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24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二章

第二章 「恩格萊爾,你還好意思說這話嗎?」那爾西不善的聲音在耳畔響起,讓范統吃了一驚,轉頭瞪大眼。那爾西只是瞥了范統一眼,又繼續對月退說話:「伊耶和修葉蘭惹出來的麻煩,哪一次不是我負責善後的?」 「那爾西,你怎麼能這麼說哥哥?」暉侍強烈的抗議,卻讓那爾西視而不見,只是直直盯著月退。 「那、那爾西,我想把帝位給你,你又不願意……」月退囁嚅著,對那爾西傻笑。 「我當然不可能答應!」那爾西瞪了月退一眼,見月退那模樣,只好嘆口氣:「算了,我和伊耶會在這邊等你,你待會兒不是還要和范統一起去慶祝新年嗎?」 「啊?那爾西,你不和我們一起嗎?伊耶哥哥也不和我們一起嗎?」月退驚訝地看看那爾西,再看向架打得非常心滿意足的伊耶,引起伊耶不滿的冷哼:「我為什麼要和夜止的人一起慶祝新年?」 「不了,恩格萊爾,那是你的朋友,不是我的朋友。」那爾西淡淡地點了點頭:「我先去旁邊,你好好慶祝吧。」 范統愣愣地看了那爾西一眼,又看看月退,想了想,還是覺得別開口為妙。誰知道他的詛咒會不會突然又凸槌了,說出來的話要是不好聽的話他實在很無奈。 「違侍,你好好招待那爾西及伊耶,音侍……有璧柔就夠了,我會和綾侍、范統帶著月退參觀神王殿,有什麼事情,通訊器聯絡吧。」珞侍抿了口茶,招來違侍,輕聲對他說。 違侍瞪了那爾西及伊耶一眼,有些不情願地點頭,又忍不住問:「那暉侍呢?」 「暉侍啊……隨他吧,反正他又不是沒來過神王殿。」珞侍瞥了身旁的暉侍一眼,轉了轉念頭,微微笑:「不如,我和暉侍就在這裡喝茶,綾侍你負責帶領月退參觀神王殿?當然,范統是和你們一起的。」 喂,不要每次都把我說成路人好不好?我知道我全身上下都很像路人,但是你也不要每次都這樣打擊我啊,我也是會覺得很辛苦的好不好!范統瞪著珞侍,想罵人,卻知道罵出來的話搞不好是讚美語。 月退擔心地看了不遠處的那爾西及伊耶一眼,見氣氛還算融洽,也只好點頭同意:「客隨主便,我是客人,你們說怎樣就怎樣吧。」 「嗯,那麼走吧,范統,及落月少帝。」綾侍對珞侍輕頷首,起身微微一笑。 范統難得有一種「我居然被重視了欸!我居然被綾侍大人那麼重視欸!」的錯覺,讓他在那一瞬間有種想要好好感謝綾侍的衝動,不過也就那一瞬間罷了。 綾侍大人,雖然我知道您把我說在前面代表比較重視我,不過那是因為我屬於東方城而月退屬於西方城吧?您對西方城有什麼偏見是嗎?不,應該說,我一直都覺得您對西方城有很嚴重的偏見! 「范統?」綾侍已邁開腳步朝前方走去,月退也跟著起身走上前,只有范統還呆呆地坐在位子上沒有離開。珞侍看了范統一眼,忍不住喚。 「沒什麼事情,珞侍?」話一出口,范統這才反應過來,慌慌張張地起身,跑著跟上去。 「珞侍,你有什麼陰謀?」暉侍好奇地偏頭看向珞侍,他認識的珞侍可不會露出可以稱之為「陰險」的笑容。 「喔,也沒什麼啦,暉侍,我好久沒看見你了呢。」珞侍有些壓抑的表情看著暉侍,然後深呼吸,微笑:「暉侍,歡迎回來神王殿。」 