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24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一章

寫在文前。 ☆ 時間點在卷末以後。 ☆ 暉侍與范統經已分開,回到西方城。 ☆ 綾侍自述不列入考量。 ☆ BUG請儘量無視。 第一章 東方城的子民有一種習慣。 每逢新年的時候,東方城的玄殿會引來一陣求籤的熱潮。人人都想趁著新的一年許下新的願望,迎接全新的自己。 如此,又是新的一年。 美好的清晨,神王殿一間寢室外傳來「砰砰」的敲門聲。 「范統!你不是說今天要去玄殿裡祈福抽籤的嗎?」門外,長得近似少女、佩戴著灰黑色流蘇的少年不耐煩地以自己的節奏踩著腳步。 「珞侍,我睡了!繼續敲門!」依然有著糟糕反話習慣的范統抓著頭髮往自己寢室外喊著,匆忙地從被窩裡起身往浴室而去。 「動作快一點,要不然遲一點玄殿就很多人了。」珞侍心裡稍微計算了時間後,催促著范統。 「我不知道啦!」范統手忙腳亂地穿好衣服,撈起沉睡中的噗哈哈哈便拉開門衝了出去:「珞侍,你不是不可以用珞侍符禁令嗎?」 「能夠不用珞侍符禁令,我就儘量不會去用。」繼承了東方城王位的珞侍秉持著希望國泰民安的理念,若能不動用特權,便不去使用。 「你不麻煩喔!」范統把噗哈哈哈往自己的腰間一塞,「回了,要早到了。」 「對了,范統,我約了綾侍、音侍和違侍,一起去玄殿祈福。」一邊走出范統的屋子,珞侍一邊說。 「……」范統的臉色變了。他只是區區一個平民,認識東、西方城的少帝都只是意外,如今連東方城的三侍都要巴結上了嗎?——雖然綾侍大人和音侍大人很早就認識了,所以還不會覺得有何奇怪,倒是為什麼連素來討厭新生居民的違侍大人會答應珞侍一同去祈福啊? 「月、月退今天會過來西方城嗎?」想到必須面對厭惡新生居民的違侍大人,范統忍不住縮了縮肩。也不是怕打不過違侍大人,只是一向懼怕的習慣不是那麼容易能夠改變。當然,要壯膽,就要找最好的友人月退陪同了。 「應該會吧?我有約他,他也答應要過來了。不過應該沒那麼早到。」 「喔,這就好……」范統鬆了口氣的當兒,踏出珞侍閣的刹那渾身僵硬起來。 綾、綾侍大人還有音侍大人和違侍大人,怎、怎麼都在外面,一副等待已久的樣子?尤其是綾侍大人,雖然美麗的容顏笑得還是很柔和,還是有一種莫名的殺氣啊! 「拖把的主人,你好慢喔!」看見范統與珞侍並肩走出來,音侍沖上前就往珞侍撲:「小珞侍,你讓我等了很久呢!今天陪我去抓小花貓吧!」 珞侍不著痕跡地掙脫開來:「音侍,今天沒空。今天我們要先去玄殿祈福抽籤,然後再決定要怎麼慶祝我們的新年。」 虧得珞侍的實力大有長進,不然只能一直被音侍壓制著沒辦法閃開他的「攻勢」。 「范統。」綾侍對范統不怎麼整齊的儀容皺起了眉頭,走上前習慣性地打理起來。先是拿出梳子整理好頭髮,再整整衣領、衣袖,將衣服拍了拍一遍才滿意地退後。 范統只是僵直著身體,任由綾侍為他整理衣裝,腦裏還忍不住胡思亂想:綾侍大人怎麼不是女人呢!要是女人就好了,賢妻良母非他莫屬啊! 綾侍瞥了玩鬧著的音侍及開始不耐煩的違侍一眼,擰起眉:「音,走了,免得人多。」 