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39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三章

用餐完畢之後,綾侍與音侍率領眾人往連珞侍也不曉得的地方而去。 啊啊,算了,比起回去珞侍閣占卜,我還是更想要好好的慶祝新年,而且不知道大家到底準備了什麼樣的禮物呢?范統跟在大隊後方,走神地想著。 「歡迎落月的貴客們來到神王殿最內部的『星空』。」綾侍走到走廊的盡頭、掛著一幅畫的牆壁前,推開那幅畫——而此刻眾人才發現,那是一扇門。 喂喂這哪只是「隱秘」而已啊?根本是沒人會知道的事情吧!把一幅畫當成一扇門,東方城的高層是有多奢侈才幹得出這樣的事情啊!范統瞪大眼,驚恐地在心裡碎碎念。 「居然是在這幅畫的後面嗎……」暉侍訝異地喃喃自語:「我記得這是我上任為侍以後送給矽櫻的第一份禮物,也是我畫的唯一一幅畫呢……」 「暉侍,我記得這幅畫。」珞侍輕聲地說:「那時候我問母親,畫名是什麼,她讓我自己取名字,沒想到……這竟然成為了神王殿最內部的名字。」 畫的背景是夜空的藍黑色,上頭點綴了點點星光,一閃一閃的好不漂亮。兩個人並肩躺在草坪上面對星空,一同伸出手指向那一閃而逝的流星。 咦咦咦,居然是暉侍你畫的嗎?看不出來你居然有藝術天份呢!乍看之下是蠻漂亮的,氣氛渲染得還蠻到位的嘛! 范統打量了那幅畫一眼,走在綾侍的後頭,一步一步踩上迴旋的階梯。 「這裡是神王殿的內部最深處,也是神王殿裡真正最高的地方。」綾侍回過身,對所有人微微點頭說明:「一開始,這裡本是女王繼位後私下祭奠的所在,而櫻在繼位後不久便命令我和音把原先的擺設都拿走,並且將天花板改為透明製的。若是平日沒有進入的情況下,天花板是不會打開的;反之,在有人進入後,可以打開天花板,直接觀星。」 喔喔喔喔那還真神奇耶,和現世超像的嘛!不過前任女王陛下居然會有這樣的興致欣賞星空啊,感覺還真有點微妙耶。這好像不太符合她冷艷的形象吧? 聳聳肩,范統想,還是別理會大人物們的想法了,反正他們總有詭異的行為,無視就好啦。 「老頭!我先去躺草席了,你去開天花板!」音侍越過范統,一個大步,手拉著璧柔往星空裡頭而去。綾侍微微擰眉,卻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回頭伸手按下一個按鈕。 「喀。」一聲略微作響,只見阻隔了夜空與神王殿內部的那片玻璃緩緩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閃爍著星星的藍黑色天空,真真切切地顯現在眾人眼前。 「王族真是節省啊……」范統喃喃自語,不愧名為「王族」,連奢侈程度也是別人比不上的。唔,當初在西方城作客的時候,貌似連聖西羅宮也不是一般的奢侈?他這種一窮二白的平民是絕對不能習慣王族和貴族的享受的,否則時間久了,他沒辦法回到原有的生活情況,那該多糟糕!俗語說得好,「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嘛! 「小柔、小柔,妳看,星星很漂亮吧!」音侍早已與璧柔躺臥在星空裡擺設好的草席上,肩並肩欣賞著星光的變化。 