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39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吾命同人》告白(雷格)

璨金長髮、碧藍眼眸,以及溫暖的笑容,這就是大眾對聖殿太陽騎士普遍的印象。除此之外,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有太陽騎士總是文縐縐的言辭,但配上他優雅的舉動與溫暖的笑靨看起來倒也是賞心悅目。

格里西亞·太陽,第三十八代太陽騎士。

就外人看來,他是史上最完美的太陽騎士,更因此受到其駐地、葉芽城的民眾崇拜、信服。

然而人無完人,哪怕是格里西亞,在眾夥伴面前偶爾會顯露出真面目。

此刻,正逢聖殿十二聖騎士的慶功宴。不外乎又是距離退休年限越來越近,且能力擁有更大長進,得以順利解決發生在葉芽城的事情,維持葉芽城的治安這類年度慶典。

在以前是沒有的,但當格里西亞自認成為魔王、被夥伴們束縛在葉芽城不得隨意離開以後,便決定找個機會瘋狂休息一番——何況他們除了功勞之外還有苦勞,怎樣也該好好犒勞自己。

古人有雲:「三十而立。」

年近三十的格里西亞·太陽,已經立業,卻未成家。當然,這在十二聖騎士中算是蠻不正常的情況,畢竟大部分的聖騎士長都有了伴,有者甚至有了孩子。

在十二人當中,獨身的人也僅有那幾個。格里西亞、雷瑟,以及羅蘭。但羅蘭的情況與他們不同,畢竟羅蘭的身份特殊,又不能隨意告知人,所以單身也在所難免。至於格里西亞與雷瑟在這兩個人……看在他們的同伴眼中,可是有貓膩啊。

審判那傢伙又寵太陽了!

太陽今天會這樣搞不好根本就是被審判寵出來的吧!

就是,真是搞不清楚他們倆到底是不是有關係,明明看起來感情挺好的,怎麼還是那麼生疏有禮啊?

偶爾,其他聖騎士長在會議室中等候那兩個還未抵達的頭頭時會低聲地議論著,但沒有人膽敢去追問這兩個人的關係。可是,就算他們倆在一塊兒,也沒有人反對——畢竟從外貌上看,格里西亞還蠻像女性,所以他們倆站在一起是挺賞心悅目的事情。

此刻,仍在慶功宴上。

喂,雷瑟,你喝多了?有點憂心地按著雷瑟·審判的肩膀,格里西亞手中拿著酒杯,關懷地問了一句。

雷瑟沒有回答,只是扶著額頭,臉色不太好看,並且少有地開口要求幫忙:「格里西亞,你能扶我回房嗎?」

事到如今,格里西亞也沒辦法棄之不顧。看看周圍的夥伴根本像是玩瘋了,他喚來羅蘭,吩咐他盯著眾人之後,便扶起雷瑟往他的寢室而去。

兩人身影消失在門扉後,一道聲音響起。

我賭太陽會告白。暴風如此說,臉上是勝券在握的模樣。

我賭審判會先告白。與他意見相反的是大地,只見他惡狠狠地瞪了暴風一眼:賭多少?

這種事情,不好拿來賭錢吧。讓格里西亞知道的話……見此,羅蘭立刻阻止躍躍欲試的眾人,而想到格里西亞知曉後的反應,眾人也只好摸摸鼻子就此算了。

「大地,難得有一次我會和你意見相同。」刃金喝光杯中的酒,對大地豎起大拇指:為了把審判那傢伙灌醉,哪怕就一點點醉意,他以拇指及食指比出一個小小的距離:只要審判覺得不太舒服、想回房休息,太陽就會義不容辭地送他回去的!

他們早就認為格里西亞和雷瑟這兩人是非常在乎彼此的——嚴格來說,拿工作、公事來搪塞還是沒辦法遮掩他們倆之間的情愫——只是他們從來不肯說出口。兩個人不急,周邊的人都快急死了,再不把他們送作堆還真不知道要拖到哪年哪月那日才會在一起。

另一頭,格里西亞小心翼翼地扶著步伐略有不穩的雷瑟走在走廊間,不忘慶倖時間已入夜,走道上沒有人在走動,他也用不著維持太陽騎士的面貌。

好不容易把雷瑟送回房間、躺上床,格里西亞先到對方的浴室裡找出毛巾弄濕後給他擦了擦臉,大致清潔以後才坐到床邊,深深地凝視著雷瑟的睡顏。

呐,雷瑟……格里西亞輕聲地舉起手,指尖順著繪出雷瑟的輪廓:我……很喜歡你呢。

低聲的呢喃恍如夢囈,讓人聽得並不真切。

然後,格里西亞只是俯首,輕輕地在雷瑟唇上落下一個吻,卻不料後腦勺突然被一隻手大力地壓制住,淺吻也在對方的掠奪下轉變為深深的激吻——

一吻終了。

當雷瑟的手放開格里西亞時,格里西亞那因為欠缺訓練的身軀不停地喘息著,胸膛起伏不停,臉上也微微帶著紅暈,藍瞳更是泛起隱隱的淚光。

而雷瑟依然維持著躺臥在枕上的姿勢,淡淡地凝視著格里西亞,許久許久。最後,唇角勾起笑意,是專屬於格里西亞的笑容:「格里西亞,我們在一起吧。」

像是有些怔然的,格里西亞慢慢地撫上雷瑟的容顏。眼睛、鼻子、唇。

呐雷瑟,不要和我開玩笑啊……他頓了頓,哀傷地笑了起來:我不想要你因為憐憫而和我在一起,那不是我要的。

未等雷瑟反駁,格里西亞伸出食指抵在雷瑟唇前:「噓,聽我說。」

認識你的時候只是覺得,有一個人可以幫我翻牆買藍莓派、幫我做我做不到的事情,當我的跑腿,感覺很奇妙。正式接任太陽騎士後,就覺得,雷瑟那傢伙根本就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啊!,說煩又不是煩,只是為這樣的默契而煩惱了一陣子後,又覺得開心了。格里西亞的眼神不知望向何方,深邃卻空洞:然後啊,你死掉的時候,我發誓一定會救你回來,因為你是我的夥伴是我的兄弟啊,我們十二聖騎士怎麼可以少掉一個人呢?

還沒等格里西亞接下去說,雷瑟便一把扯住格里西亞的衣領,把人拉下去再次吮吻起來,手也不知不覺地拉開對方的騎士服,探入裡頭細細地探索著。

格里西亞反應不及,只是悶哼著發出低吟,像是哭泣又像是愉悅。

吻夠以後,雷瑟放開格里西亞的唇,抵在他面前低聲地道:「格里西亞,今後的路有我陪你走。」再來,更壓低聲量,輕聲地說了幾個字。

格里西亞的眼中緩緩掉下淚。

 

笨蛋,我愛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