「現在我是梅花劍衛,不再是東方城五侍之一,也不再是武術軒掌院了。」暉侍難得傷感地看了看天空,又露出笑容,揉揉珞侍的頭髮:「不過啊,我能夠回來,不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嗎?」 「嗯。暉侍,我很想念你。」珞侍一把抱住暉侍,悶悶地說。 「我也很想念珞侍,我不在的時候,你有好好照顧自己嗎?」暉侍反抱回珞侍,把珞侍的頭按進自己的懷裡:「不管怎麼樣,珞侍都是我的弟弟啊。」 那邊珞侍與暉侍正上演兄弟情的戲碼,這邊綾侍領著范統及月退繞了神王殿一圈,帶著他們進入綾侍閣,一邊泡茶一邊說:「珞侍很久沒看見暉侍了,應該特別想念他,我們就別打擾他們。」 「喔,不好。」范統點頭表示理解。 雖然他知道暉侍有著很奇怪的習慣,不過對珞侍而言,他真的是一個很疼愛弟弟的哥哥——儘管對那爾西而言,他還蠻失職的。 「修葉蘭以前和珞侍關係很好嗎?」月退有些好奇地看著綾侍順暢的動作,不禁為之讚歎:真有廚師的架勢。 「當然不好,他們以前是仇人啊。」范統回答的時候還沒忍住翻白眼的衝動。 「范統……」月退遲疑了一會兒,才小心翼翼地問:「你這個,是反話吧?」他沒記錯的話,修葉蘭和珞侍以前是兄弟啊? 「當然不是!」范統說了以後,才拼命搖頭。 「我發現,我越來越摸不清你在說什麼了……」月退忽然有種蒼老的錯覺。 「范統要說的是,暉侍和珞侍以前是兄弟,關係當然好。」綾侍轉過身,把茶壺拿到桌子上,又拿了幾個茶杯。 月退這才鬆了口氣:「我還以為我記錯了,修葉蘭和珞侍怎麼可能是仇人。」 「他們本來就不是。」綾侍淡淡地瞄了月退一眼,給他倒了一杯茶,說:「雖然珞侍曾經憎恨身為落月少帝的你,不過最後也是原諒你了,更何況他本來就是暉侍的弟弟。」 月退笑了笑,捧著茶輕啜一口:「很久沒享受那麼悠閒的午後了。」 「月退,你的工作,都是那爾西幫你開始的吧?」范統忍不住在心裡吐槽:能夠享受悠閒午後的人,應該是那爾西吧? 「對啊,如果不是那爾西不願意,我真的不想再繼續當皇帝了。我並不適合這個位子,我想做的,只有好好保護我的子民罷了。」月退怔怔地盯著手中握著的茶杯。 「那爾西肯定是不知道他能保護西方城的子民,才堅持要你放棄皇位啊。」范統想也不想就說,那爾西的實力和月退的實力相比懸殊,只要是人都會知道,只有月退的實力才能夠穩坐帝位。 「嗯,我知道啊。」月退看著窗外,輕輕嘆了口氣,又對范統微笑:「等會兒晚上,我們去哪裡交換禮物呢?」 「我知道。」范統也傻了一下,求助似的看著綾侍:「綾侍大人,您不知道吧?」 「也是在神王殿內部,我們不可能離開神王殿的。」顧慮到平民見了兩國主事者的友好相處以後會有的反應,綾侍在珞侍計畫要離開神王殿慶祝新年的時候便阻止了他,以免惹出更大的麻煩要處理。 「喔……還是以前大家不知道彼此的身份時候來得好啊。」月退不禁感嘆,若是當年,他們何必考慮那麼多呢? 「人類心裡難道都只會覺得以前的光陰最好嗎?」綾侍奇怪地瞥了月退一眼,搖搖頭:「不知道珍惜的話,就算追憶也沒用。」 這麼說的話,難道綾侍大人您就懂得珍惜嗎?武器的想法也很奇怪欸……對不起,是護甲。 『珍惜什麼啊?』噗哈哈哈的聲音突然從心底傳來。 『綾侍大人說,如果不知道珍惜,追憶過去也是沒用的。』