「老頭你好煩啊,小珞侍、還有拖把的主人,陪我去抓小花貓吧!」音侍抱怨了一會兒,又回頭對珞侍及范統說。 「音,你的腦子裏只有小花貓嗎?」綾侍臉色不善地看了音侍一眼,對珞侍建議:「走吧,珞侍、范統。」說著便率先領步走開了。 「啊老頭你好過分,怎麼拋下我們了呢!」見綾侍邁開腳步走掉了,音侍也著急了,便拉著珞侍奔向綾侍的方向:「死違侍,拖把的主人就麻煩你了!」 被留在原地的范統木然地轉頭看了違侍一眼,見了他臉上的神色很自然地拔腿狂奔:開什麼玩笑,他才不要和違侍大人待在一塊! 所幸經過噗哈哈哈的鍛煉,范統的體能也算不錯,追上綾侍、音侍及珞侍的速度也不成問題,只是有些氣喘吁吁罷了。 「到了。」 神王殿與玄殿的距離不遠,加上珞侍很早便喚醒范統,早早出發往玄殿去,玄殿裡暫時算是沒有閒雜人等。 進入玄殿以後,第一件事情就是祈福。昔日首要事情是祭拜沉月雕像,然而既然東方城的高層們都知道沉月是噗哈哈哈的妹妹,也不會想做出什麼搞怪的事情,便沒再維持表面上的禮貌了。 『噗哈哈哈,你要不要祈福?』范統心靈溝通呼喚著噗哈哈哈。 『范統,不要吵本拂塵,本拂塵要睡覺。』噗哈哈哈很是拽地回應後,便不再搭理范統了。 『噗哈哈哈,別這樣嘛,你不要祈福嗎?』 『噗哈哈哈?』 連續呼喚幾聲不過後,范統只好放棄。 其餘幾人在范統與噗哈哈哈溝通的期間已經祈福完畢,只剩下范統還沒祈願。 范統想了想,還是虔誠地跪坐在地上,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下頭,心裡許了一個「想要娶到好老婆」的願望。 接著,一行人魚貫地走到籤筒裏抽籤。每個人都看了自己的籤,才交換著傳閱。 「喔喔,珞侍居然是『兵荒馬亂』嗎?」范統嘖嘖稱奇。 「范統,你嘴巴真賤……大好新年的,你就別開口吧。我的明明是『國泰民安』。」珞侍瞪了范統一眼,讓范統覺得好生無辜。這樣被詛咒的體質也不是他樂意的嘛,怎麼大家還是沒辦法體諒他? 「范統你的是什麼?」珞侍攤開手心,向范統討要他的籤條。 范統遲疑了一會兒,才慢吞吞地把籤條遞給珞侍:「你自己聽吧。」 「幹嘛?」珞侍滿腹疑問地看了范統一眼,才低頭看向籤條,然後笑了出來:「噗!哈哈哈!」 范統面無表情地瞪了珞侍一眼,當然,這並不能制止珞侍的笑聲。 「沒那麼好笑嗎?」 「什麼事情讓小珞侍覺得那麼好笑?」音侍也跟著湊上去八卦一番,拿過紙條念了出來:「『早日出嫁』,咦!拖把的主人,你是女人嗎?」 「……」對於音侍的白癡問題,范統只能翻翻白眼保持沉默。 一旁的綾侍帶著奇異的笑容看了范統一眼,才揮揮手中那張屬於音侍的籤條:「音,你的『沒老婆』是不是代表你的小柔會被人拐走?」 「啊!老頭你怎麼可以這樣詛咒我!我和小柔的感情那麼好,才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而被破壞呢!」音侍不甘示弱地上前奪走綾侍本身的籤條,攤開來看:「又是『賢妻良母』!老頭你果然被認定是女人了嗎?」 綾侍滿不在乎地笑著,轉過頭看了違侍一眼:「現在,我們只剩下違侍抽的籤還沒有看過而已。」 聽見此話,音侍跳了起來直嚷:「對啊對啊,怎麼可以讓死違侍知道我們的籤條,我們卻不知道他的?」