「是啊,音侍,我很開心在這種時候有你陪伴呢!」璧柔情意綿綿地回答。 「小柔,能夠陪妳,我也覺得很開心!」音侍回答,笑嘻嘻地:「不如明天我們再去抓小花貓吧?妳很久沒有陪我去了,自己一個人抓小花貓好無聊喔!」 「咦——可是音侍,我要隨時隨地跟在恩格萊爾身邊耶!怎麼辦呢?」 好閃!這對白癡情侶別老是趁這種應該和樂融融的溫馨時候閃光好嗎?范統頓時醒悟:或許他應該買一副墨鏡或是護目鏡躲避這對情侶之間無時無刻的閃亮攻勢才是正確的行為,要不然,他總有一天會因為妒忌過度而死。 他也好想要有一個女朋友啊!女人多好,又溫柔又千依百順的,抱起來又軟綿綿的很舒服!范統有些怨氣地瞪著音侍和璧柔:真是太過分了啦!音侍大人雖然有一張很帥氣的臉,但腦袋是空白的啊,為何您有女朋友而我沒有? 唔,我叫范統,現在誠徵女友一名。自認沒有玉樹臨風,但是脾氣很好,雖然不是很有錢,但是我相信我可以為我的女朋友撐起一片天空的!所以哪位女孩子行行好快來當我的女朋友吧! 『范統,你好吵。』噗哈哈哈這時候說。 范統稍微驚愕了一下,才發現他又不知不覺把手移到噗哈哈哈的把柄上了,於是又默默地移開:『對不起,噗哈哈哈。』 『范統,本拂塵覺得你還是聽天由命嫁出去吧,免得本拂塵老是要因為你的某些舉動而感到非常困擾。』 『噗哈哈哈你怎麼可以這麼說!我是你的主人耶!』不要每次都露出那種「范統你好糟糕」的語氣好不好啊! 『正因為范統你是本拂塵的主人,本拂塵才覺得需要給你找一個下半生的依靠。本拂塵覺得千幻華也不錯啊,至少比那些金毛的好多了。難不成范統你對金毛的有興趣嗎?』噗哈哈哈的語氣變得有些危險。 『才沒有!噗哈哈哈你不要每次都亂說話好不好啊!』范統無語問蒼天,有時候真不知道有這樣的武器是好事還是壞事。 噗哈哈哈不屑地輕哼了一聲,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總之,本拂塵去睡覺了,范統你想什麼齷齪事情的時候別再握著本拂塵的把柄,聽見你的聲音真的好煩!』 聽見噗哈哈哈這麼說,范統克制住自己的情緒,那一瞬間真的超想把噗哈哈哈丟在地上的——不過,他還真沒膽量。吵醒噗哈哈哈、讓噗哈哈哈變成人身掐他,以及安靜下來讓噗哈哈哈睡覺,很明顯,識相的人都知道後者才是明智的選擇。 在范統和噗哈哈哈心靈溝通的時候,綾侍走到星空裡頭,居高臨下地看著音侍及璧柔:「音,坐過去旁邊一些,今天人多,沒地方讓你躺。」 「啊,老頭,怎麼這樣啦!難得小柔過來陪我慶祝新年耶,老頭你就別那麼嚴肅嘛!」不意外的,音侍又哇啦哇啦地叫起來。 「音,注意你的形象。」綾侍眉頭一皺,但長得風華絕代的面容只有一種屬於美人的氣質,沒有冷艷的感覺。若這表情讓外頭的男人們見了准要瘋狂,但音侍是誰?他可是與綾侍相處了幾千年的希克艾斯啊,自然不會有反應,只是抗議著:「老頭,人哪會多啊,只是我和小柔、你、小珞侍和小月而已啊!勉強再加上死違侍和拖把的主人也不多嘛!」 「音侍什麼時候有形象這種東西了……」違侍小聲地咕噥著,滿臉不滿。 聽見音侍的回答,綾侍知道,音侍早就沒救了,不應該對他抱有任何期盼:「音,你別忘了還有落月的客人。除了落月少帝之外,還有鬼牌劍衛、暉侍和暉侍的弟弟,人可不少。」 