范統如實回答。 『范統你又在想其他的護甲了嗎?本拂塵不是警告過你不准有歪念嗎!』噗哈哈哈有些氣呼呼的。 『才沒有!我只是回答你問我的問題啊!』范統覺得自己很無辜,幹嘛總是被自己的武器冤枉啊? 『明明就是在肖想其他的武器!本拂塵警告你,不准再肖想其他武器,護甲也不可以!你已經有本拂塵了還不滿足嗎?范統,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噗哈哈哈,你去哪裡學這句成語啊?』 『從你的腦裡啊!』噗哈哈哈理所當然地回答。 『……噗哈哈哈,你又偷窺我了嗎?』范統忽然有種遇人……遇武器不淑的錯覺。 『本拂塵哪會需要這種不入流的手法!不和你說話了,本拂塵要睡覺!』 『噗哈哈哈你不要你的洗髮精了嗎?』 『范統!買了洗髮精就幫本拂塵洗啊,還要本拂塵提醒你這麼簡單的事情嗎?』噗哈哈哈怒氣衝衝地吼。 『我剛剛在做護身符,忘記了嘛!』 『不要給本拂塵找藉口!范統你就是每次做事情都愛找藉口實力才那麼差勁的!』 『好啦好啦等下我會記得幫你洗頭髮的啦!』范統招架不住噗哈哈哈的話語,只好認命。 『哼,本拂塵睡覺了,洗好了再叫醒本拂塵!』 「范統,看樣子時間也夠久了,我們可以下去找珞侍了嗎?」月退喝完茶後,望望天色。 「應該不可以吧。」范統點點頭,覺得要是再待下去,他會忍不住睡著。 綾侍閣的佈置反映了主人的性格,偏愛清淡素雅的佈置,也正如綾侍平常的服飾一樣,不奢華不誇張,平平淡淡尚可入目便好。 在這種安寧的氣氛之下,范統覺得他很容易因此而入睡,何況綾侍閣的氣氛又不顯得過冷過熱,氣溫適宜,更是有些好睡。 「要過去找珞侍了嗎?」綾侍又給兩人倒了一杯茶,隨後雙手交握塞入袍子裡。 「現在去找珞侍應該沒問題了吧?」月退問。 綾侍思索一會兒,點頭:「我想,就算是敘舊,也沒必要那麼久。」頓了頓,綾侍才看著月退:「你知道怎麼去後花園嗎?」 月退表示知情,有些疑惑地又問綾侍:「綾侍,你不打算找珞侍嗎?」 「范統的禮物落在珞侍閣了,我打算跟著他回去拿,沒問題吧,范統?」綾侍如此回答,臉上是如花的笑顏。 聞言,范統瞪大眼看著綾侍。 等、等一下!綾侍大人,您這是什麼意思啊,我沒把禮物留在珞侍閣啊,禮物的話,我隨身攜帶啊!到底為什麼要和我獨處啊,您帶給我很大的壓力啊您到底有沒有這個自覺! 儘管如此,迫於綾侍看過來的視線過於駭人,范統還是在威迫之下無奈地頷首,代表事情正是如此。 「原來是這樣啊。」月退露出釋然的笑容,接著起身:「那麼麻煩你照顧范統了,范統、綾侍,我先去後花園等你們,記得別遲到。」 「慢走,不送。」綾侍對月退輕點頭,微微笑。 范統內心含淚,對月退揮揮手,只能默默目送月退離開綾侍閣。 「范統,你的禮物呢?」月退離開後,綾侍漾著明媚的笑容詢問。 范統提起腳旁的紙袋,放上桌子指了指:「在外面。」 「有帶就好。」綾侍微微笑:「至少,那節省下我們必須去珞侍閣拿禮物的時間。」 「是、是!」范統有些疑惑地看著綾侍:「綾侍大人,為什麼您要把月退請進來?」 綾侍只是輕輕笑著,沒有回答,反而丟出一個問題:「范統,你覺得,綾侍閣的環境如何?」 范統頓時一愣,只能結結巴巴地說出幾句話:「很、很不好啊,畢竟不是、是……綾侍大人的住所啊。」 