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籃同人》情人結(降赤)/光棍節賀文

寫在文前:

√砂糖嚴重

√光棍节贺文

√CP降赤

√捏他嚴重


 

這天是所謂的單身情人節。一如往常,降旗光樹在清晨醒了過來以後便開啟手機,在確定當下的日子後笑得瞇起了眼睛。十一月十一日,距離他剛過的生日不過數日。但這日子為什麼重要呢?

 

周日十點,東京車站。遲到就宰了你。寄件人上署名

 

喜滋滋地翻開手機裡的簡訊,降旗看看時間還早,就躺在被窩裡,翻起他與對方一來一往的簡訊來。

 

儘管這是個流行觸屏手機的時代,降旗的手機依然只是個普通的按鍵手機,看起簡訊來有些麻煩。但他沒捨得刪了與對方的對話,只是困擾地想了很久,決定一字一句地抄寫下他們的對話——哪怕這行為蠢得要命。

 

征是降旗的情人。對,沒錯,就是情人,正在熱戀中的情人。征全名赤司征十郎,是為洛山高校的隊長,同時也是聞名籃球高校界的「奇跡世代」的隊長。

 

降旗究竟是怎麼與赤司成為戀人的,這已經不重要。對降旗來說,赤司就是他現在生活的重心。當然他不至於是那種只重視愛情、罔顧其餘的人,但就心中的天平來說,赤司的比重遠遠較其他事情重要。

 

再看看時間,重溫與赤司的訊息也讓降旗獲得滿足了,旋即起身穿好與赤司約好的同款衣服——他們約定過,無論是在東京或是京都,只要是出門約會就要穿同樣的情侶裝。提出這個要求的是降旗,他總認為這樣才能顯現出他們倆是真的在一起了。至於赤司,也就可有可無地答應了。

 

征!提早來到約好的地點等待著的降旗沒有等候太久便看見對方身著與自己同樣的衣服、脖子上圍著同色的圍巾踏出月臺,左顧右盼地尋找著他。看見降旗,赤司的臉上並沒有太多表情,只是點點頭朝他走來:光樹,等很久了?

 

沒有啊,等征的話,等多久都是一樣的。如果是征的話。彼時已經是高三生的降旗身高拉拔得挺快,早已較赤司高上約莫半顆頭。他就這麼站在赤司面前,給他圍好圍巾,然後在額角上輕輕地吻了一記:征今天想去哪裡嗎?

 

都可以。光樹,下個月洛山和誠凜要來一場友誼賽嗎?隨口應了聲,赤司仰頭盯著降旗,異色雙瞳裡只有他的身影:再過不久我們就要考試了,如果不找點機會碰面,或許下次見面就要等上半年了。

 

嗯,那就來比賽吧。」以誠凜隊長的身份同意這項提議,降旗露出淺淺的笑容:征,我不在意等待的。只要是等你,多久都不是問題。啊、還有!頓一頓,降旗走到赤司身旁與他並肩而行:征,我上次的考試成績還不錯,和你進同一所大學應該不是問題!

 

啊。赤司點點頭,沒有太多的表示。

 

降旗也沒有在意他的舉動,只是探手,握住赤司在身側的手,緊緊地扣住:「征,我們會一直走下去的,所以放心吧。」

 

降旗畢竟不是個容易放棄的人。他只是容易滿足,但不容易放棄。

 

還有,情人節快樂。我們又在一起度過了一次情人節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