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3319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一、如果有承諾(二)

當哨聲在耳畔響起,落下帷幕之後,青峰只能怔怔地看著誠凜的隊員們歡呼:勝了!

目光移向分數牌上,101100,一分之差。青峰有些不敢置信,他居然輸了。久違的失敗,讓他一瞬間有些恍惚,卻又多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感情。像是,終於等到這一天。

與黑子短暫的對話之後,他們擊拳……本應該在一年前撞的那一拳。在這之後,青峰知道,他終於有了練球的動力。他終於等到了對手。

桐皇的隊員紛紛尾隨隊長離開時,青峰沒有跟上去。他只是一如往常的叛逆,消失在人海中。歡呼的,悲泣的。他?無動於衷。

青峰很冷靜。依然是那副跋扈的模樣,走在人群中,更換隊服,穿上便服。然後,在更衣室裡沉默許久之後,走到角落的樓梯間,慢吞吞地走上天臺。

接著他有些懷疑自己的眼睛——他看見了什麼?似乎是桐皇的隊長、他最不喜歡打交道的人之一,那個腹黑眼鏡,今吉?納悶地揉揉眼,青峰很確定這次他沒看走眼。的確就是今吉。坐在階梯之間,把自己埋在雙膝間,肩膀微微抖動著。不仔細看,還不會看見這細微的動作。

那腹黑眼鏡……是在哭嗎?雖然沒有哭聲,但看起來,就是在哭啊。

青峰遲疑地想著,心中浮現了一股莫名的歉疚。為了揮去這股突如其來的感覺,他惱怒地脫下自己的外套,大步走向背對自己的今吉,將外套扔在他身上:喂,下次會贏回來的啦!

今吉僅僅回了他一個應酬的笑容。青峰很清楚,他這前輩的臉皮厚度比起大部分的人都多上許多,也就不戳穿他的難過,僅是一再強調他一定會贏回來。他們有些放鬆地聊了數句,青峰忽然想起,身為三年級的今吉是高中最後一年了,便問了他是否會再繼續打球。

今吉答

然而青峰心中浮現的第一個念頭卻是狗屎。他或多或少也猜測到,今吉的回答是一種敷衍……抑或安撫?像是生怕他輸了以後就會放棄籃球的模樣。

仰視天空,青峰微微瞇起眼睛,耳邊又傳來今吉淡淡的話語,他也就不耐煩地回了數句。

直到桃井的呼喚從遠處而來,青峰才想起,這或許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和今吉有這麼平和的相處時間。

今吉離開前對他的囑咐,讓他開始有些煩躁。靠我?那你呢,不打了嗎?還是你根本放棄籃球了?心中浮現滿滿的疑問,青峰卻沒有問出口,重新地套上自己的外套,等候桃井尋他。

阿大!終於找到你了!如釋重負的聲音響起。喘了口氣後,桃井朝青峰走來:不要總是一個人亂走啊!現在快回去和大家集合吧!

青峰依然懶懶地躺在地上,邀了桃井一同出門。隨後,作為交換條件之一,他跟著她返回休息室,再待教練囑咐幾句之後,就此解散。

拎起自己的背包和桃井走在回家的路上,青峰忍不住走神,想起今吉哭泣時候的背影。如果那時候他前去給他一個擁抱,不知道會不會嚇壞他呢?壞心眼的想著,青峰抓了抓頭髮,有一搭沒一搭地回答著桃井的話題。

阿大,我說啊,你可以多尊重前輩們嗎?當桃井冒出這一句話、沒預料會得到青峰的答案時,青峰卻沒頭沒腦地搭腔了:五月,妳覺得那腹黑眼鏡人怎麼樣?

啊?愣了一下,桃井偏偏頭看向他:阿大,你是說今吉前輩嗎?

啊不然咧。不耐煩地哼出一聲,青峰倒是有些好奇他人眼中的今吉。

把包包抱在懷中,桃井邊思考邊答覆:唔……今吉前輩的話,是一個很負責任的隊長呢!不過因為這次輸了,所以引咎辭職了吧……唉。明明是可以贏的,阿大,都是你的錯!誰叫你那麼不小心!那一分本來是不會得到的啊!

負責任?的確。每次因為責任兩字而來找他的,也只有今吉。當然,今吉會答應他各種奇怪的要求,也是因為隊長的責任。想想還真讓人心情不愉快。

嗤了一聲,青峰微微斜眼:引咎辭職?搞什麼啊?

今吉前輩覺得這次他犯下了失誤,領導不當,導致球隊輸了呀!所以剛剛球賽結束後就讓若松前輩接任隊長了!嘆了口氣,桃井有些難過地道。

啊咧?怔了怔,青峰挑挑眉:五月,妳在開玩笑?

誰料桃井的反應極大,想也不想就往一旁的腳給踩下去:臭阿大!你才在開玩笑呢!我很認真地說的啊!都是你的錯!這次是今吉前輩和諏佐前輩高三生涯最後的比賽了啊,第一圈就輸了耶!

痛!五月,我只不是說說而已啊,妳幹嘛這樣?躲避不及,青峰只得認命地被青梅竹馬踩了一腳,然後隔了一些距離:所以今天開始桐皇的隊長換人當了?

點點頭,桃井撥了撥頭髮:嗯,現在是若松前輩擔任!阿大,你剛剛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的呀!我不是說過了嗎?

唔……大概有吧。所以過後腹黑眼鏡還會不會打籃球?敷衍地回答道,青峰又持續地追問著他想知道的事情。畢竟他身邊的這女孩外貌看起來柔弱,實際上腦袋可是頂好的。

不知道耶,不過以現在的情況……應該是不打算再打了吧。今吉前輩下決定的時候都有自己的看法呢。不過,話又說回來,阿大,你怎麼突然那麼關心今吉前輩的事情?我以為你很討厭他?抱緊包包,桃井昂首睨了青峰一眼,眼中滿是探究的好奇心。

要妳管啊!到妳家了,快滾進去吧!顧左右而言他的,青峰粗魯地推了桃井的肩膀一把,指指她的家門,然後站在門外待桃井拿出鎖匙、解鎖進門,這才多行數步,走回自己就在附近的家。

說會繼續打籃球,結果,只是謊言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