說著,又快速地搶走了違侍手中的紙條。 「耶?死違侍的籤條居然是『可愛可愛很可愛』耶!死違侍你到底做了什麼事情?」音侍看了看違侍,捏著鼻子嫌臭:「啊啊算了!有死違侍在的地方就是那麼臭,一個早上了我不要等了!我找小柔陪我去抓小花貓!」 音侍大人,您確定璧柔會願意繼續跟著您去抓小花貓嗎?這樣的約會也未免太糟糕了吧?您有沒有身為男人、身為情人的自覺性啊?范統忍不住吐槽著。 只見音侍拿起掛在腰間的符咒通訊器,聯繫上璧柔:「喂喂,小柔?小柔、小柔,等會兒我們去虛空一區抓小花貓吧!我很久沒有看見妳了!」 「音侍!我好想你!可是,恩格萊爾今天要去東方城,所以我必須隨同在他身側……」璧柔聽見音侍的聲音便開始與他卿卿我我起來。 「欸!怎麼可以這樣!讓小柔穿在他身上的男人真是太可惡了!」 音侍大人,你們別再閃光了,很刺激我這個孤家寡人啊!范統回想起自己的籤條,只覺得欲哭無淚。什麼叫做「早日出嫁」啊?「早日出家」都比「早日出嫁」好吧?雖然出家了就不能徵求女朋友和老婆了。 「音,去寫許願板了。」綾侍打斷了音侍與璧柔的情意綿綿,風華絕代的容顏上有著一絲隱約可以窺見的不耐煩。 「啊,老頭,你好煩喔!小柔,老頭又在催我了啦,我遲點再找妳!」 「音侍,等會兒我們再見!」 「小柔,我會想念妳的!」 「音侍,我也是!」 說是要告別,兩個人還在不停地說著情人之間的甜言蜜語,仿佛聽了不會有膩掉的感覺。但聽在旁人耳中,著實有些受不了了。 珞侍肅下臉,喚了音侍一聲:「音侍,去寫願望板了,然後我們快點離開吧。」 「啊,小柔,我先關掉了,小珞侍在叫我了!」 「好吧,音侍再見!」 聽著音侍和璧柔的對話,范統覺得他總有一天會對甜言蜜語感到麻木。 拿起筆,一行五人寫下自己的願望板後,跟著因為聽見民眾喧嘩的聲音便匆匆離開。 「我要嫁老公!」范統堅定地對自己自言自語,卻因為反話而再度變了臉色:這是什麼糟糕的反話!他是要娶老婆不是要嫁出門的! 眼神鬼祟地打量了走在前方的幾個東方城高層,發現他們沒聽見他對自己的喃喃自語,便鬆了一口氣。幸虧這話只有他自己知曉,要不然還真是蠻尷尬的。 『范統。』 噗哈哈哈忽然的叫喚讓心虛的范統頓時嚇了一跳:『噗、噗哈哈哈什麼事情?』 『你真沒長進!本拂塵有你這樣的主人真的是太丟臉了,居然只想著要出嫁而不是迎娶一個妻子回來!』 『噗哈哈哈!你難道不知道我的詛咒嗎?那只是反話、反話!我是要娶老婆,才不要嫁老公!』 『希望你最後能夠真的娶到老婆,不過我聽說東方城的籤筒很靈?你最後該不會還是嫁出門了吧?本拂塵沒有要嫁主人喔!』 『你、你從哪裡聽來籤筒很靈的啊?你怎麼會知道我的籤條?』 『果然是笨蛋。本拂塵無所不能,能夠有什麼事情隱瞞得了本拂塵?』 『噗哈哈哈你別再刺激我了!我不相信,我一定是抽錯了!』 『你抽第二次、第三次應該也是類似的籤條,別白費心機了。本拂塵去睡覺了,真不想和你說話。』 『喂,噗哈哈哈!』 「喂,范統!」 珞侍的叫喚讓范統從與噗哈哈哈進行心靈溝通中離開,抬頭一看,珞侍放大的臉嚇得他倒退一步:「珞侍,怎麼了?」 「叫了你那麼久也不要回應,還以為你靈魂出竅了。」珞侍沒好氣地抱怨著:「月退說他到了,問我們要去哪裡慶祝,你覺得呢?」 