所以音侍大人您還是乖乖地坐好吧,綾侍大人貌似沒什麼好心情啊……我可不想被你們拉下水,遭受池魚之殃啊!回過神來的范統看著綾侍與音侍之間的對話,忍不住想。 眾人魚貫進入星空,在被綾侍勒令之下的音侍也只好乖乖坐起,待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位置之後,綾侍環視有些暗的房間,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走到最外邊、范統的旁邊坐下。 「既然還有位置,那麼就躺下來看星星吧。」珞侍忍不住說,率先往後躺下去,雙手交叉放在腦後。喔喔珞侍你真是太貼心了,如果要坐著看星星脖子會超酸的吧!一直仰頭看不如別看算了,還是躺下來最好啊! 於是眾人在靜謐的氣氛之下凝視著夜空裡的星光,美麗地展顏微笑。 「不是說要售賣舊年禮物嗎?」很是突然的,范統丟了這麼一句話問,把原本好好的氣氛都給打破了。 珞侍有些不滿地瞪了范統一眼,當然,在黑暗中,這表情不怎麼明顯。儘管星光明亮,但映在這房間裡也是略顯微光罷了。 「什麼售賣啊?」月退聞言一愣,好半晌才反應過來:「喔,原來范統你想說的是交換嗎?」 「范統,新年說去舊年也太糟糕了吧!」珞侍覺得非常無力地說:「我真的……拜託你,別再說話了,聽了心情很容易受影響啊。」 最好是啦!明明是聽了不爽嘛,我知道我知道,我又不是月退沒他那麼大的魅力啦!可惡,珞侍你真的超愛偏袒月退的耶! 「既然范統這麼提議,不如我們先交換各自的禮物吧?」月退微笑著說,讓珞侍怔了半晌便點點頭:「嗯,好,我們就在這裡交換禮物吧。」 我就說嘛、我就說嘛!珞侍你只要面對月退,根本就失去了思考能力嘛!一開始你不是只是因為月退和暉侍長得很像才對月退特別好嗎?現在是怎樣,移情作用了嗎?暉侍回來了你也沒對他多熱情嘛,根本只注重月退耶! 「喔喔,小珞侍、小月,我們現在就要交換禮物了嗎?太好了,小柔,我買了一件裙子是特別送給妳的!我想妳一定會喜歡的!」珞侍這麼一說,音侍的注意力便轉移到此,然後又開始發動閃光攻勢,讓范統突然疑惑:怎麼這麼暗的房間也能在一瞬間爆發出閃光啊? 「咦——真的嗎,音侍!我一定會喜歡你送我的禮物的,畢竟是你買的啊,這是你的心意!音侍,我也特別給你買了新年禮物喔,當作是提前給你的情人節禮物吧!」璧柔驚喜地回應。 范統只覺得有些疲倦。整日下來,讓音侍與璧柔之間的閃光攻擊了那麼久,他還活著真是上天賜福啊…… 拜託我也好羨慕音侍大人您啊!到底我什麼時候才能交到女朋友啊! 「大家抽籤吧。」珞侍吩咐著:「綾侍,你準備了籤筒嗎?」 「嗯。先從范統你開始吧。」綾侍站起來,一手伸向仍是坐姿狀態的范統,微微一笑:「起來吧,范統。」 范統有些受寵若驚地瞪大眼:咦咦,綾侍大人您究竟是為什麼這幾天似乎對我特別好啊?難道是因為新年的關係,所以心情也變得比較好,脾氣也沒那麼暴躁嗎?喔喔既然是如此那我可要好好珍惜,免得待會兒搬入綾侍閣讓您罵個賊死! 猶豫了好一會兒,范統握住了綾侍的手,讓他拉起他,然後開始抽籤。沒有在籤筒裡掙扎太久,范統在抽到一張紙條後就拿了出來,紙上閃爍著微弱的螢光:「暉、暉侍?」 這種時候,范統對於自己能夠命中十分之一的機率說對話來感到一點也不開心:為什麼他會抽中暉侍啊!