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同人》子衿(茨組)

內有捏他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詩經》

 

 

眾所周知,伯恩哈德身為連隊的副隊長,自然有許多肩負的責任。儘管如此,他並不負責指導訓練生。那是由他的雙生弟弟,弗雷特里西負責。

伯恩哈德先生。但有一個例外。是新來的、十分優秀的訓練生,艾伯李斯特。伯恩哈德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破例,任由這個甚少直接碰面的訓練生在面對問題時前來詢問自己,而自己也樂意為他解惑。甚至,每個夜晚,他還會讓這個訓練生前來借閱擺設在他的房間裡、書架上的書本。

至於艾伯李斯特為什麼會孜孜不倦,且誠懇地詢問他那些問題,伯恩哈德也不曾試圖瞭解。只是認為,艾伯李斯特會對他倍感親切,或許是因為,艾伯李斯特的性命,是他救下來的吧。

嗯,坐吧。伯恩哈德微微點點頭,臉上仍舊沒有一絲表情,只是淡淡的看著眼前的少年坐下來,借閱自己的書本。

兩人之間的氣氛一向是安寧和諧的,艾伯李斯特話不多,伯恩哈德更不可能主動開口找話題。

但這夜有點不同。伯恩哈德主動開口了:「艾伯李斯特。」

艾伯李斯特驚訝地抬眸,看向伯恩哈德,臉上滿是疑問:「伯恩哈德先生?」

這本書,若是你看不完,就借回去看吧。明天開始,我會離開這邊進行任務,為期一週。伯恩哈德大致說明了情況,畢竟他不可能將自己房間的鑰匙交給一個訓練生保管。再怎麼樣,還是交給自己的雙生弟弟比較保險。

「好的,謝謝你,伯恩哈德先生。」艾伯李斯特愣了一下後,便微笑著道謝,又繼續低頭閱讀。

就寢時間到之前,艾伯李斯特捧著懷裡屬於伯恩哈德的書籍,返回自己的宿舍裡。伯恩哈德依然沉默,尋思著是否要請自己的弟弟多看著艾伯李斯特,卻又想了想,認為艾伯李斯特有足夠的能力保護自己,便哂然,隨著時光的流逝而睡去。

一週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艾伯李斯特看書的速度不慢,但他習慣一邊看書一邊思考,如此才可以提高效率。所以,在這短短的一週之內,他不僅閱畢那本書,更是反覆地看了好幾次,其中當然少不了他與艾依查庫的對練及平日的訓練生生涯。

只是,艾伯李斯特總忍不住會在夜晚時分走到伯恩哈德的房門前停下腳步,怔怔地盯著門前發呆,再移步回自己的寢室。

這般異常的舉動,自然引起了伯恩哈德對門的弗雷特里西的注意。

「艾伯李斯特。」又是夜晚。這一天,剛好是伯恩哈德回來的前一天。艾伯李斯特擺脫不了自己的習慣,總要走到伯恩哈德的房間前看一看,好讓自己安心。表面上非常鎮定的他,總是在細數著伯恩哈德回來的日子。為什麼要去計算?他也說不清自己究竟在想什麼。

弗雷特里西這麼一喚,倒是驚了艾伯李斯特一跳。回過頭,看見來人是弗雷特里西,艾伯李斯特鬆了一口氣,又有些惆悵地垂眸,再微微笑著鞠躬:「教官夜安。」

「艾伯李斯特,你每天晚上都走到伯恩哈德的房間這邊幹嘛?他人還沒回來啊!」弗雷特里西緊盯著艾伯李斯特,面上是人畜無害的陽光笑容。

「……」聞言,艾伯李斯特只是沉默。唇微微動了動,欲言又止。弗雷特里西看著他,眼珠兒轉了轉,腦筋這麼一轉便想到原因了,便笑得更是燦爛。他倒不反對自己的哥哥和這個訓練生在一塊兒,就是外人說起八卦來會很不好聽罷了。

垂下眼,艾伯李斯特咽了咽唾沫,再抬起頭禮貌性地與弗雷特里西解釋:「對不起,教官,我總是忘記伯恩哈德先生出了遠門還沒回來,一直想把書本還給他……」

弗雷特里西也不戳破他,只是笑著回視,讓艾伯李斯特的解釋越發細聲,面頰也染上了淡淡的赧紅。

他是什麼都不說,但艾伯李斯特卻覺得弗雷特里西像是什麼都知道了一樣,就是沒說出來而已。

思及此,艾伯李斯特更覺得有些燥熱了,只得呐呐地低下頭,沉默。

「不管怎麼樣,艾伯李斯特,明晚你就可以過來還書了。明天,伯恩哈德就回來了。」弗雷特里西笑著,揉揉艾伯李斯特的頭髮後,對他擺一擺手便回去自己的寢室了。

伯恩哈德回來的那天,毫無發傷,依然與出發前的模樣相同。這看在艾伯李斯特的眼裡,甚是寬心。而這個時候,他才明白,這幾天反覆地走到伯恩哈德房間外,是為了什麼。有些事,不必明說,不必頓悟,自然地就會想去做。

因為,他心裡所蔓延的,是思念。

艾伯李斯特很清楚。他不僅僅是尊敬伯恩哈德,視他為自己的目標,更折服於伯恩哈德的溫柔。

是的,溫柔。

伯恩哈德總是緘默而溫柔的眼神,陪伴著艾伯李斯特度過一個個充滿文字的夜晚。而人貪戀的溫暖,也讓艾伯李斯特漸漸眷戀上這樣的感覺。

啊,但是,不能明說,也不會明說呢。艾伯李斯特撫著書皮,看著時間的流逝,期待著夜晚的來臨。只要自己清楚,這種糾纏在心底的感覺,名為思念,那就足夠了。

他們不適合,也不應該在這種時候,說太多關於生存之外的事情。

艾伯李斯特想,只要他能夠活下去、繼續增加知識,那麼,就算不談感情也無妨。因為伯恩哈德會在,那就足夠了。

「伯恩哈德先生,這是上次向你借的書本。」夜晚,艾伯李斯特敲開伯恩哈德的房門,繼續著他們相處的模式。

安靜、無聲,卻溫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