「那,范統,如果我要你從珞侍閣搬進來綾侍閣,你意下如何?」綾侍對范統的回答顯得非常滿意,又露出笑容,低聲而魁惑似的問。 搬進來綾侍閣啊,好像挺不錯呢……咦!不對!綾侍大人您剛剛說了什麼?是我聽錯了嗎? 紫色的眼眸瞪得更大,范統張開嘴巴,有些無言而驚愕:「綾、綾侍大人您剛剛說……說什麼?」 「我問你,」綾侍的表情依然安適,沒有一絲不滿:「從珞侍閣搬進來綾侍閣,你覺得如何?」 真、真的是這個問題嗎?我真的沒聽錯嗎?還是您生病了?護甲應該不會生病吧?何況您是千幻華更不可能生病不是嗎? 見范統依然呆滯的模樣,綾侍輕嘆了口氣,遂起身落座范統身旁,給他稍微打理儀容:「你沒聽錯,范統,我問你的問題就是那樣沒錯。」 范統傻愣愣地點頭,又陷入自己的思緒裡,沒察覺綾侍的舉動。 所以真的是真的咯?綾侍大人您真的要我搬進來綾侍閣喔?您確定嗎?不過搬進來綾侍閣也不錯啊,至少有人服侍……吧?而且綾侍大人的廚藝也不是蓋的,比神王殿的膳房做出來的食物還要好吃,還有很好喝的茶……不對! 從自己的思緒裡跳脫而出,范統這才真正反應過來,提出疑問:「綾侍大人為什麼要我搬出去綾侍閣?」 綾侍沉默了一會兒,微微一笑:「你覺得呢?」 「我就是知道才問您啊!」范統翻了翻白眼,他又不是綾侍,他怎麼知道綾侍究竟在想些什麼啊? 「呵。」綾侍輕笑,拆下范統的藍色頭巾,又給他重新綁上:「范統,你真可愛。」 可愛?有人會用這個形容詞來形容他嗎?更別提那個人是綾侍大人了! 范統古怪地看著綾侍,有些擔憂地探出手摸了摸綾侍的額頭後,才慢半拍地發現自己逾越了:「對、對不起!」 「沒關係。」綾侍笑意盈盈,范統見了卻有些心驚膽顫:綾侍大人該不會是氣瘋了吧? 「綾、綾侍大人?」 「范統,你覺得搬進來綾侍閣如何?」綾侍笑著拍拍范統的頭,讓范統有些懵了。 今天的綾侍大人究竟是怎麼回事啊?您若不是護甲我真的會擔心您是不是生病了,可您是護甲啊!所以到底是怎麼了啊?這種親昵的舉動應該不適合您來做吧?您看起來就是一副冰山美人啊,不容易與人親近吧? 「應、應該很有問題吧?」范統看著綾侍的眼眸,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回答。 「既然沒有問題,待會兒我會和珞侍說的。然後,范統,你搬進來綾侍閣吧。」綾侍揚起一抹笑容,讓范統刹那間看呆了。 果然是風華絕代啊,綾侍大人,就算是女王大人在世應該也不如您的美艷吧?如果您真的是女人那該多好,我一定會把您娶回家的! 「等,等一下!」范統神遊到海外的思緒又突然飄回來,驚恐地瞪著綾侍:「綾侍大人,您、您等下聽,我、搬出去珞侍閣?」雖然這次的詛咒讓話語有些顛倒,不過意思倒沒差就是——不過什麼叫等下聽啊,明明是剛剛說吧? 「是啊,你不想要嗎,范統?」綾侍理所當然地回答,又對范統微微笑。 要不要搬進來綾侍閣的話,其實還好啦,有人服侍又有好吃好喝的,誰不想要呢?只是天天對著您我實在很有壓力啊,而且要是讓外頭的人知道我住在您的綾侍閣裡,我應該會被追殺千萬里吧?我一點也不想要被追殺啊,而且噗哈哈哈絕對不會理會我,只會叫我自己處理掉吧? 「既然你點頭,那就是答應了啊,范統。」