真是太糟糕的情況了…… 「啊,所以這次的規則也是和之前的一樣對吧?范統抽到誰,就給誰送禮物,再給一個擁抱和親吻,是吧?」忽然,月退打岔了一句話。聽見月退的這番話,范統驚恐地瞪大雙眼,這這這……這是代表他必須把禮物送給暉侍,並且還要給他一個擁抱和親吻嗎? 「啊啦,范統你真的是抽中我嗎?」暉侍笑眯眯地看著范統,一個箭步走上前,愉快地伸手:「來,我的新年禮物呢?」 「舊年快樂。」范統僵硬地把禮物遞給暉侍,然後頓住,似乎不怎麼情願與暉侍有太親昵的舉止。 「如果范統不想主動擁抱暉侍,那麼由暉侍來也可以。」珞侍看著范統與暉侍的舉動,壞心眼地補充。 范統認命地伸出手,僵屍般上前抱了一下暉侍又快速閃開。暉侍燦爛地對著范統笑,讓范統自動地回想起暉侍還「寄生」在自己身體裡的情況,頓時抖了抖,有些不寒而慄。 而此刻響起來的聲音對范統而言宛如天籟:「暉侍,到你抽籤了。」 綾侍微笑著把籤筒探向暉侍,眼裡似乎有一絲不愉快閃過,卻迅速得讓人捉摸不著。姑且不論那速度,就這不怎麼明亮的光線,要捕捉一個人臉上的情緒也不怎麼容易。 「啊,是珞侍呢。」暉侍打開紙條,看了一眼便說。 珞侍一愣。暉侍主動走向珞侍,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再在臉頰上落下一個親吻:「珞侍,新年快樂。」 珞侍有些傻愣愣地看著暉侍的舉動,跟著呆呆地接過暉侍的禮物,好一陣子才回過神來:「啊、暉侍,新年快樂!」 「到你了,珞侍。」綾侍又將籤筒拿到珞侍面前。 如此一個一個地抽籤,珞侍抽到月退、月退再抽籤,重複了好幾次這樣的舉動後,到了最後,那被抽到的人剛好是綾侍,恰恰是一輪,也沒有剩餘的籤了。這情況,似乎似曾相識。 綾侍非常自然地放下籤筒,將自己的禮物拿到范統面前,又給了范統一個擁抱與親吻:「范統,新年快樂。」 咦咦咦居然是綾侍大人送他禮物嗎?范統在心裡稍有訝異,雖然因為綾侍的舉動稍微僵硬了一下,還是露出笑容祝賀:「綾侍大人新年不快樂!」 這話一出口,范統就覺得非常糟糕。該死的反話!該死的詛咒!他偷偷覷了綾侍一眼,他的表情並沒有太多變化,讓范統悄悄地鬆了口氣。他可承擔不起綾侍大人的脾氣啊! 儘管如此,范統還是不禁在心中埋怨起反話的詛咒來,早知道當初就別隨便稱呼那名小姐為「阿姨」了,也不至於後患無窮啊!這可是驗證了「飯不能亂吃,話不能亂說」的道理,可見這是古人的經驗之談。 「好了好了,時間不早了,既然禮物也交換了,那麼大家都去安寢吧。」珞侍站起來,拍拍手:「違侍,帶貴客到珞侍閣,給他們安排寢室。」頓了頓,又看著綾侍:「綾侍,你剛剛說有話想告訴我,是什麼事情?」 聞言,范統緊張地轉頭看向綾侍,生怕他立刻說出來他們之間的事情。並非什麼大事,但范統總覺得讓其他人知道他搬入綾侍閣是一件很彆扭也很奇怪的事情。 綾侍沒有對范統的視線投以任何回應,只是淡淡地點頭:「是一點私事,等會兒再和你說。」 違侍壓下心裡頭滿滿的好奇心,對落月的客人們禮貌地頷首示意:「請跟我來。」 「啊,老頭你到底有什麼秘密不能說出來嘛!快說來聽聽,我也很好奇耶!」音侍這番話讓違侍身後原要跟上的月退止住腳步,連帶的也讓他身後一眾隨從也停下來,困惑地看著月退。 