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在范統的幫助下,修葉蘭辦好了身份證,再也不用頂著一個無身份遊民的名義過活。

「修葉蘭,你沒有工作喔,所以我要不要也來學校工作?」因為向學校請了一天事假,范統身上穿的是偏休閒的襯衫與外套,下身則配搭一件牛仔褲。儘管如此,范統的髮色還是黑色的。

「嗯?」修葉蘭困惑地自行翻譯著范統的話,不太確定地試問:「你是說,你有上課,問我要不要一起去學校上課嗎?」得到范統肯定的點頭,修葉蘭不禁失笑:「范統,你不是說你快畢業了嗎?這種時候才去上學,難道你不認為很異常?」

啊,對喔。范統這才想起確實是他唐突了。撓撓頭,他又看看周圍,因為是上班時間與上課時間的關係,人潮並不擁擠,也許可以帶著修葉蘭到處逛逛,順便介紹四周,好讓修葉蘭對這裡有點瞭解。

「那你們滾滾吧,你可以順便介紹這裡給我。」……是走走,不是滾滾。老實說,范統覺得他的詛咒真是個有趣的玩意——前提是,那不是施在他身上。

「好啊,那麼就麻煩你囉。」修葉蘭只是笑著,眉眼彎彎。忽然之間,范統覺得搞不好修葉蘭很適合去當平面模特兒,以他的容貌準會人氣極旺的吧?

不過,在給修葉蘭當導遊之前,范統還是先帶著對方去服裝店裡給他採購了幾件襯衫與寒衣。范統的物質欲望不高,所以閒錢其實是頗多的。

「范統,真是不好意思,我又讓你破費了啊。」雖然被當成小白臉的感覺不錯,但修葉蘭的臉皮還沒厚得連個不太熟的人的便宜都可以隨便占,只能一再重複地在口頭上道謝與道歉。

說實話,范統並不在意這點。就他看來,幫人嘛,就幫到底吧,畢竟打從一開始是他先伸出援手的,就該負責任到最後。因此,他笑了笑,不以為意地擺擺手:「啊,這是大事啦,不用謝謝。」

「呵,范統,你真是個好人。」修葉蘭一邊選著衣服,一邊笑道:「作為感謝你的回報,我也給你選幾件衣服吧?你總不能老是穿著你那幾套衣服呀。」

點點頭,范統答應了:「嗯,都不可以啦。」不過,嚴格來說,范統在工作時穿的那幾件漢服都是量身縫製的,加上布料質地極好,搞不好價格還在這些普通店面的衣服之上呢。

打量了范統幾眼,修葉蘭的手拂過衣架上掛著的衣服,最後挑了幾件偏藍色系的衣服出來,塞到范統懷中:「試試看,我覺得這些挺適合你的。」

修葉蘭覺得,范統像大海,胸襟寬廣得足以包容一切悲喜。而且,非常溫柔。沒有火焰般的熱情,卻有著宛如微風的和煦和溫和,加上大海般的包容之情,這一切特質,構成了修葉蘭眼中的范統。

被猛地塞過衣服,范統看了修葉蘭一眼,正想把其中幾件放回去時,卻因為修葉蘭臉上的微笑而默默退縮了,沉默而認命地捧著這一疊衣服往更衣間走去。跟在范統後頭,修葉蘭隨性地挑了幾件自己看得比較順眼而價格又合理的衣服,走入隔間的更衣室裡。

這幾天住在范統家,修葉蘭除了在范統工作的算命店裡走走看看之外,也在范統的指導下學著坐在電視機和電腦前隨便亂翻各種各樣的節目和頻道,其中最讓他著迷的是經濟類節目和旅遊型節目。透過經濟節目,修葉蘭也大致瞭解了這陣子的市場情況與貨幣的價值所在,因此儘量會挑些不太貴的東西,避免讓范統過於破費。

至於旅遊節目,修葉蘭想,或許他是該好好找些工作,好帶著范統一起去旅行。只是,他仍舊不明白,為什麼他未來的計畫藍圖裡會有范統的存在呢?

邊換上衣服、邊思考著,修葉蘭突然懂了。正因為,有著「喜歡」這樣的感情吧。他喜歡范統,眷戀他的溫柔。

無論從外貌或個性來看,范統都是一個不太起眼的人。他想,若他們並非在這個世界相遇,或許他是不會留意到范統的吧?畢竟,范統怎麼看,都不像是會和他有交集的人啊。

不曉得,這種「喜歡」是不是因為貪戀突如其來的溫暖。但修葉蘭很肯定自己並不是害怕寂寞和孤單的人,所以,會喜歡范統,也是因為他值得。

現在唯一的難點,大概就是不曉得范統接不接受自己的喜歡吧。

只是,現在說這個,也太早了。

「修葉蘭?」似乎是在更衣室內待太久了,久久等不到人的范統不禁喚了一聲,這才讓修葉蘭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神來,確定自己換好裝後才打開門、踏出更衣室:「怎麼了?」

「你以為我回來了。」尷尬地笑了笑,范統手中還捧著其他還沒換的衣服。

愣了一下,修葉蘭很快便反應過來:「不會,別擔心,我又沒你家鎖匙,走不掉的。」不說別的,光是他在意這個人的心情也不會容許他隨意離去。何況,修葉蘭不喜歡虧欠人情,就算對方是范統,他也覺得有些彆扭與不甘願。

「嗯,范統果然很適合藍色的衣服呢。」站在范統面前,修葉蘭隨意地打量了對方的裝扮後,頓了一會兒,才問:「其他衣服也試著穿穿看吧?如果都滿意的話就買下來吧。」雖然說,出錢的人才是大款,不過這些錢他總會還回去的。

