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籃同人》降赤日什麼的(降赤)/降赤日賀文

那個……征。當電話接通的時候,赤司只聽見電話另一頭撥電給他的戀人吞吞吐吐的,讓他那雙甚具威迫感的異瞳微微瞇起,口氣也不耐煩起來:說!」

啊,那個,就是,今天這個日子……是我們的日子吧?降赤日什麽的……啊,果然不應該隨便打電話給征說這種事情對嗎……抱歉啦征我還是掛掉比較好吧!」被赤司狠狠的聲音嚇了一跳,但也有些習以為常的降旗傻笑了一下,慣性地摸起後腦勺來。

聽見降旗的話後,赤司的動作頓了頓,眼光潛意識地移向眼前的桌歷,十二月四日。如果是以他們的球衣背號來說的話,確實是如此啊,降赤日——雖然赤司不太願意承認自己是下面那個,不過既然是事實也就算了。

敢掛我的電話就讓你死。」威脅的話語輕易地說出口,赤司卻沒有覺得任何不妥,只是一貫平淡地問著對方:你們今天沒有練習?」

呃,征說話還是一樣啊哈哈……練習的話,監督說今天放我一天假,讓我去找你慶祝什麽的……不過我也因此向學校請假一天了呢!黑子說像這樣的日子應該和征你一起度過,呃 所以……」

清楚東京和京都的距離並不是普通遙遠,赤司微微皺眉:這種時候?」看看時間也不早了,若非降旗恰好在洛山籃球部開始訓練前打電話來,赤司也不會特別去接電話。

知道赤司所指的是什麽,降旗只是苦哈哈地笑了一下:嗯,所以我一大早就從東京趕來了喔!而且……也真的很久沒有看見征了,很想你。」

後面的話隨著說話那個人臉上泛開的微紅而漸漸無聲,赤司可以想象到對方這時候的表情與傻笑,眼中銳意微退,表情也溫和許多:現在在車站?」

一邊問,赤司不忘一邊對其他幾個主要球員點頭示意吩咐他們自行練習,便拿起自己的東西,先行離開體育館。

呃,啊哈哈哈……我在洛山了。畢竟雖然想見征也不太應該打擾征練習吧,總覺得這樣征會很困擾吧。」又是赤司所熟悉的傻笑,降旗摸了摸頭,站在洛山高校的大門外,正準備踏入裡頭

光樹。」還沒走入洛山,溫潤的聲音便同時從面前及耳畔傳來。

欸,征!籃球部沒有練習嗎?」見到赤司,降旗驚訝地放下手機掛斷電話,忍不住探手撫上赤司的面頰:征這樣穿,冷嗎?」

些微的凍寒讓降旗微微皺了皺眉頭,直接把赤司隨意套上的外套扣得緊緊的,雙手則把赤司的兩手包起來,企圖帶給赤司些許熱度:征要好好照顧自己,別讓我擔心啊。」

光樹,我也想你了。」赤司沒有掙扎也沒有逃避,只是以那雙瞳眸溫柔地凝視降旗。

 

我知道,征,我都知道。」放開赤司恢復溫度的手,降旗輕輕地吻了吻他的嘴角:征,我們的節日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