「音,既然你知道這是秘密,就代表這不能說。」綾侍展顏一笑,嘴裡的話卻不怎麼友善。 「啊,老頭你怎麼老是這樣嘛!」音侍不甘願地回道。 綾侍只是瞄了范統一眼,又轉頭:「音,回去音侍閣,我也要回去休息了。」 「音侍,回去音侍閣。」珞侍吩咐著,那命令式的語氣說得甚是理所當然。被珞侍這麼一喚,音侍只好不甘不願地離開星空,走下迴旋樓梯:「好啦好啦,我先回去啦,老頭你明天一定要告訴我到底是什麼秘密喔!」 綾侍不置可否,並無答應他,也沒有回應他的要求。 珞侍看著星空裡剩下的人——他、綾侍及還沒離開的范統,頓時有些了然:「綾侍,你要說的事情,和范統有關係是嗎?」否則,綾侍不會讓范統留下來而沒有驅趕他離開。范統聽著珞侍的問話,覺得臉龐有些發熱:似乎是有點尷尬。 綾侍並不意外珞侍能夠想到這一點,畢竟,珞侍登基為王以後,是應該擁有自己的思考能力的。於是,他只是點點頭:「沒錯,我要告訴你,范統今晚就搬入綾侍閣。」 珞侍反應冷靜平淡地輕應了一聲:「我知道了,那麼我也先回去了。綾侍,麻煩你善後。」 「嗯。」綾侍目送著珞侍離開後,按了一個按鈕,那透明的天花板又浮現在半空中,阻隔了室內與天空直接的接觸。 接著,綾侍走向一旁呆呆站著的范統,對他微微一笑:「走吧,我們先回綾侍閣,明天再把你的東西搬入綾侍閣。」 「喔,好……」范統怔怔地回應,然後才反應過來:「啊?昨天才把東西搬入音侍閣?」喔拜託詛咒別再把綾侍大人的反義設為音侍大人了好不好啊!這樣我很為難啊!道歉又不是,不道歉更加不是,我該怎麼辦啊? 「范統,你先回去綾侍閣。」綾侍只是對范統微微點頭,等范統走出星空以後,才跟在他身後,並把門關好,凝視著那幅「星空」許久,嘆了口氣,方才尾隨范統朝綾侍閣的方向而去。 走到綾侍閣前,綾侍先將周圍設下的禁符解除,讓范統進入以後,將禁符對范統的屏蔽取消。這也代表日後范統可以自由進出綾侍閣,正如他可以自由進出珞侍閣一樣。 「你的寢室在那邊。」綾侍指向一間房間,停頓了一會兒:「我的寢室就在隔壁,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進去找我。」 咦咦咦?直接進去找綾侍大人您?這、這會不會太逾越了啊?真的沒問題嗎?如果這消息傳了出去,我會不會在踏出神王殿之外的範圍內就被愛慕您的男人們追殺啊?雖然現在我有實力了,但是這並不代表我樂於見到被追殺的狀況啊! 范統對此表示了一定程度的驚恐感後,決定暫時逃避那些可能會面對的問題,恍惚地邁開腳步走向他的寢室時忍不住瞥了綾侍的寢室一眼。 啊啊,是古代中國風的門啊,居然是橫拉式的啊……不過看起來也挺像日本風的,就不曉得裡面的擺設是怎樣呢? 不過綾侍大人您真的沒問題嗎?會不會在明天醒來以後又把我趕出去啊?這樣我真的超級尷尬欸,而且會被珞侍笑死吧!所以您到底是為了什麼要我搬入綾侍閣啊,難道您需要我製作符咒的手藝嗎?可是您明明不需要符咒吧!還是您需要我製作平安符的手藝啊? 一邊往自己的新寢室走去,范統一邊胡思亂想起來,臉上的表情變化多端,讓綾侍看了不禁失笑,同時也有些不理解自己的行為。 眼見范統進入了寢室後,綾侍才拉開自己的門,坐在茶桌前,安靜地思索他顯得特別反常的舉動。 綾侍自認自己並不是熱情的人,同時也顯得非常冷漠。