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39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Unlight同人》忠誠與愛情(犬眼鏡)

寫在文前。

全篇完成。請好好食用,搭配Westlife的《My love》是不錯的選擇。


一、

 

曾經的過去,艾依查庫主動離開了艾伯李斯特的身旁,兩人分道揚鑣。

然後,兩人都死了。現世裡,艾依查庫曾對重傷未愈的艾伯李斯特說:「如果我們兩人繼續分開行動,一定會被解決掉的!我們是被狩獵的那一方,情勢太不利於我們了!」

那時候,艾伯李斯特卻不以為然,認為自己將一切都握在手中,情勢都視他而定。

於是正如艾依查庫所言,分開了的兩個人,都死了,來到了「影的世界」。

一開始,是艾伯李斯特先被喚醒的。臉帶微笑的時候,他總是覺得心裡頭空蕩蕩。就算是陪著大小姐解任務、對戰,也有些悶,像是缺了誰在身邊。但他想不起來,記憶迷失得有些徹底,他只記得自己是誰,什麼名字、什麼身份,其餘一概沒辦法想起。

死亡後的世界,與生前的世界似乎並無兩樣。他們都需要用餐,需要睡眠,一樣會有感覺。而做夢,是艾伯李斯特在艾依查庫來到之前最常遇見的事情。

「艾伯」夢裡,總有一把清朗的聲音喚著他,隨之而來的是的一聲,還有那人的悶哼聲。艾伯李斯特循著夢境一瞧,是一隻異形,趁著他看不見的死角前來偷襲他,卻被那人攔下了。而那人接不下第二個攻勢,受了傷。

但艾伯李斯特一直看不清楚那人的身影。如夢似幻的,非常不真實。

「艾伯,我沒事啦。」那人以輕鬆的語氣笑著說,手卻仍緊緊按在右眼上。每一次,在那人轉頭之前,夢境都會就此中斷,艾伯李斯特也會從夢魘中驚醒,冷汗直流。

扶著額頭,艾伯李斯特覺得那無疑是種糾纏不清的困擾。他從被窩裡起來,身上披著一件外套,走到窗前默默仰望灰黑的天空。沒有月光,黯淡得仿佛世界即將面臨末日。

你到底……是誰?他看著天空,自言自語般輕聲詢問,卻知道沒有人能夠給他答案。

不久以後的一天,大小姐在早晨用餐後對艾伯李斯特微微一笑,說:「艾伯,我今天要去喚醒新人了喔。」目前的情況是,大小姐身邊只有艾伯李斯特這打從一開始便被喚醒的戰士,除此之外整個大宅裡也只有布勞,再無其他人。

艾伯李斯特只是欠了欠身:「大小姐,我在此等待你與新人回來。」話是這麼說,心裡卻想著,但願大小姐不是帶著怒氣歸家。若是運氣不太好,布勞還是沒辦法讓大小姐喚醒新人的。

不過……家嗎?什麼時候,他也把這個大宅,視為自己的家了呢?艾伯李斯特思索著,卻得不到答案。也就罷了,反正……既然已經成為他目前重視的存在之一,他必定會用盡一切去捍衛它。他的家,聽起來不錯。

當艾伯李斯特在大宅裡練劍的時候,大小姐來到暗房,敲敲門,昂首走了進去:「布勞,我要喚醒我的戰士。」那姿態、那語氣,驕傲得仿佛她就是一個公主。

歡迎大小姐光臨暗房,請問您確定要使用您的運氣喚醒戰士嗎?布勞的笑容不變,禮貌地再做一次確認。

「是的。」大小姐認真地點頭,表示確定她的決定。

隨後,布勞躬身,走入暗房的內室裡:「大小姐,請跟隨我來,領走您的戰士。」

聞言,大小姐便尾隨布勞進入暗房。這是她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喚醒戰士,心裡難免有些緊張。稍早前她曾試過喚醒戰士卻失敗,只能帶著略微的怒意回家,這次能夠喚醒戰士,讓她顯得非常高興。

至少,艾伯李斯特不用那麼辛苦了,也不會經常有受傷的狀況出現。

艾依查庫,外號軍犬,艾伯李斯特的前夥伴。布勞知曉大小姐唯一的戰士便是艾伯李斯特,故此也稍微補充了新戰士的身份。

大小姐盯著右眼戴上眼罩的茶金髮男子,臉上終於露出了一抹笑容:「艾伯的前夥伴嗎?歡迎加入呢。」明白剛被喚醒的戰士們都需要休息,以吸收他們僅剩的記憶,大小姐也沒對艾依查庫說什麼,只是對他點點頭:「跟我走吧,艾依查庫。」

艾依查庫的左眼裡藍色的瞳眸有些無神地回望大小姐,漠然地走在大小姐身後,回到了大宅。

艾伯,這次我真的給你帶了新夥伴回來了。大小姐領著艾依查庫來到艾伯李斯特一貫的練劍地點,對艾伯李斯特揮揮手示意。

艾伯李斯特停下手中的動作,轉頭一看,眼光接觸到大小姐身後那面無表情的男人時,差點沒握緊手中的劍。

他想起來了,那個夢中模糊不清的身影。艾伯李斯特一步一步地朝大小姐走出,嘴唇微動了幾下,才顫抖般喚出那人的名字——「艾依查庫。」

 

