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39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沉月同人》等(伊范)

寫在文前。 本文贈送3月31日生日的小月兒,其實這文CP的意味真的不高。 大概、可能……或許有機會的話我會繼續(認真)(被巴) —————————————————————————————————— 「伊耶哥哥……」 「不要這麼叫我!」清晨時分,西方城鬼牌劍衛的府邸又傳來鬼牌劍衛暴躁的吼叫聲。傭人們對此早已習以為常,也不再像第一次聽見般驚慌失措,紛紛忙自己的活兒去了。 「伊 耶哥哥,范統答應我這個月會過來住耶,我可以把他接過來嗎?」身為西方城少帝的月退——本名恩格萊爾,縱使已經恢復了他的皇位,仍舊不依不饒地堅持不住在 聖西羅宮,老愛翹工溜到自己父親及義兄的府邸裡干擾他們,工作則全丟給一直在之前處理國務的那爾西去解決,一整個不負責任的態度。 「隨便你!」伊耶嫌煩地瞪了月退一眼,這當然嚇不跑月退,反而讓他笑眯眯地一個拍掌:「謝謝伊耶哥哥,范統如果知道你肯讓他住在這裡一定會很高興的!」 ……哼,那個膽小的傢伙嗎?「少廢話。」儘管如此,伊耶也不再阻止月退那個礙耳的稱呼,只是輕嗤一聲、睨了一眼後,才轉身離去:「我去聖西羅宮。」 「啊,伊耶哥哥,等等!」月退腰間的魔法通訊器響了起來,他趕緊接聽才發現那是范統:「范統?你到了?」這話一出,讓伊耶的腳步頓住了。 自從東西方城建立邦交之後,來往兩地的便利倒是讓商業交易從不間斷,也提升了兩國的經濟。這種便利才讓范統答應在兩個國家輪流居住,不過仍是以居住在東方城的時間居多。 「伊耶哥哥,你可以幫我去接范統過來嗎?」掛斷通訊以後,月退緊張兮兮地問著還沒離開的伊耶,不等他拒絕便替他做了決定:「好,就是這樣,麻煩你了,伊耶哥哥!」 說完,便一溜煙地跑走了。伊耶還來不及說什麼,只好沉默了一下,拿上自己的劍便朝兩國交界處而去。 往家門走出去的時候,伊耶還碰見了自己的父親。艾拉桑驚訝地看著滿臉殺氣的伊耶,喚住他:「伊耶,你要去哪裡?這麼早——」 「去接一個麻煩的傢伙!」伊耶不耐煩地回答,加快腳步走出了家門,狠狠地甩開背後的艾拉桑。 范統在被噗哈哈哈喚醒以後就處於一陣子的恍惚狀態,直到噗哈哈哈一點也不溫和的提醒以後才猛然想起他會那麼早被叫醒的原因:今天起,他要去西方城短住幾天。 慢吞吞地著裝以後,范統猶豫了一下,把一貫戴著的頭帶拆掉了。帶上噗哈哈哈後,他便出發到西方城去了。從東方城到西方城不必經過太多手續,畢竟兩國的人民身上都有不同的印記,真的是犯法的話,透過對方的高層就可以得知犯人下落了,用不著多此一舉。 抵達西方城之後,范統看著天色,又望了望他與月退約好的地方,只好手忙腳亂地從懷裡掏出魔法通訊器:「月退,你到了,我來了嗎?」 月退慌張地應答著,要范統再等一會兒,他就會去接應他。范統嘆了一口氣,安撫著月退,讓他別太緊張:「月退,你等就是了,要緊張。」 反正,他人都在西方城了,怎麼樣都不會跑掉的。來到西方城,范統自覺就要在這時候依靠月退包吃包住了,至於什麼懶人啊還是米蟲的就隨風而去吧,他隨意。畢竟打從一開始就不是他自願在西方城暫居一週或更長時間的,要不是月退的苦苦要求,他也不想過來。還是東方城舒服些。 一邊發著呆,范統一邊看著前方,直到眼前出現了一個絕對不可能也不應該出現的人為止——白色頭髮的男人個子並沒有很高,殺氣騰騰地佩掛著一把劍,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想去砍人呢。正是被月退要求前來接范統的伊耶。 「高個子?」范統驚訝地脫口而出,男人聽見他的稱呼瞇了瞇眼,卻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輕抬下巴: 「恩格萊爾讓我來接你去府邸住。」話也還沒說完,就轉身走了。 愣了一下,范統還是默默地跟上去,沒有試圖搭腔,心情卻有些複雜。不知怎麼的,范統老覺得伊耶對自己的態度還真的有比之前初識的時候好上許多,也不曉得他心裡究竟在想什麼? 回到府邸以後,伊耶命令自己的傭人給范統準備一間客房時才發現他沒戴上頭帶,頓時怔了怔。他一直以為,眼前這個人,如果沒有戴上標誌性的藍色頭帶之外,他會認不出人。但,沒想到居然不是如此。 伊耶知道自己不僅僅是不太會認臉,連名字也不太能夠記得。但他會記得這個人叫范統,也能夠意外地在他沒有戴著頭帶的情況之下認出他來。那麼……這情況是什麼? 瞇起眼打量了笑得無害而陽光的范統一眼,伊耶決定等著瞧。反正他們有很多的時間,可以慢慢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