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3319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Unlight同人》勿忘我(羅索大小姐)

有些事情,縱使死亡,亦會永遠銘記。——題記


 

羅索。」披著長髮的人偶從閉緊的門外踏入:「今天大夥兒要出門聚餐,一起來吧。」

 

正忙著自己的實驗的羅索不耐煩地抬眸睨了人偶一眼,欲拒絕的時候,因為人偶臉上那疑似期盼的表情而止住了話頭,只是擺擺手:「到時候再通知我,現在滾吧!」

人偶的臉永遠是那副模樣。無論快樂悲傷,她的面容就是如此,不能改變。連稍微上揚唇角,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但人偶已經習慣。對此,她偏偏頭,語氣很是愉悅:「好,那麼我待會兒再來通知你,待會兒見。」

羅索只是一個勁兒地埋頭在自己的實驗裡,絲毫不去理會人偶的回答。

門輕輕地合上了。人偶站在門外,想了想,決定邁步尋找一向可以壓制羅索脾氣的米利安,她還沒通知他呢。

門內,羅索的手動作未停。然而,過了一陣子,實驗似乎有了什麼進度之後,他才放鬆似的坐靠在椅子上,合上眸,開始回想這一切。對他而言,非常麻煩的一切。

人偶是所謂的聖女之子,其他人都稱她為「大小姐」。只有羅索及米利安不這麼喚她。他們都稱她為「殷」,她的名字。

老實說,羅索認為這一切不過是荒謬的玩笑。什麼叫死亡後的世界?他從來不這麼覺得。就像是那個把自己弄得與混沌元素無異的女人一樣,他們只不過是因為一種特殊的方法,轉移至這個世界或空間。他們和那女人唯一的差異,僅僅在於他們沒有辦法自行轉換空間。

羅索是欣賞瑪格莉特的,但許多時候,他也為之不屑。自然,沒人會特地因此去挑釁脾氣一向不怎麼好的工程師,所以一夥人之間倒也相安無事。

但,自己的判斷是一回事,人偶的情況又是另一碼子事。殷,羅索記得很清楚,在他還未來這個世界以前,是連隊的成員,與他可算是夥伴,亦是他的學生。所以,羅索從來不會稱殷為大小姐。要他尊稱以前的學生未免太強人所難了。

當然,殷是一個極好的苗子。這點毫無疑問。只可惜過於早夭。而這女人,也是羅索唯一勉強可以算是看得上眼的,如果要找一個伴侶,他想,他還是會選擇殷。或許這就是為什麼,即使失去了大半的記憶,他依然深刻地記得殷這個人吧。

連米利安,羅索也是在相處了好一段日子之後才想起的。而殷卻是他在第一眼看見的時候,便能夠毫無障礙地喚出名字的人。

思索中,羅索合著眸,陷入夢鄉。

他來到一處充滿花香的院子。憑著直覺,他認為這是他非常熟悉的一種花。可惜,他想不起來。微微皺眉,羅索開始環視四周。清一色淺色的花,搖曳在院裡,飄送著淺淡的香氣。

羅索發現,他並不討厭這種味道。

「羅索。」熟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瞇起眼,羅索看了身側一眼,赫然便是黑色長髮、一身與自己相似白袍的殷——與身為人偶時的殷擁有迴然不同的模樣:「幹嘛?」他毫不客氣地問,手很自然地抬起來,撥弄了殷的髮。

這動作沒有絲毫地不對,而羅索也沒察覺。

殷只是彎下身,採了一朵小花,遞給羅索:「羅索,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我希望,你能記得它。」

「妳想太多了。」哼了一聲,羅索依然接過那朵花,然後,別在殷的髮梢上:「什麼名字?」

「它啊。」淺淺地笑了笑,殷仰頭,笑歎了一口氣:「是勿忘我。」

正當羅索想回答什麼的時候,耳畔傳來極大的敲響聲,令他頓時驚醒。頭痛地扶住額,羅索上前開了門,語氣非常惡劣:「什麼事?」

「時間到了。你準備一下,我們就出發吧。」殷對他點點頭,然後轉身就走。下意識的,羅索一把抓住她,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我記得勿忘我了。」

聞言,殷微微一愣,卻是淺淺地抿起唇來。像是一朵花兒般的微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