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39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特傳同人》腹黑坏水(夏碎)

藥師寺夏碎,Atlantis學院高中部二年級、紫袍。紫袍一向被譽為「黑水滿肚」的人,或許其最大原因要數夏碎的存在。

身為冰與炎的殿下的搭檔,藥師寺夏碎的能力自然是受其認同的。然而,再怎麼多曆練都好,夏碎依然是個少年,十九歲的少年。

一個孩子,哪怕已經長大,最眷戀的還是母親的懷抱。何況,夏碎的母親很早便離世了,早早喪母固然使他堅強,卻也更為依戀家人。

「夏碎哥。」低低柔柔的呼喚,是夏碎的弟弟,雪野千冬歲。

彼時夏碎正因為前些日子出的任務受了傷,並因而臥病在塌——而夏碎其實是不願意如此示弱的,但在醫療班的人威脅與壓迫之下還是得認命地接受這個處置辦法。

抬起頭,夏碎看著自己的弟弟,溫柔地笑了笑:「怎麼了,千冬歲?」

他是不會承認自己最近這段日子見了千冬歲帶來的各種藥品與補品而慶倖自己當初不願意回雪野家的決定是正確的。

當然,夏碎也不會承認,最近他非常想要躲避千冬歲,無奈身為情報班的紅袍,千冬歲的能力也是不可忽視的。

「哥,這是給你喝的,記得趁熱喝。」果不其然,千冬歲又拎著一個裝滿各式補品的籃子過來醫療班探病了。

夏碎的臉上表情並未有所改變,只是一如既往地笑了笑:「嗯,謝謝你,不過,下次不需要再帶來了。」

「不行!」聽見夏碎的要求千冬歲反應極大地搖頭:「哥,這些補品是為你好,而且你也是雪野家的人,所以這也是我們應該做的!」

聞言夏碎突然萌生起把自己埋進書本裡的想法。

頓了頓,夏碎收斂起臉上的笑容,幽幽地嘆了口氣:「千冬歲,難道你一直因為母親的事情而覺得雪野家對不起我嗎?」

「呃、哥,我沒這——」

「難道我們不是兄弟嗎?兄弟的話,有些事情過去了就該過去了啊。」夏碎微微顰眉,有些哀傷地看著千冬歲。

「哥,我沒這意思——」千冬歲急急忙忙地正想辯駁,夏碎又是一聲嘆息:「老是準備補品給我,我是不是該把這個舉動想成你的愧疚之心呢?」

「哥!」

夏碎沒有理會千冬歲,只是苦澀地抿起唇角:「千冬歲,我們……是兄弟吧?」

「當然!夏碎哥無論如何都是我的兄長!」聽見夏碎的問題,千冬歲毫不猶豫地回答。

像是有著無限的哀愁,夏碎又看了擺放在床腳那處的籃子一眼,閉了閉眼:「既然是兄弟,千冬歲,那些補品就拿回去吧。」

「可是哥——這、這些是給你——」

夏碎把膝上的書本放在一旁的桌上,調整好枕頭便躺了下去:「嗯,千冬歲,我累了,讓我休息一下吧。下次……別再帶補品來了。」

咬咬唇,千冬歲終究是允了夏碎的要求:「嗯……好。那、夏碎哥,好好睡,好夢。」

說著,千冬歲提起剛帶來的籃子,按下燈源、關好房門後,便放輕腳步離開了。

夏碎則揚起如同昔日的溫柔笑意,閉上眼養神起來。

不過,這種事情,果然也只有冰炎不會相信啊。他想,如同褚所說的,冰炎就是個想幹什麼就會幹什麼的人,絕對不會理會其他人的想法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