「呃……一起去賣禮物然後抽籤交換?」范統呆滯了一下,想到幾年前的回憶。 「……算了,問你也是白問。」珞侍想了想,拿起符咒通訊器和月退聯繫起來:「月退,你覺得要交換禮物嗎?」 「咦?珞侍,交換禮物不是傳統嗎?」月退反倒奇怪了。 「……原來你會和范統那麼友好不是沒有原因的。」珞侍恍惚著感嘆,然後甩甩頭:「算了算了,既然你們都這麼說,那我們先分開去買禮物吧。」 別以為我沒聽到!什麼叫我和月退那麼友好不是沒有原因的啊!我知道,你根本是偏心月退嘛!我知道我很路人甲啦,你又何必這麼說我!范統忿忿地在心中碎碎念。 「走吧,音。」聽見珞侍這麼說,綾侍便想也不想地喚住音侍,準備和音侍一起行動。 「綾侍,我是說『分開』去買禮物。」珞侍趕緊止住綾侍的行動,強調一遍他的原話,「所以你和音侍不能一起去買禮物。」 「你確定以音的白癡,他不會買女裝送我們?」綾侍揚起笑容,嘴巴吐出的話語卻十分毒舌:「雖然我和你都長得很像女生,我相信我們穿上女裝還是很不錯的,但是違侍和范統並沒有我們這樣的資本啊。」 喂,綾侍大人,言下之意您是在為我們著想嗎?那我可不可以不稀罕啊! 聞言,珞侍的臉黑了一半:「綾侍,麻煩你去監督音侍,讓他不要買奇怪的東西當成禮物!我們待會兒見!」 「啊,小珞侍,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老頭這麼說也就算了,怎麼連你也這樣!」 「嗯。音,走了。」綾侍完全無視音侍的嚷叫,直接轉身離開。 「啊,老頭你等一等我!」 范統看著綾侍和音侍一同離開後,又望了珞侍和違侍一眼,決定自己走自己的。 不過,如果是新年的話,送護身符雖然是保佑平安的意思,但是看起來也太寒酸了?以前送過月退萬花筒,那現在要送什麼出去呢? 『噗哈哈哈,你覺得新年我應該送出什麼禮物呢?』走在熱鬧的大街上,范統忍不住問噗哈哈哈。 噗哈哈哈仍在打鼾:『唔……范統不要吵,本拂塵要睡覺……禮物隨便你啦。』 『喂,噗哈哈哈,新年我送你最新的洗髮精好嗎?』 『唔?什麼洗髮精,又有新的味道嗎?』 『對啊,你要不要試試看?』對於自家武器的習性,范統已經很習慣了,也沒多說什麼。 『既然范統你那麼誠心誠意的要求,本拂塵就勉為其難地試一試好了,洗髮精在哪裡?』 『我還沒買。今年新年廠商特別推出了特別版的檸檬柔順洗髮液,你要那個嗎?』 『好啊。會這麼巴結本拂塵,一定有事要求吧?說吧。』一邊說著,噗哈哈哈還一邊打了個呵欠。 『噗哈哈哈,新年我應該送什麼禮物呢?護身符好像太寒磣了,新年就應該送一點有喜氣的東西吧?』 『范統你不是很會寫毛筆字嗎?那送對聯好了啊。好了,沒事的話快點去買洗髮精,本拂塵先睡覺,買了再叫醒本拂塵。』 送對聯啊……范統猶豫了一下,如果一份看起來很寒酸,那送兩樣就好了啊。先去買紅紙還有製作平安符的材料,再來就做一份新年賀卡好了,用西方城的筆來寫硬筆書法也不錯。 范統思索著走入店裡,買了自己所需要的東西以後,又買了噗哈哈哈要的洗髮精才回到神王殿。 每次踏入神王殿,范統都有一種很不真實的感覺。明明只是一個擁有奇異經歷的平凡人,居然會結交權貴,到最後更是在東方城主事者的閣裡住下來。