蘭他……沒吃我的甜點?”如同羅蘭咬到舌頭,伊希嵐要改稱呼的時候也是卡了一下。 “嗯。”雷瑟的臉還是沒有表情,找了個空位安放好羅蘭後,他站起來環視一圈:“現在是什麼樣子?”只是稍微皺起了眉頭,魔獄小隊的隊員便匆匆忙忙地繼續佈置了—— “停。我是問你們,這次的場地佈置是誰負責的?”雷瑟的語氣不慍不火,但魔獄小隊還是因為習慣性地服從命令,而推出副隊長狄倫:“審判長,是我。” 雷瑟瞄了狄倫一眼,吩咐:“重新設計。這次不要亂七八糟了。我給你們……十分鐘的時間。十分鐘後我要看見場地已經佈置好。” “是,審判長。”魔獄小隊立正站好,鏗鏘有力地回答,然後開始行動。 十分鐘一到,魔獄小隊又集合回來,工作完成。 “嗯,可以了。接下來就等魔獄騎士長清醒吧。”雷瑟對第二次的佈置甚是滿意地點點頭:“太陽呢?” “……應該還在寢室裏。”伊希嵐想了一下,臉部忽然有些扭曲,想來是憶起格里西亞那種恐怖的面膜顏色。 雷瑟的臉色也變了變,但不熟他的人看不太出來。 “刃金,去找太陽。”雷瑟吩咐。 “是,審判長!”被命令的刃金立刻扔下手頭上的工作,樂顛顛地找太陽騎士去了。 羅蘭醒來的時候看見的景象是非常熱鬧的——他想了一下,這裡是聖殿的後花園。可是後花園怎麼會佈置得那麼喜慶?他眨了眨眼,望著四周。 “審判騎士長?”身前站著一個黑袍人,羅蘭想也不想就認定是雷瑟——畢竟,除了雷瑟,還有誰會穿得一身是黑? “魔獄騎士長,生日快樂。”雷瑟微微回身,露出一個難得一見的笑容。 “啊,謝謝。咦?審判騎士長怎麼知道?”羅蘭下意識地道謝,然後才反應過來:“格里西亞說的嗎?” 雷瑟點頭:“起來吧。”說著彎身扶起半躺著的羅蘭。羅蘭慶倖自己不死生物的身份,不死生物嗯……應該不會臉紅。而且不死生物也沒有心跳這回事,所以不會聽見自己的心跳得很快。 “在光明神溫柔的耳語之下,太陽獲知今天是魔獄騎士長的誕辰之日,願魔獄騎士長在這美好的日子裏能夠沐浴在陽光之下,得以與仁愛的光明神進行一番友好的交流。”格里西亞穿戴整齊,步伐堅定地走向後花園,高聲地祝賀羅蘭。身後是被吩咐去找他的刃金。 “謝謝你,格……太陽騎士。”羅蘭呐呐地致謝,無措地看著周圍的夥伴臉帶微笑。 “既然今日是如此美麗的日子,在光明神的邀請下,請各位魔獄小隊的隊員停下你們匆匆的腳步,在光明神賜予的芬芳裏與魔獄騎士長討論光明神仁慈的教義。”格里西亞笑容滿面地說。意思是:魔獄小隊的統統留下來陪你們家隊長慶生! “是,太陽騎士長。”魔獄小隊又是一個立正,高聲地說。 “魔獄騎士長,生日快樂!” “羅蘭生日快樂!” “魔獄生日快樂!” 生日會正式開始了,後花園裏此起彼落地響起一陣陣的生日快樂祝賀聲。羅蘭微赧地向眾人道謝,目光一直偷偷地瞄著正在聊天、板著臉的雷瑟與笑意盈盈的格里西亞。 雷瑟的眼光掃過來,與羅蘭的對視上——羅蘭急忙地移開視線,低下頭接受其他人的祝賀。只見雷瑟大步地朝他走過來,然後半跪下來。 “羅蘭·魔獄,你願意,成為我,雷瑟·審判的伴侶嗎?”雷瑟淡淡地問,表情還是一樣死板。 羅蘭覺得有些驚嚇——他已經分不清楚今天究竟是驚喜還是驚嚇為多了。又瞥了在旁一直笑著的格里西亞,羅蘭囁嚅地問:“審判騎士長?” “羅蘭,你願意成為我的伴侶嗎?”雷瑟顯然沒有受到什麼打擊,又平淡地重複問。 “羅蘭!快點答應雷瑟啦!”格里西亞在旁小聲地說。 “……嗯。”羅蘭半推半就地答允了。他感覺面前的雷瑟有些松了口氣,心裏也沒那麼緊張了。 “羅蘭,手。”雷瑟依然是那種下令的語氣。 羅蘭茫然地把右手伸前去,“怎麼了,審判騎士長?”下意識地喚著習慣的稱呼。這話方落下,雷瑟的臉色似乎更黑了。 “羅蘭你應該該稱雷瑟了啦。”格里西亞又小聲地提醒。 雷瑟不知打哪變出一枚戒指,套上羅蘭右手的無名指上:“既然你答應了我的求婚,那麼我們明天就去註冊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