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3319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一、如果有承諾(一)

一、如果有承諾

 

十二月,北半球步入冬季。洋流流經日本北海道與本州,帶來幾許寒意——儘管日本原先就是寒冷的一處。對各所高校男生而言,冬天,意味著籃球兩大賽季之一的冬季杯(Winter Cup),即將展開巡回賽。

Inter High中敗北於洛山高校之下的桐皇學園高校儘管自動進入冬季杯,卻在與誠凜高校的比賽失去晉級的機會,就此止步。失落的桐皇隊員尾隨隊長進入桐皇的休息室後,三年級的隊長今吉翔一只是一如以往地笑著,淡淡地宣佈了他們這些三年級生將要引退。

那麼,隊長就由若松接任吧。接下來,桐皇就麻煩你們了。眼鏡蒙上一層薄霧,今吉仍舊強撐著眾人熟悉的微笑,回應若松的驚訝。諏佐佳典站在今吉身旁,沉默地別過臉,不讓後輩瞧見他臉上的表情,如此苦澀。

「過後的事情就交給若松,我們也該去處理其他事情了。」如此說道,今吉朝若松點點頭,拍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勵。接著,與諏佐並肩離去。踏出休息室以前,今吉頓住腳步、沒有回首:教練,桐皇的未來就拜託你們了。而他,或許不會再為籃球而燃燒熱情了。

諏佐。在無人的走廊上並肩而行,今吉目不斜視地淡淡喚著身邊處事三年的同伴:難過的話,就不要壓抑。側過頭,他的臉上還是不變的笑容:我理解你的心情。

諏佐握緊拳頭,深深呼吸:「今吉,不要勉強自己露出笑容,你也不好受。」相識數年,諏佐又怎麼可能不明白今吉的心情呢?何況,今吉才是那個肩負責任的隊長,如今引咎而退,不就是在他輝煌的籃球生涯中,落下了最難堪的一筆?

今吉的腳步不停、臉色未變,依然是溫和的微笑:「不礙事的,不必為我擔心。倒是你,難過就發洩出來吧。別壓抑得太深。」

兩次重複的話語最終令諏佐停下腳步,狠狠地搥了旁邊的牆壁一拳:「我不甘心!憑什麼他們的成長如此迅速,憑什麼我們就因為一分而失去晉級的機會!明明已經是最後一年了!我們努力了三年,卻始終比不上他們的短期訓練!」

今吉也隨著止步,垂下眼淡笑:「那是因為我們沒有他們所擁有的才能。天才的組成,是百分之一的天賦與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然而,沒有那一分的天賦,付出了兩百分的努力也是徒然。一分之差就會墜落啊……這就是現實。」無情地陳訴著事實,今吉的眼瞳微微看向上方,輕輕地呼出一口氣:「說出來好多了吧,諏佐?既然如此,我就不必客套了。」

沒有回應什麼,諏佐又搥了一拳,才深深地凝視今吉一眼,轉頭離去:「今吉,我知道你的心情,那麼,還是讓你獨處吧。」

今吉的笑容在腳步聲漸漸消失的時候也隨著隱去。低下頭,瀏海遮掩起總是瞇起的雙眼,也遮掩了今吉的表情。無論,喜怒哀樂。

良久,今吉才緩緩地踏著腳步,來到一處寂靜無聲的角落。沒有人。靜悄悄的。頓了頓,他走到梯階間坐下,將頭埋入雙膝間,環抱起自己。

因為不是天才,因為沒有天賦,所以註定比不上更強大的人嗎?所以,他的籃球生涯,就這樣……結束了啊。落下了不漂亮的一幕。

靜靜地想著,今吉拿下眼鏡放在身旁,然後,盡情地哭了起來。

無聲的眼淚,伴隨著無聲的嗚咽。

讓我哭這一次。這一次以後,我或許不會再碰籃球了。帶著桐皇登上巔峰的夢想,就這樣,結束吧。就這樣,破滅吧。

思緒混亂地游走著,今吉也未曾抬首,依舊埋首膝間,難受地掉淚。

然後?

一件寬大的外套罩上了他的肩,伴隨的是粗魯的嗓音:「喂,下次會贏回來的啦!」

這聲音?今吉只是愕然地抬頭一瞧,果真是換了一身便服的青峰。露出習慣性的應酬笑容,今吉毫無靦腆之情,淡淡地點點頭,卻沒有直面青峰:「那麼以後就麻煩你了,我們的王牌。」

哼,少囉嗦。下次不會這麼大意了!在今吉身旁坐了下來,青峰揉了他的頭一把,笑得心情愉悅:啊——好想練球啊。

聞言,今吉的臉上露出了些許真心的微笑:「那麼就好好和若松相處吧,別惹他生氣了。今後的桐皇,就靠你們這些後輩了。」

沒有想得太多,青峰咧開嘴笑:「誰要理那傢伙啊!下次會贏回來的,放心吧,腹黑眼鏡!」

揉揉有些酸痛的眼睛,今吉拭過依然垂掛在眼角的淚,瞇起眼,笑得如同昔日:「那麼桐皇就交給你們了。帶著桐皇登上巔峰吧,青峰。你是桐皇的王牌,別忘記這一點。」

哼,還需要你說嗎?我也知道啊。再次壓了今吉的頭一下,青峰毫無戒心地往後一躺,看著月光:喂,你呢,還練球嗎?

聽見這個問題,今吉遲疑了一會兒,違心地說了「會」。再之後,兩人間悄然無聲,氣氛變得靜默起來。

合上眼,今吉拉了拉身上的外套,跟著躺在地面上,仰望星空:「還真的很久沒看看天空了啊。」

夜色極深,不是要下雨的徵象。月光明亮,星星亦是一閃一爍的,何其美麗。

今吉忽然發現,原來天空如此廣大。邊凝視夜空,唇角邊浮起淡淡的笑意:「世界還很大,青峰,你的天地還很廣闊。相信你自己,你終究會遇上值得用心比賽的對手。」

腹黑眼鏡,你怎麼突然變得那麼感性啊?有些不耐煩地回道,看著天空,青峰也突有此感:哈,搞不好,去了國外,會遇上更多可以來個一對一的對手!

手在身旁摸索著,今吉拎起自己的眼鏡,戴上去:「放心吧。這個世界很大。」

阿大——嬌嫩的女聲響起,今吉推了推眼鏡,笑容未變:桃井來找你了,去找她吧。說著起身,摘下身後的外套遞還給青峰以後,朝聲音傳來的反方向而去。

桐皇的未來,靠你了。他唯一執著的,也只有這件事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