進入自己的寢室,范統拿出筆墨,研墨以後,小心翼翼地在紅紙上書寫了祝福的對聯。 「天增歲月人增壽,春滿乾坤福滿門」。 寫好以後,平放在桌面上晾乾墨汁,再換筆,寫新年賀卡。將新年賀卡放入信封裏,最後一個步驟就是製作平安符及護身符。 平安符單是送給一個人也不好,那還是多做幾份好了。 珞侍、綾侍大人、音侍大人……嗯,再加上違侍大人好了,還有月退、伊耶、那爾西、璧柔……還有誰呢?月退的個性,應該會把一家大小都帶來吧?可是天羅炎也不會領情啊,那到底要不要做呢?范統陷入了苦惱中。 「范統,待會兒去神王殿後花園,我們在那邊交換禮物。」符咒通訊器響起來,是綾侍清冷的聲音。 范統不禁有些奇怪,這種事情,需要勞煩尊貴的綾侍大人轉告他嗎?珞侍自己說就好了啊。 「我不知道了。」給了綾侍一個答覆,當作他有聽見。 「記得,是一個小時後,不要遲到。」綾侍提醒以後,便關掉通訊器了。 一個小時後啊,范統想了想,那時間有點吃緊了,還是趕緊製作吧。 不過,還好今年不是在草坪上慶祝呢,不然一群東西方城權貴和樂融融的樣子看來還真的滿驚悚的。尤其是平民,絕對會被嚇到。 在擅長製作的前提之下,平安符很快的完成了。范統包好禮物,放入一個紙袋裏,提起紙袋,決定提早到後花園去。呃……不過,神王殿的後花園在哪裡啊,他還真的沒去過呢? 問噗哈哈哈肯定沒用,還是問珞侍好了。范統站在珞侍閣外,掏出符咒通訊器:「喂喂,珞侍,前花園在哪裡啊?」 「范統,你沒去過嗎?我記得你搬進來的時候,我有和你介紹神王殿的建築情況啊。」通訊器的另一頭,珞侍皺起了眉頭。 「呃……我自己找一下好了。」范統乾笑著,還是自己找比較好。 「你不要自己找,不然誤觸結界我們又要去打撈你,很麻煩。」珞侍說了後花園的大致走法後,有點擔憂地確認:「你確定你沒問題嗎,范統?」 「啊哈哈,肯定有問題啊!我先過去等你們了!」 「好吧,不會的話一定要再問我,不要自作聰明。」珞侍無奈地掛掉通訊器。 來到後花園,范統被佈置得非常華麗的擺設給嚇了一跳:誰那麼有效率啊,才一個早上就弄得那麼漂亮?果然是因為有西方城的人要過來,覺得不能丟臉嗎? 「范統?」身後響起一把聲音,范統嚇了一跳,回過身一看,原來是綾侍大人。咦,怎麼音侍大人不在? 「綾、綾侍大人!音侍小人呢?」張大眼打量了周圍,肯定沒有音侍的身影後,范統按捺不住好奇問。 「音跟著珞侍和違侍去迎接『貴客』了。你怎麼那麼早?」綾侍算了算時間,才半小時多,范統就提前到了? 「嗯,難得不可以見到月退啊,我想站在這裡等他去。」范統點了點頭,露出一個笑容。 看見范統的笑臉,綾侍發覺他說不出那是什麼滋味。像是有點不悅,又有點悶。或許是因為他的話? 「既然你也沒事情做,那麼來幫忙吧。」綾侍揚起艷麗之極的笑靨,讓范統忍不住呆滯了一下:綾侍大人,您如果是女人那該多好!您如果是女人,我會想盡辦法跟你求婚的! 可惜,綾侍只有樣子是大美人,個性陽剛得很。 「范統?」見范統一副走神的模樣,綾侍擰眉又叫了他一聲,才讓范統清醒過來,滿臉通紅:「是、是!」 走上前的時候,范統才想起要送給綾侍平安符,趕緊從懷裏掏出一張,遞給綾侍:「綾侍大人,那是您做的平安符,賣給您,希望您可以順利!」 雖然對自己的反話很無力,范統還是真誠地把平安符交給綾侍。