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39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楔子(降赤本試閱/降旗生賀)

寫在文前:

√捏他有

√CP為降赤,不喜勿入


楔子


——有些事情,終其本質,不過是一場虛幻的夢。

 

夏天,陽光普照,日本的溫度卻是涼爽不灼人的。東京位於關東一帶,比起北海道的寒冷還有些差距。

 

「呼……征,這裡!」略微的氣喘在步伐頓住之後響起,褐髮的少年對著倚靠在樹下的紅髮少年揮了揮手,臉上綻放一個燦爛得足以媲美陽光的笑容。

 

怎麼遲到了。紅髮少年在對方呼喚的那一刹那便將頭轉過來瞧他,異色雙瞳裡浮現一股極淺的暖意:走吧。

 

抱歉,路上交通有點阻塞,所以才遲到了!又喘了口氣,他搔搔頭,笑了起來:征應該沒等很久吧?

 

嗯,還好。他淡漠而隨性地點點頭,兩手塞在牛仔褲的兩邊褲袋,率先邁開腳步,朝褐髮少年走去、再越過他:走吧。

 

征想去哪?褐髮少年亦步亦趨地跟在他身邊,笑容未曾改變,依舊如陽:難得你來東京,我們應該去做什麼呢?

 

聞言,他瞥了身側的人一眼,無奈地搖搖頭:「光樹,不是說好了,要先去吃午餐嗎?我對東京不陌生,沒必要逛。」

 

啊,也是啦。並肩行走著,對方搔搔頭傻笑了下,然後悄悄地探手,挽住他的肩膀:征,我們以後也會這樣吧?假日或週末的時候,其中一個人到對方所在的地方,然後吃頓飯、聊點近況,再各自過各自的生活。像是情人,卻又不互相干涉對方的生活。

 

他淡淡地揚起唇笑了下,頭輕輕靠在對方的肩窩上:「光樹,你不是說過,你會永遠當我的港灣?」

 

對啊,征如果累了,可以儘管回頭找我,我都會在。褐髮少年擁緊他的肩膀,完全不在意街上路人的目光,只是笑得燦爛:雖然曾經擔心追不上征的腳步,但是,再驕傲的人,也需要一個港灣停留的吧。那我就不會去追征的腳步,只是在後頭等征就好!

 

他合上那雙令眾多人恐懼的異色瞳眸,舒適地蹭了一下:「我知道。光樹,有你真好。」

 

兩個少年就這麼站在街道上相擁著,伴隨陽光以及微風吹拂。

 

就在此刻,異變突生。

 

鐺、鐺……街道上不遠處有一棟鐘樓,甚少奏起聲響,卻在這時候響起。牢牢扣在耳畔的鐘聲彷彿噩夢,延綿不斷。

 

本就沒有交握的雙手隨著鐘聲漸行漸遠。褐髮少年只覺得方才擁住的人越發遙遠,在鐘聲敲響下,身影越來越小,直至看不見。他只能困惑地看著雙手。仍舊殘存溫度的雙手,手中卻沒有另一雙手,徒留獨自一人的孤單。

 

也許,有些事情,庸庸碌碌地走過之後,才發覺那不過就是一場似真還假的夢。

 

征……?褐髮少年喃喃地念著他先前還在叨念的名字,然後,開始困惑、迷茫。征,是誰?是他認識的人嗎?

 

時間的軌跡重新開始。

 

這時候,他或他或他們,只是剛就讀高中一年級的新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