綾侍見范統在毫無所覺之下點了個頭,便輕笑著掏出梳子給范統打理頭髮:「我待會兒就去和珞侍說。」 「喔……」范統傻傻地點了點頭,又跳起來:「綾侍大人,您等下說什麼?」 「既然你答應搬入綾侍閣,我待會兒就去和珞侍說。」綾侍對於動作被打斷沒有不滿,仍是心平氣和地說。 咦咦咦!我答應了嗎?我什麼時候答應的啊,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情?噗哈哈哈你快點醒來快點救我,真的要搬入綾侍閣嗎? 『范統,還沒幫本拂塵洗頭髮就不要吵醒本拂塵!搬入綾侍閣就搬入,千幻華又不會吃了你!』 『可、可是,是綾侍大人耶!是一群男人愛慕的綾侍大人耶!真的要搬入嗎?』 『反正千幻華不會讓你有麻煩的,他會這麼說就有他的目的,搬進去住才會知道他到底要做什麼不是嗎?范統你不要吞吞吐吐拖拖拉拉的,是男人就不要那麼溫吞!』 『我哪裡溫吞了!做事情不都要思考了才去行動嗎?那是思考、思考,不是溫吞!』 『反正本拂塵不想理會你了,搬入就搬入,別再煩本拂塵了!手給本拂塵拿開,本拂塵不想一直聽你碎碎念,睡覺的時候還嚷嚷的嚷個不停煩死了!』 『喔,對不起啦,噗哈哈哈,可是真的要搬入綾侍閣嗎?』范統手移開了一點,又觸摸噗哈哈哈的把柄,遲疑地問。 『對啦,搬就搬,搞不好你早上抽的籤就會這樣實現啦!』 『噗哈哈哈你不要詛咒我,我就算是出家也不會出嫁的!而且你有要嫁主人嗎?有你這樣的武器的嗎?』范統覺得他真的是遇武器不淑,才會遇見噗哈哈哈這個完全不護主、愛睡覺的武器。 『范統你很吵欸!你嫁給千幻華總比嫁給金毛的好吧,反正金毛的都不是好人啦!千幻華如果不強迫成為你的護甲,本拂塵可以勉為其難地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作看不見他!』 『噗哈哈哈,你在說什麼啊!我又沒要嫁人!』范統氣得有些跳腳。 『隨便你,本拂塵要睡覺,警告你,不要再吵醒本拂塵了!』吵得這種程度,噗哈哈哈也覺得很煩,再一次警告范統后有陷入了睡眠狀態。 范統頹喪地嘆了口氣,連噗哈哈哈也不願意理會他,更加不可能幫他了,現在再叫月退回來還來得及嗎?應該是沒辦法了吧…… 「范統,今晚把東西收一收,帶過來綾侍閣吧。」綾侍看著范統臉上變化無常的表情,頓覺好笑,卻不動聲色地只是囑咐著他。 「喔,不好。」點了點頭,范統答應了。 既然都到了這個地步了,再反悔好像也太遲了,范統想,反正有吃有喝有人服侍,搬進來也挺不錯的,那就搬進來吧。反正都一樣是在神王殿,只是、只是,地點從珞侍閣換去綾侍閣罷了嘛!就這樣而已,沒什麼關係的……吧? 「答應了就別想太多了,范統,我們去後花園吧。」綾侍看了一眼天色,估計著時間後,起身收拾茶具,推開門走了出去。 范統點點頭,拎起紙袋,跟在綾侍身後。 「因為……綾侍大人為什麼要我搬入綾侍閣呢?」長長的走廊上,只有兩道身影在移動。 神王殿素來人員稀少,除了幾個必要的清潔員及侍衛之外,幾乎沒有人氣,卻比人數眾多的聖西羅宮來得溫暖——至少沒聖西羅宮的陰森森,那地方連眾多人氣也掩蓋不住惡意的氣息。 綾侍停下腳步,回過頭,白色的長髮隨著他的動作輕輕揚向肩膀,身著的長袍更隨風揚起,再落下:「等你住進來,你就會知道。」 