綾侍盯著平安符許久,才微微一笑:「謝謝你,范統。」 大概是范統討好的舉動讓綾侍的心情好了許多,便接下平安符,掛在腰間流蘇旁:「既然你送了我新年禮物,作為回禮,我也應該送你一份。」 范統好奇地看著綾侍,不知道他會送什麼? 綾侍笑得風華絕代,對范統勾了勾手指示意他靠近一些。范統傻傻地走前一步,然後,一個黑影壓過來,他只感覺到自己的唇被一個溫熱的東西輕輕觸了一下。 咦?咦咦咦!慢半拍地反應過來,范統的臉紅得像是要溢出血來:「綾、綾侍大人?」他、他被男人吻了?被一個男人吻了?他的初吻就這樣沒了? 綾侍側過臉,對范統笑得很是愉悅:「我想,你已經收到我的回禮了,范統。」 咦?這、這就是所謂的回禮?范統震驚地看著綾侍。 「好了,過來幫我吧,把這些餐具擺設好,我要去泡一壺茶。」沒等范統反應過來,綾侍又吩咐。范統傻愣愣地按照綾侍的吩咐將工作完成後,抓不著思緒地坐下來,眼神只是一直盯著綾侍泡茶的動作。 綾侍本就有著出塵的美貌,加上身著東方城的古典服飾,看起來更有一股古典美人的氣質。高貴的氣質與優雅的泡茶動作,讓范統忍不住讚歎起來:真像一幅畫。 被范統這麼看著,綾侍也不以為意,很自然地繼續他的工作。雖然他是護甲,不需要進食,但是下廚還真是他的愛好,加上他的完美主義,使得出自他手的作品不容任何缺憾。 在范統面前放了一個杯子,綾侍優雅地倒茶,長長的衣袖隨著動作往下滑了一些,白皙的膚色看起來不似真人。 「范統,喝喝看。」綾侍放下茶壺,示意著。 范統仍舊沒有回神,只是呆呆地看著綾侍。見此,綾侍嘆了口氣,起身走向范統,又整了整他的儀容服裝。這動作才讓范統驚醒過來,臉又紅了:「綾、綾侍大人!」 綾侍環抱著胸口,指示范統品嘗他的茶:「范統,喝茶。」 喝下茶,恍如清泉流入心扉,讓人不由自主地神清氣爽起來。 「綾侍大人的手藝真好,茶很好喝。」雖然為綾侍的手藝而感到驚喜,范統還是覺得有些詞窮。 「謝謝。」綾侍又笑著,直起身來走向後花園的入口:「來吧,范統,我們的貴客到了。」 「喔。」范統跟著起身,往入口而去。看見月退的時候,范統的眼神特別有神:「月退,那裡、那裡!」他顯得有些興奮地對月退招手。 珞侍走在前頭,身側是音侍及違侍,後頭則是月退、那爾西、暉侍、伊耶及壁柔。 「歡迎落月的貴賓來到東方城神王殿的後花園。」珞侍止住腳步,對違侍點點頭,違侍才開口,儘量維持禮貌。 「哼。」後方傳來一聲不屑的輕嗤,自然只有伊耶會這麼做。 而這聲不屑也成功地引起了違侍的不滿:「你們對東方城有什麼意見嗎!」 「違侍。」珞侍警告性地給了違侍一瞥:「月退,我們進去後花園吧,你不是一直很想念范統嗎?」 月退靦腆地笑著:「是啊,我很久沒看見范統了。」 「走吧。」珞侍和月退都選擇放棄阻止自己的隨從燃起火來,反正他們本來就不喜歡和平時代,更喜歡打仗打架等等。 「啊,死違侍你的實力不夠鬼牌劍衛就不要和人家打架喔,打輸了小珞侍才不會救你呢!」音侍像是唯恐天下不亂的又火上加油,讓違侍更惱怒了:「白癡音侍閉嘴!」 「范統,最近還好嗎?在東方城的生活如何?」月退踏入後花園,便關心地問。 范統傻笑了一下:「很不好啊。珞侍很不照顧我,我過得很不好。而且我住在聖西羅宮,待遇都很不好。」 