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24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不是佔有,才是擁有(上)


 

哲。到你洗澡了。青峰從浴室裡步出,肩上掛著一條毛巾,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哈啊,累死了。邊說著,邊踢開拖鞋,大張著手撲向床。

青峰君,請不要隨隨便便就躺在床上,你還沒把頭髮擦乾。波瀾不驚的表情,黑子淡淡地看著與自己被分到同一間寢室的青峰,旋即上前推推他一把:青峰君,起來,別賴床,你的練習沒很累而已。

啊——哲,別這麼嚴肅嘛,難得出一趟遠門,來到輕井澤耶!最近天氣熱死了,讓頭髮濕一點沒關係啊!這樣就會感覺涼涼的。依然賴在床上,青峰側過臉笑嘻嘻地對黑子道。

黑子深深地嘆了口氣:青峰君,你果然不曾有過常識。青峰君被稱為籃球白癡還真的是實至名歸啊……

喂,哲,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也太不給面子了吧!被刺了一下就下意識地跳起來的青峰哇啦哇啦地叫起來:別人這麼說也就算了,怎麼連哲你也這麼說我啊!

青峰君難道不知道,不將頭髮吹乾很容易得偏頭痛嗎?痛風、偏頭痛,都是不好治療的病吧?雖然不會影響太多,但是身為運動員就應該好好照顧自己才對。看著青峰依然微濕的頭髮,黑子打量了房間周圍,轉入浴室裡找出吹風筒,再拿到床邊對上插座、通電:既然如此,還是我來幫忙青峰君吧。桃井同學果然沒說錯呢,青峰君腦子裡除了籃球什麼也不認識。

哲!別五月說什麼你就相信什麼啊!青峰叫囂著的舉動卻因為黑子突然趨前拉起他而倏然中止。青峰很是配合地坐起來,黑子則看著就算坐著也比自己高了一些的青峰,想了好一會兒,吩咐道:青峰君,我看還是麻煩你反方向躺下來吧。

黑子的吩咐讓青峰一愣,只能呆呆地看著他:反方向?哲,你是想讓我怎麼樣?

聞言,黑子又重重地嘆息——青峰不免懷疑他是故意的。拍拍床尾,再指指床頭:麻煩青峰君趴在床尾,我才比較方便幫你吹頭髮。

青峰這才恍然大悟:喔喔,哲是想要坐下來對吧?話還沒說完,他便跳下床,到房間的一角扛起椅子放到床邊,再乖乖地按照黑子的指示趴臥著,滿臉期待:哲,快點做吧。

沉默了一陣,黑子才坐下來,拿起吹風筒和梳子:青峰君,請你以後不要再說那麼曖昧的話。現在,請你不要亂動。

打開吹風筒後,呼呼的風聲響起,青峰瞇起眼,享受起黑子輕柔而細心的對待。黑子只是淡淡的沒有表情,一手梳著髮,另一手則以吹風筒吹著,兩手互相配合,不過一會兒的時間,便關上吹風筒,拔出插頭來。

動作的靜止讓青峰猛地抬頭,半是失望半是惋惜地嘆:哎呀,怎麼這麼快呢……哲,下次慢點好不好?

黑子搖搖頭,捲起吹風筒的電線:青峰君,我希望你能夠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太依賴我。有時候我也會遇上忙碌的事情啊。那麼,我先去洗澡了。

哲,別這樣嘛,讓我再享受多一會兒也不行嗎?像是撒嬌般說著,青峰拉過黑子的手,搖了搖幾下。

想當然爾,青峰得到的是黑子堅定的拒絕:不,青峰君,下次你還是自己服務吧。籃球白癡也應該使大家跌破眼鏡、大吃一驚才對,否則我真的會對青峰君很失望呢。語畢,黑子便淡定地走入浴室,鎖好門,確保色欲熏心的青峰不會突然闖入門來。

將自己泡在溫暖的浴缸裡,黑子閉上眼開始回想這一切。他們從認識到交往,也不到半年的時間吧。交往至今,倒是快半年了。他和青峰先是在體育館裡認識,爾後,被赤司發掘才能、成為青峰的搭檔。接著,在他們共同搭檔的第一次球賽獲勝後,被青峰告白。

其實黑子不明白。就如青峰說的,他和青峰在籃球之外的地方沒有絲毫共同點,更沒有絲毫默契,青峰怎麼會喜歡上他這樣奇怪的人呢?