范統呆了呆,只好點頭:「喔。」 果然就像是噗哈哈哈所說的,搬進去才能夠知道綾侍大人的目的吧?唉,不知道等會兒為自己卜一卦會不會讓自己比較安心? ……反正,不要搬進去以後被暗殺就好了。范統很是哀傷地想,他已經退很大步了啊。 「范統、綾侍,你們來了啊。」月退對兩人揮手,笑得非常燦爛。 後花園裡,氣氛鬧哄哄的,除了伊耶又在和音侍打架之外,那爾西袖手旁觀、違侍一臉惱怒地罵著音侍、璧柔不斷為音侍喝彩加油,珞侍、暉侍及月退則坐著品茗,完全不想理會吵鬧的那群人。 范統愣愣地看著吵鬧的畫面,突然慶倖,還好他不是什麼國主或少帝,只是一個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普通人。要掌控這樣的場面,也實在是強人所難了吧? 「坐吧,喝茶。」珞侍拉開椅子,對范統抬抬下巴。范統依言就坐,眼睛還直直盯著「戰鬥」中的兩人,滿臉擔憂。綾侍跟著坐下來,又繼續倒茶的工作。 雖然我知道音侍大人您很強,不過矮子也不能小覷實力啊,而且他脾氣又那麼糟糕,月退你確定讓他們這樣打沒問題嗎?要是任何一方受傷了對這個新年好像有點不吉利吧?不對,不管是怎樣都不應該打架才是真的吧! 「珞侍,你不用鼓勵他們嗎?」范統看著閒情逸致的珞侍,忍不住問。 珞侍喝了一口茶,才疑惑地看向范統:「范統你問什麼奇怪的問題啊,為什麼我要阻止音侍?反正月退也不擔心他的鬼牌劍衛會不會受傷,我也不擔心音侍會受傷啊,讓他們切磋切磋又有什麼關係?」 月退對范統微微一笑:「范統,不用太擔憂,伊耶哥哥壓抑那麼久了,難得有人可以和他平等地切磋,他當然不會輕易放過這樣的機會啊。」 「我聽說……你和高個子切磋的時候被他救了?」范統遲疑了一下,還是有些不放心地必須證實。 月退尷尬地摸摸頭:「沒想到范統你也知道啊……對啊,就是你回來幻世的那天嘛,我和伊耶哥哥切磋的時候分心了,結果後來伊耶哥哥也不願意再和我切磋,免得又不小心把我殺掉。」 月退!你到底是做了什麼事情才會分心啊,難道是因為你和璧柔的婚約嗎?所以說,接下來矮子就一直壓抑到現在?那很傷身吧,他會不會自燃啊? 「月退,你和璧柔……訂了婚約沒?」想到月退與璧柔的婚約,范統又趕緊問。 月退你可別告訴我還沒解除啊,難道你真的要娶璧柔?那樣璧柔不止會化身孟姜女哭倒聖西羅宮,音侍大人也會抓狂吧? 「訂?」月退一怔,好半晌才反應過來:「喔,你說解除啊,解除了啊……幾天前解除了婚約,所以父親現在一直很擔心我的未來。」他苦笑。 ……新生居民又不能生育,那位愛子的爸爸你到底在擔心什麼啊?就算月退娶的是原生居民好了,也不能生育了吧?所以你擔心矮子比較實際吧?至少矮子還算是原生居民吧? 「啊啦,范統你這麼關心恩格萊爾,實在是讓我有點吃味呢!范統你怎麼不多關心我呢,我也很需要人關懷啊。」每次到了這種時候,不安於沉默的暉侍就會加入對話,而這種時候范統總有退避三舍的衝動。 如果你需要人關懷就不會坐在珞侍隔壁了,分明就是不安好心!而且我絕對不會因為你「脆弱」的表情而心軟的,我真的受夠了,上當一次是笨蛋,上當兩次是傻蛋,上當無數次我就是蠢蛋了! 「月退是我的仇人,我不關心他難道關心你?」