聽見范統這麼說,月退笑了笑:「那你什麼時候要過來西方城?」 「啊,上個月吧,一年很快過的。」 「嗯,那我會很期待呢!不過,范統,你要住在聖西羅宮嗎?如果不要,那我拜託伊耶哥哥讓你住在鬼牌劍衛的府邸喔。」 伊耶哥哥?月退,你怎麼還是這麼叫矮子啊,他真的同意你這麼稱呼他嗎?不過,說要住陰森森的聖西羅宮,他才不要呢!住在那邊一天都受不了了,何況是要一個月! 「我要住聖西羅宮,不要住劍衛府!」 「咦?范統,我搞不清楚你這個是反話還是實話耶。」 「是實話!我要住聖西羅宮!」范統連忙搖頭,表示那是反話。 月退頓時困惑了,讓珞侍也忍不住開口諷刺:「范統,那到底是實話還是反話啊?你每次說話都很糟糕耶。」 「啊,站上來噴茶吧。綾侍大人泡的茶很好喝……」范統感覺一陣無力,只好死氣沉沉地招呼友人。 「范統,你確定如果你噴茶,綾侍不會殺了你?」珞侍好笑地看著范統。 珞侍你明明知道我的反話很糟糕就不要再刺激我了!綾侍大人看過來的眼神真的很可怕!我怎麼敢在綾侍大人面前噴茶啊!就算是私底下我也沒那個膽量好不好! 「啊、范統,如果你被人欺負了記得告訴我,我會幫你把印記換去西方城的印記,讓你直接移民過來!」月退認真地對范統說。 「月退,不用麻煩你了,范統生是東方城的人,死也是東方城的鬼。」珞侍的表情變得非常危險。在新生居民的歸屬權上,他非常堅持這一點。 「身為落月的少帝,就算想要誘拐我們的居民,也不要在東方城高層的面前太過招搖吧?」綾侍微微一笑。 「既然夜止不願意珍惜自己的子民,那麼西方城要過來好好保護又有什麼關係?」月退一臉笑容。 「東方城的居民就是東方城的居民,落月是外人就不要插手多事。」綾侍笑得非常美麗,殺氣也很重。 范統看著雙方針鋒相對的氣氛,忍不住慌張起來:別連一向相處得很好的主事者們都吵起架來啊! 「你、你們不要喝茶嗎?綾侍大人的手藝真的很好!」范統趕緊站起來,試圖緩和開始燃燒起來的氣氛。 「范統,我是在為你爭取權益,你別擔心,不會有事情的。喝茶不比你的權益重要,待會兒再喝也不遲。」月退笑著安撫范統,按著他的肩膀,讓他坐下。 范統慌亂地看向綾侍及珞侍,他們也是一臉笑容地回望月退。珞侍則開口:「承蒙關照,不過,東方城的居民,東方城當然會善待。」 「既然你們承諾會善待夜止的居民,那麼我希望不會聽見范統被你們欺負的消息傳來西方城,否則我也會採取行動的。」月退笑眯眯地回答。 月、月退!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危險了!難道是因為和暉侍還有那爾西在一起行動太久了嗎?還是你本來就這麼恐怖?這就是所謂的少帝嗎? 范統驚恐地在心裏碎碎念。 『范統你果然是笨蛋耶。』噗哈哈哈突然開口。 『噗哈哈哈,你醒了?』 『我在金毛的來的時候就醒了。』 『不對!噗哈哈哈你怎麼又罵我笨蛋啊!我明明有自己的實力了啊!』 『范統,金毛的是在給你爭取權力啦,你在緊張什麼啊。』 『可是,月退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危險了啊?』 『那個金毛的本來就很讓人討厭啊!他只有在你面前才會比較沒那麼討厭而已。』 『哪有?