噢,是的,奇怪的人。

黑子一向認為自己的與眾不同之處在於特別怪。比如說,沒有太多存在感;比如說,完全不適合打籃球的瘦小身子;比如說,不像青少年的胃口。

所以,青峰君這樣的人,到底為什麼會喜歡我呢?喃喃自語的,黑子閉氣,沉入水中,試驗自己在水裡的耐久能力。好一會兒,他才從水中冒出來,拼命喘息。

黑子暗忖,或許他永遠都不會明白青峰在想什麼。但那又何妨?有些時候,沒辦法理解的,就讓它隨風而逝吧。他只要知道,在這一刻、在未來,他想和青峰一起攜手度過,那就足夠了。

青峰君。從浴室裡出來、穿戴整齊的黑子直直走向躺臥在床上看小麻衣寫真集的青峰,在青峰反應過來之後,親昵地偎在他身旁:其實,我不瞭解你。

等等啊,哲!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想和我分手嗎?此話一出,青峰便嚇得丟開寫真集,滿臉驚恐地瞪著表情依舊淡漠的黑子:喂喂,你不是認真的吧?哲,我先和你說明,我是絕對不會同意的!你也別想因為你有辦法隱身就當做我會看不見你!到死我也會把你找出來!

明明自己什麼都還沒說,青峰卻因為誤解而巴拉巴拉地說了一堆話,讓黑子有些哭笑不得。但,心中確實是暖暖的。唇角微微上揚,黑子無奈地搖搖頭,然後,輕輕地把頭靠在青峰手臂上:雖然青峰君是籃球白癡,但是,我還是很喜歡青峰君的傻。

也許他們沒辦法一直遵守承諾。

青峰君,我什麼都還沒說,話都讓你說去了呢。嘴角更是上揚,黑子探手,摸摸青峰即使被他梳過一遍也依然毛躁的頭髮:青峰君,請你聽我說,好嗎?

噢。赧然地別過頭,青峰乖乖地讓黑子依偎著:那麼你說吧。

慢慢地說著,黑子不忘斟酌用詞:雖然不瞭解青峰君,但是也沒關係的。有一種關係叫做互補,我想,我和青峰君就是這樣的吧。頓了頓,感覺到青峰拿出另一邊的手罩了罩自己的頭,黑子又繼續道:所以,就算在籃球之外的地方和青峰君完全不能配合也沒關係的。只要我和青峰君可以互相包容,那樣,就足夠了吧?

哲,你想太多了啦。揉揉黑子的頭髮,青峰咧開嘴笑著摟過他的肩膀:我不管以後怎麼樣,反正,現在我最喜歡的人是哲,最重視的人是哲,這樣就夠了嘛。以後的事情,也有以後的我們來煩惱,所以現在也沒必要擔心那麼多。

黑子只是莞爾一笑:聽這番話,青峰君果然還是籃球白癡啊。不過,這樣的青峰君讓我喜歡就好了,其他人是不會明白青峰君的好的。

這是當然的啊,哲,我只對你好。毫不羞恥地說,青峰又摟緊了黑子,笑得異常滿足:啊,赤司辦這次的避暑合宿也實在太體貼人了,總算有個機會可以和哲你同床共枕了!

話語方落下,黑子便給了青峰一拐,不理會他痛得哀叫的反應,逕自走到另一張床上去:青峰君,請你不要在半夜的時候偷襲,否則我會考慮拜託赤司君讓我換房間。

哲!聞言,青峰只能慘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