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吾命同人》相濡以沫(羅格)

我手中的你,你心中的我——題記

 

他們打小便因為同屬於太陽騎士的小騎士候選人而認識。

一個是最有可能成為太陽騎士的人,一個是最沒可能成為太陽騎士的人,沒有太直接的利益關係令他們成為要好的朋友。

羅蘭樂於幫助格里西亞,而格里西亞也會在受委屈的時候拉著羅蘭,讓羅蘭代替他報仇。諸如此類的事情層出不窮,羅蘭也從一開始的遲疑到最後習以為常,不得不說那還真是因為被格里西亞使喚得成了一種習慣。

後來,太陽騎士尼奧·太陽宣佈,格里西亞成為太陽小騎士,而其他人皆落選了。對此,羅蘭不知道應該對格里西亞的當選報以怎麼樣的態度,心情說是失落卻又不顯得過於失落。只是,當選者是最沒有可能、也最爆冷門的格里西亞,還是他最喜歡的朋友,這一點,還是讓羅蘭覺得五味雜陳。

他只是默默地,轉身離開。沒再回頭看一眼那個燦爛的笑容,也沒再想起這個曾經要好的朋友。

但命運總是把羅蘭與格里西亞牽扯在一塊兒。

多年以前,羅蘭與格里西亞斷了聯繫,而格里西亞也漸漸地淡忘他的存在,把當下看不見羅蘭的失落感丟棄,恢復笑容滿面,戴上了屬於太陽騎士的面具。

多年以後,羅蘭在輾轉之間成了魔獄騎士,這還是處於身為太陽騎士的格里西亞的麾下呢。

在一切都平定下來之後,格里西亞依然像兒時那般使喚羅蘭,而羅蘭,也早已習以為常,仍舊寵溺地隨著格里西亞,任他隨意耍脾氣。

「羅蘭……」窩在被子裡,慵懶得不想爬起來的格里西亞低聲地喚了聲坐在床沿、被審判騎士吩咐著進來叫醒他的羅蘭,毫不客氣地打了一個一點兒也稱不上優雅的呵欠。

也只有在一群熟悉的夥伴之前,格里西亞才會放肆地玩笑,撤下屬於太陽騎士的面具,不復「眾所周知」的燦爛笑容。

「格里西亞,你該起床了。」羅蘭輕輕地拍了拍格里西亞的頭,溫和地示意。

閉了閉眼,格里西亞才向羅蘭伸出手:「抱我起來吧,羅蘭。」

對此情況非常習慣的羅蘭聞言便不太使勁地將格里西亞從被窩裡一把抱起,然後放下他,把他推向浴室、再關上門:「格里西亞,待會兒有會議,別老是遲到。」

格里西亞一邊咕噥著一邊打理起自己的儀容,心裡暗暗地嘆了口氣。還好是羅蘭而不是雷瑟,要知道,以雷瑟的脾氣,才不會那麼溫和地喚醒他呢!還是羅蘭最溫柔,他忍不住感嘆。

有些事情不必明說,他們倆都心知肚明。

拿童年時候的默契而言,羅蘭和格里西亞都能猜到彼此在想什麼。而不像雷瑟與格里西亞,雷瑟很瞭解格里西亞,但格里西亞並不完全瞭解雷瑟的想法。

他們倆之間的相處就和多年以前一樣。格里西亞還是愛對羅蘭囉囉嗦嗦地嘮叨著,而羅蘭也只是笑著傾聽,偶爾被格里西亞使喚著去買點東西或做點其他事情。在羅蘭回來以後,雷瑟也不再幫格里西亞翻牆排隊買藍莓點心,反而將所有的一切都交給羅蘭處理。

「羅蘭,幫我拿我的面膜來。」浴室裡傳來格里西亞的叫喚,聞此,羅蘭熟門熟路地走到格里西亞專門放面膜的地方取出他所要的東西,再遞給他,臉上仍舊是淡淡的笑容:「格里西亞,動作快一點,我們會遲到。」

微微地瞟了羅蘭一眼,格里西亞接過自己的面膜,開始他極有效率的裝扮。穿戴好屬於太陽騎士的服裝、掛上屬於太陽騎士的笑容之後,格里西亞踏出浴室,挽著羅蘭的手臂,微微地吻了他的唇角,再對他綻放一個燦爛的笑容:「走吧,羅蘭!」

羅蘭只是默默地撫過自己的唇,跟上了格里西亞的腳步。至今,他們仍舊沒有開口說愛,但他們都明白彼此在想什麼。

有些事情,從行動中就可以看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