月退明明就是一副一個謙遜有禮的好孩子模樣啊。』范統忍不住反駁。 『所以范統,你真的是笨蛋。你還是快點嫁出門吧,本拂塵不想再為你煩惱那麼多了,也不想再當你的心靈醫生。』 「喝茶吧。」月退坐下來,微笑著。珞侍和綾侍也相繼坐下來,由綾侍為三人倒茶。過後,他則交握雙手,面前空無一物,顯然是不願意多此一舉喝茶。 范統忿忿地結束和噗哈哈哈的心靈溝通,拿起杯子就一口飲下,完全沒有品茗的優雅動作,只有一陣牛飲。 「范統。」綾侍不甚愉快地看著范統的舉動,微微蹙起眉頭:「茶不是讓你牛飲的。」 范統放下杯子後,綾侍又倒了一杯給他:「茶是要細細品嘗的,別再牛飲了。」 「喔,沒關係,綾侍大人,只是噗哈哈哈對我說的話實在不過分了!」范統碎碎念著:「什麼叫我還是快點嫁出門啊,我是要娶老婆的男人,不是要嫁老公的女人啊!」 「范統,我覺得你也很適合披婚紗啊。」月退聽見范統的話,認真地表示:「對不對,珞侍,你也這麼覺得吧?」 被月退澄澈的藍眸一看,珞侍只好投降:「雖然其實想起來不怎麼適合,但是穿起來應該有不錯的效果。」 什麼效果!是笑果吧!珞侍,你別以為我沒看見你的竊笑!笑人是不對的!而且嘲笑人很缺德! 「女人披什麼婚紗,是男人才會披婚紗吧!女人要穿西裝!」而且東方城不是應該穿旗袍嗎,為什麼是婚紗! 「啊啦,范統,你怎麼那麼可愛啊,居然想披婚紗呢!」范統此生再也不願聽見的聲音非常恰巧地進入話題中。 「暉、暉侍!你怎麼會在這裡!」范統瞪著暉侍,一臉蒼白:「你、你不是在東方城嗎?為什麼會過來西方城!」 「啊啦,范統你就那麼不想看見我嗎?」暉侍一臉失望地看著范統,痛心疾首:「我就知道,我不應該跟著恩格萊爾和那爾西過來的,可是我也很久沒有看見珞侍了啊。」 你這個只愛美色的混蛋傢伙!我是絕對不會因為你的難過模樣而感到心軟的!還有,不要越來越多人擠在這裡啊! 「啊,好久沒有喝綾侍的茶了呢,綾侍你介不介意讓我喝一杯?」看見桌上的茶具,暉侍毫不客氣地挑了個位子自行坐下。仔細留意,會發現他選擇的位子就在珞侍旁邊。 「只有一杯。」綾侍為暉侍倒了一杯茶。 「綾侍你的待客之道就是這樣的嗎?居然只能有一杯!」 「暉侍,是你自己說讓你喝一杯而已,哥哥我只是配合你的要求,怎麼可以怪我呢?」綾侍微微笑著。 范統瞪著綾侍及暉侍之間友好的交流,覺得有點暈眩:果然世界變了嗎?怎麼有一種「很可怕」的感覺? 至於可怕的究竟是綾侍的幽默還是暉侍的自然而然,也很難說。 范統忍不住恍惚起來。這個世界真是很可怕,媽媽,我現在才說要回去原本的世界,還來得及嗎?老爸,你的兒子處於一個常理之外的世界了,應該要怎麼解決啊? 「難得新年聚會,就應該要熱鬧才對啊……」珞侍不禁嘆了口氣,「神王殿好久沒那麼熱鬧了。」 「反倒是聖西羅宮,幾乎每一天都很吵呢。」聞言,月退也苦笑:「有伊耶哥哥和修葉蘭在的地方,應該都會特別熱鬧吧。」 雖然是不同的類型,不過他們惹麻煩的程度大概也是一樣的吧?而且經常是那種「我找麻煩,你來善後」的類型,看了都覺得頭痛。 范統決定,他還是無視那些很奇異的畫面吧。做人笨一點也是好事來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