對於櫻,他擁有的或許就是對自己的親人的感覺,並不全然是愛情;對於音侍,是因為他們是相處了許多年的夥伴,對彼此的習慣都非常瞭解。那麼,對范統呢?不是對櫻的感覺,也不是對音侍的感覺;不是親人,也不是夥伴。 綾侍顯得有些煩躁地起身為自己泡了一壺茶,由這樣重複而緩慢的動作能夠讓他靜下心來,更加冷靜地思考這一切。 這種問題,問誰也沒能獲得答案。畢竟音侍的腦袋似乎活在另一個世界裡,若非與他相識已久,綾侍也不願意理會音侍的智障程度;珞侍呢,還太年輕;違侍,他沒興趣與他深交。 綾侍回想起他看見范統的笑容時的感覺:似乎是有一種微甜,酸酸澀澀的,像是吃了酸梅一樣,在一開始入口時有些酸澀,卻在入味時可以品嘗到那一絲絲的甜意。 而這種感覺,似乎就是心動了吧,綾侍想。 為什麼會對這樣樸實、平凡的青年動心呢?綾侍也說不上來。是有許多男人都不忌諱地表示了他們對他的愛慕之情,但他不屑一顧:那些男人所重視的,也不過是一張臉孔。若沒有這張美麗的面容,他們準是不會對他有任何好感的。 范統呢?長得非常普通,甚至像是路人甲,沒有什麼特別的本事,卻能結交東西方城的主事者。這也不是他企圖做的事情,只是恰好的、巧合的,有緣分地遇上了他們罷,並不是特意為之。 對綾侍而言,范統其實很好看透。幾乎所有心情轉變都會在臉上表現出來,心裡頭想著的事情也不難猜測,就算說出來的話常常讓人覺得沒好氣,本質上還是一個非常重視朋友的人。看似頭腦簡單,卻不僅僅如此。 那麼,他又為何會對這麼容易看透的青年有好感? 思緒到一半時,敲門聲響起:「叩叩,綾侍大人您在嗎?」 正是綾侍仍在想著的那個人,范統。 綾侍在心裡逸出一聲嘆息,起身打開門:「進來吧,范統,什麼事情?」 只見范統傻笑著抓了抓後腦勺,囁嚅了一下才小心翼翼地說:「綾侍大人,我想要回去珞侍閣丟我的衣服過來,不然剛才盥洗的時候有衣服可以更換……」 綾侍很快地翻譯好范統的反話,沉默不語。回去拿自己的衣服嗎?微微挑眉,他點點頭:「既然你要回去珞侍閣,也順便把你的東西收一收了直接過來吧,明天不用再回去珞侍閣了。」 聽見綾侍的同意後,范統細聲地鬆了口氣,又對綾侍笑了笑:「那麼,綾侍大人,我先來珞侍閣丟我的東西了。」 「快去快回,這裡有茶等著你。」綾侍舉起剛才泡好的茶,向范統示意。范統豎起拇指表示知情後,快步走了出去,還不忘關好房門。 嗯,不但平凡,還有點遲鈍而且在大部分時候都顯得比較膽小。綾侍繼續評論著。 綾侍想,儘管如此,看見范統的笑容,似乎再糟糕的情緒都能夠在一瞬間化為烏有,只留下淡淡的喜悅在心裡頭作祟。他怔怔地按住胸口左上方,雖然是護甲,卻像人類一樣有心跳,顯得有些不可思議。 像是有什麼不一般的感情,悄悄滲入心口處,然後慢慢發芽開花,漫出一個花園,充滿了花朵的芬芳之氣。 綾侍忽然想起年輕時候的櫻,那個女孩曾有的笑顏。她像是一朵櫻花,驀然一瞬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宛如曇花一現。范統卻不像花,任憑誰也不會覺得他是花,而只能是草,或者綠葉。縱使是綠葉又有什麼關係,正因為有綠葉的襯托,才有紅花的美麗。 小草固然平凡,卻不可或缺。 綾侍忽然醒悟,這種感情,不僅僅是心動,不僅僅是好感,而是愛情吧。