 

 

二、

 

 

 

在大小姐的吩咐之下,艾伯李斯特帶領艾依查庫進入早已備好的空寢室,就在他本人的寢室旁邊。

 

艾依查庫,你先休息吧。艾伯李斯特冷靜地對艾依查庫說,接著回到自己的寢室,痛苦地捂住額頭。他……除了面對艾依查庫時的那種像是突然被淹沒的感覺之外,似乎還有莫名其妙的內疚、懊悔在心裡發酵。

 

為什麼呢?艾伯李斯特不明白,就如同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在看見艾依查庫的那瞬間既想要接近他,卻又不敢面對他的那種複雜感。

 

突 然,艾伯一愣,想起艾依查庫的右眼上……戴著眼罩。心頭一縮,他終於知道,艾依查庫的右眼是為了什麼……而沒了。是為了保護他,不讓他受傷,才會無法防備 的。如果不是因為他,或許,艾依查庫仍舊有著那雙澄澈的藍眼,如天空般蔚藍宜人。他記得小時候他們玩鬧嬉戲的時候,艾依查庫的那雙藍眼總是充滿了笑意。

 

失去了一隻眼睛,無論如何都會有行動不便的時候,比如說戰鬥時,右眼完全沒辦法看見,只能透過耳力與直覺反擊。一秒之差,或許就會讓一個人死亡。

 

……對不起,艾依查庫……沉默了許久,艾伯獨自在自己的寢室裡,低聲地道歉。但他知道,他沒辦法勇敢地面對著艾依查庫說抱歉。心裡的愧疚很深,深得在他記起艾依查庫以後,無顏面對他,只能想盡辦法躲避他。

 

歇息數日以後,大小姐決定再次派遣艾伯李斯特與艾依查庫出任務:「艾伯,我搜到了新任務喔,這次的等級算是蠻高的,你和艾依要小心點喔!」

 

是,大小姐。艾伯眼睛直視大小姐,臉上是一貫的微笑,卻未曾看艾依查庫一眼。艾依查庫只是拽拽地雙手插在褲袋裡,輕哼一聲:知道了。

 

兩 人一前一後地走入任務區的地點,艾伯在前,艾依在後。然後,艾伯率先開始攻擊對手。平常攻擊力不怎麼高的他,在艾依查庫身為同伴的情況之下,莫名地多了許 多戰鬥力,也不再出現攻擊無效的情況。儘管受了點小傷,艾伯還是很快便把怪物解決了。將劍收回入鞘,艾伯瞧也不瞧艾依查庫一眼,逕自走向下一個關卡。

 

喂,艾伯。艾依查庫跟在艾伯身後,突然喚了一聲。艾伯沒有回應,只是腳下的步伐得更快了。

 

艾依查庫皺了皺眉,快步跟上去,一把拉住艾伯的袖子,讓艾伯沒辦法再閃躲,只得轉頭對著艾依查庫,臉上的微笑有些僵硬:「什麼事情?」

 

艾依查庫猶豫了一下,一把拉過比他稍低了點的艾伯,讓不及防備的艾伯突然撞入他的懷中。艾依查庫悶哼了一聲,看著艾伯驚慌的模樣,一把按住他的後腦勺就吻了下去。

 

艾伯瞪大眼,眼鏡後的雙眸滿是訝然。顯然艾依查庫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平常精明的艾伯李斯特愣了好久,才想起要反抗。

 

艾依查庫!艾伯惱怒地掙脫艾依查庫,退後數步,警惕地盯著他:你到底在幹什麼?我們現在正在出任務!

 

艾依查庫只是聳了聳肩,攤攤雙手,一臉無所謂的模樣:「我看見你的時候,就很想這麼做了啊,艾伯。」

 

艾伯李斯特默然,轉身又繼續朝下一個關卡走去,不願意給予回應。只是從他那有些不穩的腳步上看來,想必是心慌了吧。艾依查庫悠閒地隨著他而行,臉上的表情像隻偷了腥的貓……或狗般滿足。

 

這關是從開始出任務的時候就老是遇見的丘丘人。艾伯知道對方的生命值不高,可以輕而易舉地打敗它,但卻在不慎之下失去了主動權。丘丘人開始攻擊的時候,艾伯仍在神遊,完全沒察覺此事,便又受了傷。加上之前受的小傷,若是再不仔細點,準會只剩下零生命值。

 

艾伯!在艾伯分神的情況下,艾依查庫衝上前,攔住了丘丘人的再一次攻勢,也使用連射反擊回去,才把丘丘人一槍解決掉。

 

「艾伯,你忘了我們正在出任務嗎?」艾依查庫抓住艾伯,走到比較隱秘的一角為他緊急包紮傷口,不忘以艾伯之前的話諷刺他,但神色上卻不如語氣的糟糕,是滿滿的憂慮,動作也非常輕柔。

