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24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那X范)Kissin U

幻世沒有情人節這個節慶。 「啊啊,昨天是二月四十日啊……」看了看日曆,范統才慢半拍想起,明天就是二月十四日,也就是現實世界裏的情人節。 但,在幻世裏沒有這樣的節日,所以也不會出現商家為了爭取商機而做出的各種促銷與配套。自然而然的,沒有太多留意時間的情況之下,范統差些就忽略掉了。 然後,一隻白色的鳥就從窗口飛了進來。 「啾啾、啾啾。」它又送了一封信過來,讓范統呆愣了許久。 「……」不對吧,為什麼你每次都會來給我送信啊!那爾西有那麼喜歡和我通信嗎?有事情的話用符咒通訊器還是魔法通訊器就好了嘛,幹嘛要用鳥啊? 雖然心裏不停地抱怨,范統還是非常認命地打開來信,認真地讀了起來: 「聽修葉蘭說明天是你們那邊的情人節?西方城的郊外有個櫻花林,現在剛好是櫻花綻放的季節,明天要不要去賞櫻?」 或許是因為先前與那爾西的通信,讓那爾西對他的偏見少了許多,所以遣詞也顯得比較溫和。 櫻花林?原來幻世有櫻花的喔?他怎麼不知道?而且為什麼要特地在情人節跑去西方城賞櫻啊,難道東方城沒有嗎? 「東方城沒有櫻花嗎?」提起筆寫了這一句話後,范統皺著眉頭,想了想,還是把紙給卷成一團丟在一旁,又拿了新的紙張再寫: 「明天是情人節沒錯,可以去賞櫻。」雖然有點奇怪那爾西為什麼會那麼突然地邀請他一同去賞櫻,還把時間定在情人節,不過沒關係嘛,兩個單身的男人,應該也只能慶祝單身情人節吧?想了想,既然是單身情人節,那要不要順便也邀請其他人呢? 「如果要賞櫻的話,要不要邀請其他人一起去?」范統又加上這一句話,才給啾啾喂了食物,讓它送回信過去。 幾乎是那爾西收到信的那個時間,通訊器就響起了:「范統。」 「我不是。」范統對自己的反話翻了翻白眼,反正那爾西知道,也不用糾正了。這種體質的話,習慣就好了。 「賞櫻的話幹嘛要一群人去?」通訊器的另一頭,那爾西皺起眉頭,有些不愉快。 「要的話,你們兩個人來也好啊。」范統沉默了一下,有點無奈地回答。真不知道那爾西在彆扭什麼,暉侍啊月退啊,不都和他關係很好嗎?而且暉侍還是他哥哥吧! 「明天你一個人過來就好,我在城外等你。」那爾西果斷地吩咐。 「我不知道了。」范統默默點頭,到底是哪句話惹到那爾西不愉快了啊?真是莫名其妙,似乎每一次都會不知不覺讓他不愉快? 次日清晨。 一大清早,范統便醒了過來。和那爾西有了約,他可沒敢遲到,要知道那爾西以前可是皇帝,又是貴族,時間觀念一定非常重視。猶豫了一下,范統決定不帶噗哈哈哈出門。反正,只是情人節,不會那麼糟糕出事吧?真的出事的話,……嗯,還是帶平安符好了。而且噗哈哈哈要睡覺,對情人節也沒什麼興趣。 順手拿了平安符與護身符出門後,范統才到西方城,就看見了一道身影。 那爾西的頭髮微濕,看起來像是等了一夜的模樣,讓范統有些困惑:他沒可能昨晚就在這邊等了吧?這樣可是會感冒的。走近一看,那爾西的眼下有著淺淺的黑眼圈,好似一夜沒睡。 「那爾西,晚安。」范統按捺下疑惑,他自認還沒熟到可以隨便問那爾西私事,所以也只是笑著打了個招呼。 那爾西點點頭,「走吧,跟我來。」 范統尾隨著那爾西走入了一個櫻花林,裡頭櫻花飄散,散發出淺淺的香味,聞起來非常清新。 好玩地伸手接下飄零的櫻花,范統喚住那爾西,微微一笑:「那爾西,分開接住吧?」 ……對不起,我要說的是一起接住。 那爾西的臉色有些蒼白地答應了,邊走邊接下櫻花。范統把他所聚集起來的櫻花瓣都放入兜裏,想必晚一些,兜裏會散發著滿滿的櫻花香吧。 「砰!」帶著欣賞的眼光望向上方的時候,耳邊傳來一陣強烈的碰撞聲,讓范統反射性地看向前方,頓時嚇了一跳,趕緊沖上前扶住那爾西:「那爾西,你沒事吧?」 那爾西的眼睫微微斂起,臉色蒼白勝雪,呼吸有些急促:「沒……沒事……」 這種情況是哪裡沒事了啊!你該不會是真的在晚上的時候就在城外等了吧?這樣的話一夜沒睡,又讓冷風吹,能不感冒不生病嗎?睡眠不足也是會要人命的吧!范統有些惱怒地在心裏碎碎念,然後扶起那爾西,讓他倚靠在一棵櫻花樹下。 那爾西半眯著眸,覺得眼前的景物有些模糊,只得虛弱地開口:「范統,我真的沒事……」 是喔是喔,最好是沒事情啦!范統翻了翻白眼,決定不理會那爾西的「自以為沒事」,還是從懷裏拿出水瓶,盯住那爾西。 「那爾西,喝水。」范統把水瓶的瓶口抵住那爾西的唇,讓他稍微潤唇,卻有些失敗。水沒辦法完全進入嘴裏,一些水漬微微溢出唇邊。 「剛才要怎麼辦……?」范統苦惱地看著似乎陷入了昏迷狀態的那爾西,咬咬牙,決定就用那個唯一的辦法吧。 范統喝了一口水,躊躇了好一會兒,才輕輕觸在那爾西的唇上,將水渡過去,讓那爾西得以潤唇,避免嘴唇過於乾燥。 那爾西只覺得在迷糊之中有什麼溫熱與自己的唇相觸,然後水溜進唇齒之間,便忍不住探舌試圖獲得更多水源。 喂喂,我是在給你喝水不是在吻你啊,該死的那爾西,我們都是男人好不好!而且我對男人沒興趣啦,我要女朋友啦!范統睜大眼,瞪著依然迷糊的那爾西,只好認命:算了算了,跟一個病人計較什麼呢? 「范統……」唇分開後,那爾西微微張眼,笑得有些虛弱:「原來,你對我不是沒有意思的嗎?」他一把抱住范統,把他擁入懷裏,仍然依靠著櫻花樹。 什麼叫對你不是沒有意思的嗎?都說我要女朋友不要男朋友了啊!范統悶悶地靠在那爾西懷中,心想,還是算了。情人節啊,就應該有一個情人相伴嘛。而且這個情人,看起來也挺不錯的? 「喂,那爾西,情人節不快樂啦。」范統低低地說,雙手回抱著那爾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