他確實是喜歡那個笑得和善,像是什麼問題與困難都能夠樂觀面對的青年。 「呵,居然……栽在你的手上了。」綾侍給自己倒了杯茶,並不打算品茗。只是一種習慣性的動作,藉以讓他平靜起來。 范統離開綾侍閣後,往珞侍閣的方向走去時也在思考綾侍特別反常的舉動。 『噗哈哈哈,你覺得,為什麼綾侍大人會想要我搬入綾侍閣呢?』忍不住的,范統又問他的武器同樣的問題,讓噗哈哈哈有些煩不勝擾。 『范統,你真的很煩耶,同一個問題你是要問本拂塵幾次?本拂塵又不是千幻華,這種問題,你應該直接去問千幻華才對啊!』噗哈哈哈在睡夢中被吵醒也顯得非常沒好氣。 『喔,可是綾侍大人說,要等我搬入綾侍閣才會知道耶……』范統躊躇了一下。 『本拂塵明明記得千幻華是說等你搬入綾侍閣就會知道,你怎麼把他的話歪曲成這樣啊?』噗哈哈哈更加沒好氣了:『有你這樣的主人,真不知道是本拂塵的幸還是不幸!』 『喂喂,噗哈哈哈,你別老是這麼看不起我!至少現在我有淺黑色流蘇的實力了啊!不依賴暉侍的記憶,我也是可以戰鬥的!』范統抗議著噗哈哈哈的鄙視語氣。 噗哈哈哈毫不客氣地打了個呵欠:『隨便你啦,總之你開心就好,反正本拂塵是不反對范統你和千幻華在一起啦,又不礙事!』 『喂,噗哈哈哈,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字面上的意思啦,本拂塵要睡覺了,別再吵醒本拂塵了!』噗哈哈哈不耐煩地回答。似乎范統與噗哈哈哈的對話總是在不耐煩之中結束的。 睡睡睡,睡死你啦!你到底是武器還是豬啊,音侍大人明明也是武器,怎麼不像你那麼愛睡啊?范統不悅地在心中碎碎念著。 與噗哈哈哈的對話告一段落後,范統才想起他所思考的重點。究竟是為什麼,綾侍大人要他搬入綾侍閣呢? 『范統,本拂塵強烈建議你不用想太多,反正千幻華對你沒有惡意就是了。』突然,噗哈哈哈的聲音在心裡響起,嚇了范統一跳:不是說要睡覺的嗎,怎麼突然又說話了? 『仔細想想,范統你也沒什麼好的嘛,真不知道千幻華到底是看上你哪裡了?』噗哈哈哈自顧自地說,隨之沉默。 范統驚愕著:噗哈哈哈剛剛說了什麼?綾侍大人看上他?什麼意思? 『噗哈哈哈你到底在說什麼啊,什麼叫綾侍大人到底看上我哪裡了?』范統驚恐地追問著。 『哎呀,范統,你不會明白的。話又說回來,范統,你對千幻華的感覺到底是什麼?』噗哈哈哈好奇的聲音又響起。 對綾侍大人的感覺?范統一呆,正想回答噗哈哈哈的時候,一道聲音喚住了他。 「范統!你怎麼過來珞侍閣了?」珞侍身披長長的風衣,裡頭穿著睡衣,迎面走在神王殿的走廊上。 「珞侍,你怎麼還醒著?」范統有些驚訝地看著珞侍,慢半拍地想起珞侍的問題,這才回答:「我過來珞侍閣丟我的南北。」 「丟你的南北?」珞侍略顯疑惑地重複了一次,才恍然大悟,更無奈地瞄他一眼:「我說啊,范統,你的反話怎麼老是那麼神奇啊!」 「這是我想要的!」范統惱怒地瞪了珞侍一眼,快步走向珞侍:「你大半夜不清醒跑進來幹嘛?」 珞侍顯得沒好氣:「我來找暉侍,有問題嗎?難道我做什麼都需要向你稟報?」 一同走入分岔的路後,兩人並肩行走著,來到了珞侍閣。珞侍對范統揮揮手,走入一旁的寢室:「你快去收拾你的東西,然後回去綾侍閣休息吧。夜深了,別太遲睡覺。」 「你才是別太早清醒呢!」