范統有些沒好氣地說,聽見自己的反話更加沒好氣了。 詛咒你實在是夠了,朋友就朋友不要沒事給我顛倒成仇人,我對於當月退的仇人沒有一點興趣!而且大好新年你就放過我,讓我說點好話吧!最多我新年後再把這些機率都補償回去好不好啊? 「仇人?」月退的臉色古怪起來,珞侍也忍不住斥責范統:「范統!既然你每次都說不出好話,那新年就少說點話吧,免得大家聽了有些介意。」 范統只覺得自己更委屈了,詛咒,你聽見了沒,新年就被迫少說話,你現在是怎樣,今天的十分之一機率到現在還沒有出現嗎?耍我啊!今天十分之一的機率也沒出現的話是不是代表今年全年下來你要補償我這些機會啊? 「珞侍,沒關係啦,范統的詛咒你又不是不清楚。」暉侍笑得有些無力,喘了口氣才勸珞侍。 珞侍無奈地搖搖頭,伸出手來輕拍暉侍的背。 珞侍!你到底看清楚你義兄的為人了沒啊!暉侍那麼過分也嘲笑我,你居然沒發現他為人的惡劣性! 「暉侍,你今天喝了我多少杯茶?」綾侍為幾人酌茶的時候,忽然問。 暉侍為之一呆,睜大眼:「喂喂,綾侍,你該不會真的要和我算吧?」 「你不是說只要一杯茶嗎?那超過一杯茶,哥哥我是不會允許你的。」綾侍揚起笑,把暉侍面前的杯子收回:「看來應該不止五杯,有沒有十杯呢?」 「喂喂,綾侍,你什麼時候那麼小氣了啊?珞侍,你也好歹管管綾侍,那是待客之道嗎?」暉侍急得跳腳,他可不是每次都有機會品嘗綾侍的茶藝,自然要珍惜及把握機會啊。 喔喔喔,綾侍大人您這是為我出頭嗎?因為暉侍嘲笑我所以您也反擊他嗎?果然身為東方城的子民就有好處是嗎,比暉侍你這個前·東方城五侍好多了!因為你現在是西方城的劍衛所以即使我是一個小小的平民也比你好是嗎? 看著綾侍與暉侍之間的舉動,范統有些幸災樂禍。 「綾侍只是和你開玩笑罷了,暉侍,不用太介意的。」珞侍瞄了兩人一眼,事不關己地說。反正暉侍也不是容易被人欺負的角色,你們就自便吧。 「珞侍,綾侍的態度像是在開玩笑嗎?他根本是認真的吧?」暉侍哇啦哇啦地叫起來,一手還指著綾侍,抖了抖。 「珞侍說得沒錯啊,我只是開玩笑的。」綾侍露出一個笑容,又給暉侍倒了一杯茶:「喝吧。」 咦咦咦!可是暉侍說的話我也很認同啊,綾侍大人您根本就一副很認真的模樣,您真的是在開玩笑嗎?我怎麼看來看去也看不出來啊,而且重點是如果是開玩笑我根本就沒辦法和暉侍討回來屈辱感吧?雖然沒有很屈辱但是被嘲笑了任誰都會不爽吧?不如綾侍大人您就設身處地地為我想一下,換一個立場如果您被一個男人嘲笑說您長得太娘氣您會不會抓狂?畢竟您是個性那麼陽剛的男人啊! 「我還以為綾侍你什麼時候那麼認真了呢,原來還是一樣啊。」暉侍抿口茶,鬆了口氣,笑容滿面。 綾侍輕笑一聲:「珞侍,我們待會兒要交換禮物吧?你決定要在哪裡了嗎?夜晚的後花園美則美矣,卻沒有太明亮的燈光,而且星星也不明顯,會顯得有點陰森。」 珞侍放下茶杯,沉思了一會兒,有些困擾:「我也不知道,神王殿除了後花園還有哪裡適合觀星?除了當年我們去的草坪之外,還有其他地方更高的嗎?」 「更高的地方?」綾侍思索一陣,微微笑:「進入神王殿最內部,不就是了嗎?」 神王殿最內部?那是什麼地方啊,我住進來神王殿那麼久都沒見過有這樣的地方吧?綾侍大人您會不會是在胡扯而已啊? 范統對綾侍投以懷疑的眼神。 「神王殿最內部?」