 

「……艾依查庫,對不起……」艾伯愣愣地看著艾依查庫氣急敗壞的模樣,想了好幾天要如何道歉的話語就這麼說了出來。

 

艾依查庫怔了怔,垂眸不語,只是忙著幫艾伯療傷。

 

 

 

三、

 

 

 

艾 依查庫是記得艾伯李斯特的。就算先前沒有記憶的存在,看見艾伯的那一刹那,他也幾乎什麼都想起來了。當然,只是幾乎,想起來的記憶並不多,但也足以讓他知 道,他對艾伯的心情。不僅僅是崇拜而已,不僅僅是想要保護這個人,還有他的喜歡。他不能否認這一點,也從來不曾打算否認。

 

艾依查庫和艾伯相處了許多年,並行著走了許久,甚至他們還是一同加入連隊的,並肩而戰的光陰早已非常漫長。或許,對艾伯而言,他……是一個可以放心將後背託付的夥伴吧?

 

但對艾依查庫而言,艾伯不只是同伴那麼簡單。

 

他並不知道艾伯的想法,又何來這番說法呢?艾依查庫不禁苦笑,手上的動作依然輕柔。

 

艾依查庫記得的事情並不多,但也有些隱隱約約地知道,他和艾伯的關係不一般。他……被稱為「軍犬」,對艾伯有著絕對的忠心與忠誠,不會有背叛他的想法。

 

其實也不過是因為,他對艾伯的感覺與看法……並不一般罷了。能有多少人,可以推心置腹地信任一個人呢?又有多少人,可以完全沒有二心,專心致志地對一個人獻上他所有的忠誠?

 

當然不容易這麼做啊。一切都是因為,艾依查庫深愛艾伯李斯特。但他從來不曾告訴艾伯李斯特這一點,只是怕他會拒絕。

 

艾伯,我們先完成任務吧,有什麼事情,待會兒再說。艾依查庫低聲地囑咐著,拉起艾伯,一同朝最後的關卡走去。

 

在心急於艾伯的傷勢之下(儘管那只是小傷,並不礙事),艾依查庫很快地解決了他們的對手,然後看了仍舊是有些茫然的艾伯一眼,果斷地背起艾伯,匆匆地奔回大宅了。

 

艾伯李斯特被艾依查庫背著,但路程並不顛簸,仍是非常平穩的。慢慢地、怔怔地,艾伯伸出手,抱緊艾依查庫的脖子,頭也微微垂下,髮絲輕觸著艾依查庫的脖子,讓艾依查庫有些驚喜,卻沒有停下腳步。

 

回到了大宅,治療好艾伯的傷口後,艾伯便逕自回到自己的寢室裡去了,沒有再瞧艾依查庫一眼。艾依查庫也不急,總要給艾伯一點時間平復自己的心情吧?

 

艾依,你和艾伯……怎麼了?大小姐有些擔憂地看著艾伯離去的背影,又看著若無其事的艾依查庫。

 

艾依查庫只是擺了擺手,滿不在乎的模樣:「沒事,大小姐,放心吧,艾伯只是彆扭了。」

 

是嗎?大小姐質疑地瞄瞄艾伯淡然的背影,心想大概也是沒有什麼大事,便點點頭,對艾依查庫微笑:那麼,艾依,謝謝你們倆今天完成了任務喔,等我下次拿到抽獎券就要再次去喚醒戰士了。

 

嗯,我先去睡覺了。艾依查庫打著呵欠,往自己的寢室。在路過艾伯的寢室時,腳步頓了頓,思考著要不要給艾伯煮一碗粥或是什麼食物來讓他補充養分。這麼想著,腳跟兒一旋,又轉而朝廚房的方向走去。

 

彼時艾伯已經不再是軍官了,也不需要審查什麼公文,所以只是坐在椅子上合眸閉目養神。一趟任務回來,也確實有些疲倦了,加上艾依查庫反常的舉動,讓他有些迷惑,也心慌。

 

叩叩。敲門聲響起,傳入艾依查庫的聲音及一陣陣香氣:艾伯,我是艾依,你要吃粥嗎?我給你煮了一碗粥。

 

艾伯睜開眼,躊躇了會兒,才同意讓艾依查庫進入。推開門,艾依查庫手中捧著一碗粥,架勢十足,像個典型的家庭煮夫。碗上的熱氣氤氳,賣相挺好,香氣也更甚了,堪稱是色香俱全,味嘛……根據艾伯的經驗來看,也是非常好的。

 

把粥放在桌上,艾依查庫毫不客氣地拉過椅子坐在艾伯身邊,面對著他,讓艾伯有些不自在:「艾依查庫,沒事的話……」

 

喔,我有事情要和艾伯你說啊!」沒等艾伯把話說完,艾依查庫便打斷了他。笑意從左眼流露出來,艾依查庫微微傾身,附耳在艾伯耳邊低聲道:親愛的艾伯,你要記住,艾依查庫的忠誠與愛情,永遠都是獻給你的。

 

艾伯只是沉默著良久,才動手舀起粥慢慢吃,幾不可見地點點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