范統對他的反話依然非常無奈,別太早清醒是怎麼回事啊?算了,放棄早就沒救的詛咒,范統步入他的舊寢室,快速地把重要的東西都收拾好後,拎起行李袋返回綾侍閣去。 回去綾侍閣的途中,范統不禁想起噗哈哈哈所言的「對綾侍大人的感覺」,忽然有些犯難。真要問他對綾侍大人的感覺嘛,不是討厭,但或許有些畏懼和崇敬吧。 當然,若是綾侍不是東方城五侍之一,沒有太尊貴的身份的話,范統是十分樂意與他深交的。話是如此,他卻沒想到,身份理應比綾侍更尊貴的珞侍,卻能夠與他有友好的交流,這又該算是什麼呢? 如果綾侍大人您是女人,我一定會向您求婚的!每每想到綾侍的性別,范統便覺得有些惋惜:可惜啊,綾侍大人不是女人,否則娶回來當老婆這該有多好啊! 唔……說到娶妻,范統便想起他所抽到的籤,什麼「早日出嫁」嘛!明明應該是「早日娶親」才對吧,他可是男人,男人耶!這種莫名其妙的籤條讓人情以何堪啊! 走入綾侍閣,放好自己的東西以後,范統正想入睡,卻想起綾侍在他臨走前囑咐他速去速回,只好硬著頭皮又敲響了綾侍的房門:「叩叩。」 「進來。」門內傳出綾侍的聲音,范統拉開門,慢吞吞地進入,然後直接在綾侍的對面坐下。 綾侍將自己面前的那個茶杯推到范統的面前,點頭示意:「喝吧,我剛剛重新泡了一遍,還是熱的。」 雖然想起臨睡前不應該喝茶,但只是普通的茶應該沒關係吧?反正他也沒打算那麼早入睡,早已計畫要和綾侍進行長期的抗戰。嗯……是說抗戰什麼,他也不太瞭解,不過總覺得有些不安。早知道剛剛放東西的時候也順便為自己占一占卦好了……但是,唉,千金難買早知道啊! 「范統,既然你正式搬入綾侍閣了,我也沒什麼要說的,這裡沒有任何規矩,只是別把東西都弄亂就好。」綾侍定定地看著范統,看得范統如坐針氈後才淡淡地掀唇說明。范統趕緊點頭表示明白。 廢話,綾侍大人的綾侍閣耶!他哪敢把東西都亂丟啊?要是惹得綾侍大人不滿那就超糟糕好不好啊! 綾侍滿意地點點頭,隨後起身,又為范統打理了他的儀容後,俯身在全身僵掉的范統頰上輕輕一吻,便施施然地離開:「那麼,范統,祝你晚安,有個好夢。」 綾、綾侍大人!您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今天您可是和我有了三次的親昵動作啊!您真的沒問題嗎,我實在很擔心耶!您確定您不需要找珞侍看一看嗎,我覺得您很需要珞侍的王血來治療您耶!您今天真的是太不尋常了! 被綾侍的動作嚇到的范統,只能在心底呐喊他的驚詫。當然,范統的反應如何,這還不在綾侍的考慮範圍內。 決定了就去執行,這就是綾侍的果斷與強硬的個性。並非想做就做,而是經過多番思考,覺得應該去做,才真正地行動。 而這,就是真正的綾侍作風。 綾侍不會猶豫得太多太久,真的想要,便去爭取,這才是理所當然的行為。對他而言,既然他確定了自己的心意,那麼,設下溫柔,慢慢撒網,將他心心念念的那條大魚撈入懷裡,也是必須的。 畢竟,時間從不等人,若是錯過了,未必能夠再爭取到手,不是嗎? 「范統?」有些疑惑地看向仍呆坐在原位的范統,綾侍喚了一聲,臉上是一絲淺淺淡淡的微笑。范統猛然回過神,羞赧著臉,匆匆忙忙地奪門而出:「綾、綾侍大人晚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