一如范統,珞侍及暉侍的表情也顯得有些迷惑:那是什麼地方,怎麼前所未聞? 「不知道嗎?」綾侍笑了笑:「那我待會兒帶你們去吧。」 「嗯。」珞侍點了點頭,仍舊皺眉,思考著綾侍所說的地點究竟是哪裡。雖說綾侍待在神王殿的時間比他還要長久,或許會知道他所不知道的地方,但身為東方城的主事人,不知道自己宮殿的建築構造也有些糟糕。 想了想,珞侍往打得不亦樂乎的音侍及伊耶那兒喊了一聲:「音侍,過來一下。」 音侍一愣,隨後就奔了過來,一把抱住珞侍:「小珞侍找我有什麼事情?」 「音侍,你知道神王殿最高的地方是哪裡嗎?」珞侍掙開音侍問。 「喔?那個啊,就是『那裡』嘛!」音侍笑了起來:「小珞侍怎麼會問起那裡啊,要去看星星嗎?」 「你怎麼知道?」珞侍下意識地反問,然後揉了揉額:「難道只有你和綾侍知道這個地方罷了嗎?還有其他人知道嗎?」 「應該沒有了吧,不過櫻以前也知道!」音侍的眼神黯淡了一下,很快的又笑了起來:「因為那個地方,就是專門讓王族觀星的地方啊!不過比較隱秘,所以就算經過也不會發現那邊有入口!」 所以到底是什麼地方啊,音侍大人?「那裡」究竟是個怎樣的「那裡」啊? 范統忍不住吐槽著。 「這樣嗎,到底是哪裡?」珞侍緊皺眉頭,想來想去還是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就是『那裡』啊!」音侍笑著,指指綾侍:「叫老頭帶你們去吧,我要和小柔一起慶祝新年!」 「音,不准。」綾侍開口了,對音侍搖搖頭:「小柔今天會過來是陪著落月少帝的,若不是落月少帝要過來拜訪范統,你認為小柔能私自背棄主人過來東方城嗎?所以等會兒,我們必須一起慶祝,當然也一起交換禮物。」 「咦!為什麼啦,老頭,我很難得才能看見小柔呢!妳說是不是呀,小柔?」音侍喜滋滋地拉過璧柔,一把摟住她的肩膀。 璧柔只是苦笑:「音侍,我也很想和你一起過新年啊,不過我必須隨時待在恩格萊爾的身邊,照顧他的安全。」 「啊,好過分,小月你怎麼能這樣霸佔我的小柔!」音侍對月退抱怨著,讓月退有些為難:「愛菲羅爾是我的護甲,不待在我身邊還能怎樣?」 音侍大人,您也想一想璧柔的處境吧,她又不是東方城的人,她可是屬於西方城少帝的護甲呢!您就別為難她也為難您自己了吧! 「音,不准就是不准。」綾侍淡淡地說:「等會兒先用晚餐,等珞侍用餐完畢後,我們才領他們去『那裡』,珞侍想要觀星。」 「老頭你好煩喔!」音侍抱怨著:「不准就不准,我能夠和小柔在一起就好了!反正等下你帶小珞侍、小月還有拖把的主人他們上去就是了啦,我和小柔會跟著你們的!」 「嗯,這樣最好。」綾侍點點頭,又轉頭對珞侍提議:「珞侍,先吃晚餐吧,也快入夜了。」 「好,我們先移步去餐廳吧。」珞侍表示同意,便起身,讓月退也喚了伊耶、那爾西,一同到神王殿的餐廳享用晚餐去了。 范統嘆了口氣,等會兒慶祝新年及交換禮物完畢,他大概就要搬入綾侍閣了吧?雖然儘量不去想這件事情,不過知道會發生的事情怎麼也覺得有些心神不寧啊。嗯,還是等會兒開溜回珞侍閣為自己算一卦比較安心。 這麼一想,范統也就坦然了,跟上大隊,浩浩蕩蕩地往餐廳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