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24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清晨,他悠悠轉醒。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睡得極沉的容顏,長得並不十分突出,但溫和的氣質讓人不禁忽視了他其餘的缺點。

凝視著安穩地在他面前睡著的青年,他伸出手,輕柔地摩挲著青年的頭髮。唇角也隨著揚起溫柔的笑意,小心地把對方的頭摟入自己的懷中,無聲地笑了。

曾幾何時他以為自己根本不會擁有這樣的幸福。被長老們壓迫著去學習知識、潛入夜止成為間諜、拋下自己的弟弟……那時候,他失去了親情,不曾擁有友情,更談何愛情。

但是,如今,那些苦楚已經過去。

因為一次意外,他誤闖這個世界,隻身來到陌生的所在,認識了懷中的這個人,他生命裡最重要的存在。

想到那些過往,他不禁微笑。

該過去的終究會過去,現在的他已經學會何謂知足。知足常樂,果然是生命的真諦。

「唔……晚安。」懷中的青年動了動,睜開眼睛,看見他的笑容時愣了下,才傻傻地道安。

「范統,早安。」他笑得更歡愉,動作輕柔地揉揉對方的髮,才放開對方,坐起身來、穿上拖鞋,下床:「該起來了,要去開店囉。」

「哈——」打了個呵欠,青年眨去眼中因為呵欠而泛起的淚珠,窩在床上伸了個懶腰,慢吞吞地隨著他走入浴室、拉上門。

還沒等到青年真正地清醒過來,他便把對方拉進自己的懷中,一手扣住腰、一手按住後腦勺,輕輕地吻住他的唇。兩唇溫柔地廝磨著,彼此依偎。

不過一會兒的時間,他們分開來,而個頭較他矮上少許的青年頰上也漫上了淡淡的紅。他笑著,問:清醒了嗎?

得到青年迫不及待的點頭,他笑開懷:「那麼,范統,今天也請多多指教囉。」

青年沒有回答。他只是佯怒地瞪了他一眼、別過頭,拿起洗手盆上放著的牙刷洗刷起來。邊打理著自己,青年邊咕噥了一兩句「明明已經刷了牙」、「大半夜的就來偷襲鬼」,就是不轉頭瞧他。

他也沒有阻攔對方的碎碎念,僅僅笑著站在青年身邊一同整理起自己的儀容來。

他所要求的幸福非常簡單,只要每天醒過來可以看見對方的容顏、可以與對方短短的對話,這便足夠。也許平凡不適合他這樣的人,但他所欲求的,也不過是平凡的幸福。簡單、平凡,那就足夠了。

洗刷完畢以後,他們步出浴室,他拿起前一夜準備好的服裝給青年套上,為對方整理好衣服皺褶之後,才給他戴上藍色的頭巾。

在這個生活步伐迅速的年代,青年是少數還會身著漢服的人。除了個人的喜好之外,這也是因為青年的工作需要——他是一個著名的年輕算命師。

那麼,范統,我先去準備早餐了。你好了之後再下來吧。給青年打理好,他笑著親吻了對方的臉頰,轉身走出房間。臉上,依然是溫柔的笑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