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二、失落無由(二)

距離那日與今吉一同到桐皇上課後,至今約有一週。打從目送今吉回到宿舍之後,青峰再也沒看見他的蹤影。

球場上沒有,跑道上沒有,食堂沒有,天臺沒有。

明明以前是非常常見的身影,卻在莫名在乎地留意起來之後,才發現,這個人怎麼像是失蹤一樣了呢?在他還沒有留心的時候,只覺得,他無處不在,走到哪都會遇見他;留心以後,卻有了極大的反差。

無論如何,青峰都沒有真正而仔細地去尋過今吉。他僅僅認為沒見到今吉有些不自在,但也沒有更多了。就只是,不自然而已。

對,不自然而已。青峰一再篤定地對自己這麼說,趴在桌上繼續睡覺。

「阿大!今天有練習賽,記得出席喔!」桃井走近,搖了搖青峰的肩膀:「阿大,別再睡覺了,聽見我說的話了沒有啊?記得不准缺席喔,要不然若松前輩又會很生氣的!」

「夠了五月,讓我睡覺。」打了一個長長的呵欠,青峰甩甩手:「我記得的話會過去的。」

「什麼呀!如果阿大想要麻煩到今吉前輩的話,那就儘管缺席吧!」青峰的回答讓桃井皺起眉頭,雙手叉腰地威脅著:「阿大也不想見到今吉前輩又來找你吧!」

今吉嗎?青峰抬頭瞄了桃井一眼,面無表情地回了她一句:「隨便,我無所謂。」

「阿、大!」像是沒料到青峰會這麼回答她,桃井瞪大眼,不可思議地念著:「你是認真的嗎?那我等會兒通知今吉前輩了喔!」

這回,青峰頭也沒抬,只是對她揮了揮手,繼續補眠去。

讓五月通知那傢伙也好,反正他很久沒看見那傢伙的簡訊了,有點想念。這麼說起來,到底是為什麼,這幾天沒看見那傢伙的心情有些不太穩定呢?趴躺在桌面上,青峰想睡卻又睡不太著,便開始思考起問題來。

對他來說,偶爾動一動腦是近似於奇跡的事情,但也只有在著實沒辦法之下才會勉為其難地想一想——他也不可能和任何人談這樣的問題,畢竟所有人知道了之後的反應應該多半都是「咦?青峰你也有煩惱啊?」這樣的感覺吧。

不過說起和人談論的話……或許有一個人可以。

慢半拍想起有個談心好對象的青峰猛地睜開眼,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發了一封簡訊。不一會兒,手機傳來「嘀嘀」的聲音,對方回了他一封簡訊,他便立即打開來瞧,臉上頓時漾開笑容地半抱怨著:「嘖,五月剛剛幹嘛不說,原來練習賽是和哲他們打啊,那我一定去啊!」就算當作報復,和誠凜打練習賽也是蠻愉快的事情吧。

時間就在青峰的期待之下一點點地溜著,等得非常不耐煩的青峰看著分針的行走,終於嘆了口氣,匆匆地拿著東西奔向體育館換隊服去了。

或許有一點是沒說錯的。只要碰到籃球,青峰就會把之前的煩惱都忘卻,唯一需要的便是在球場上馳騁,並且戰勝比賽的對手。

練習賽的結果不出意料,桐皇贏了。和青峰擊了掌,火神對他笑了笑:「青峰,你又變得更強了啊。」

「哼,那是當然。你想要每次都打敗我,還早得很!」青峰一貫囂張臭屁地揚了揚下巴:「能贏過我的,只有我自己!」

「青峰君,以我的淺見,我還是認為在學業上所有人都可以贏過你,包括火神君。」拿著一塊毛巾擦汗的黑子看了青峰一眼,淡淡地出言:「那麼,早上的簡訊是表示,青峰君有事想和我聊,是嗎?」

「對啊,哲,你等等我,我先去換件衣服。」忙不迭地點頭,青峰匆匆忙忙地走向更衣室。若不是黑子主動提及此事,青峰都快忘了盤踞在腦海中好一段時間的煩惱了。

聽聞黑子說起青峰想與他聊天,火神好奇地看了離開的青峰一眼:「黑子,青峰那傢伙和你有什麼好聊的啊?」

「唔……大概是《少年維特的煩惱》吧?」擦乾汗水,黑子想了想,臉上浮現淺淺的笑容:「我也有點好奇呢。青峰君會煩惱的事情,感覺會很特別。」

猛然一顫,火神默默閉上嘴,心中暗自祝福青峰好運。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有種感覺,黑子臉上的笑容有些不懷好意。應該,不是錯覺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