「既然是修葉蘭選的,那應該是有答案的。」范統還真不喜歡在服裝店待太久。倒不是說他不喜歡周圍的氣氛,只是,他不習慣在外頭和人說話,也蠻抗拒和其他人相處。

「這麼相信我的眼光嗎?」修葉蘭饒有興味地挑挑眉,看了范統臉上的神色一眼後也沒逼迫他,只是笑著轉身進入更衣室了:「那我們把衣服換回來就去結賬吧。然後,我們在這附近逛逛,順便讓我見識一下這裡的有趣之處吧。」

×

基本上,范統是個不太合格的導遊。比起導遊,他果然更適合當一個算命師。

買好衣服後修葉蘭套上寒衣,手上提著他們剛買來的東西,與范統在大街上並肩走著。由於反話問題,范統的解釋有些磕磕巴巴的,修葉蘭最後也放棄一字一句去翻譯范統的話,笑著拍拍他示意他不用再多說。反正這些知識類的東西,只要能夠上網就可以查到了吧?

修葉蘭不禁對這個世界進步發達的科技產生感激之情。僅僅通過網絡,他就可以見識與學習到許多新知識,無疑的,這將有助於他更深入瞭解這個世界,並且融入范統的生活。

「嗯,家裡附近有很多便利商店呢。」修葉蘭會要求到附近逛逛、看看也是為了認識周圍的環境,因此,在散步的時候也不忘觀察四周的建築與景色,好讓自己獨自出來的時候不會遇上迷路的問題。

「不對啊。」對於住家附近林立的商店已經非常習以為常,范統也沒覺得很奇怪,只是點點頭繼續介紹下一個地點:「如果我想要聽書,可以去那邊的書店。」

「怎麼我總感覺你們這裡的便利商店好像比其他類型的店面多呢?這算不算是經濟學上說的完全競爭市場?」環視一圈,修葉蘭跟在范統身邊朝書店而去,也不忘提出自己觀察出來的心得。

聽見修葉蘭興致勃勃的提問,范統的指尖苦惱地往頭髮上爬:「呃,我懂這些啦……反正我又沒打算去當什麼科學大師。」是經濟學家,不是科學大師。范統默默在心中補充。

「范統,你這樣就不對了啊。明明你才是學生,怎麼會不知道這些知識呢?聽起來,這些只是書面上的普及知識而已呀。」修葉蘭調侃了句,看著范統有些淩亂的頭髮,一時沒忍住便伸手過去拂了拂:「你啊,明明和我同年,怎麼看起來比我還天真?」

范統只覺得冤枉。他可是實實在在的十七歲,面前這個人看起來比他成熟許多,卻老堅持說他們同年,也不知道到底誰才是吃虧的主兒。有鑒於此,他只是忿忿地瞪了修葉蘭一眼,繼續往書店的方向走去。

修葉蘭一個勁地笑著,並不在意范統的怒視,只覺得,這樣的范統也挺可愛的。糟糕,他的惡劣性子似乎不知不覺又回來了。

「哭哭哭,笑屁啊!」聽見修葉蘭的笑聲,范統像是被踩到痛腳一樣暴跳著,手指還故意順勢狠狠戳戳對方的肩膀。

「哪。」從口袋中掏出自范統家中的冰箱找到的巧克力、拆開包裝,修葉蘭把巧克力塞進范統嘴裡,令他嗆了一下卻沒再說什麼,僅是靜靜地嚼咬起巧克力來。

邊走邊咬著巧克力,很快的,他們走到書店前,步入裡頭。

書店裡播放著輕柔的音樂,氣氛靜謐和諧,是個非常適合愛書人尋寶的地方。留心觀察書店的設計與擺設,修葉蘭心下逕自評論著,眼角突然瞥見范統皺起眉捂住腹部,腳跟一旋便朝他走去:「范統,怎麼了?」

「有事。」范統搖搖頭,手還按在肚子上,卻堅稱自己沒事,令修葉蘭不禁眉頭一擰,根據對方的動作猜測道:「范統,你胃痛嗎?」

見范統訝然抬眸,修葉蘭知道他猜對了。拉過范統的手看了手錶一眼,修葉蘭輕聲責備:「范統,該用餐了就說出來,別什麼都悶在心裡不說。知道自己有胃痛的毛病就應該好好照顧自己,別折騰自己的身體,畢竟健康是你的,沒人能完全照顧好你,明白了嗎?」

聽著修葉蘭叨念的話,范統沉默著頷首,不發一言地揉了揉自己的肚子。

細心留意到范統的動作,修葉蘭擰著眉頭,一把拉著他走出書店:「我們先去吃東西,遲些再過來也沒關係。」

短短幾天的相處讓修葉蘭瞭解到范統平常不是吃外食就是吃泡麵,長期下來胃怎麼可能不搞出毛病呢?但他也著實太粗心了,竟沒發覺到范統常常會犯胃病。

「呃,有關係啦,要緊的……」被修葉蘭拉著,范統的動作有一瞬間的僵硬,半抗拒地試圖打消修葉蘭的念頭,卻沒改變他修葉蘭想法,反而更堅持地拉著他走到一間餐館裡用餐。其後,更半拖半拉地把范統帶著進入不遠處的超級市場。

想要婉拒修葉蘭的好意,修葉蘭卻像是看穿他的想法,幽幽地道:「你這種情況,根本需要好好調養才行啊。」那番話語宛如嘆息,無奈之下,范統只能被他拉著走進蔬果區,挑選起食材來。

看著修葉蘭似乎非常專業的動作,范統忍不住提醒他其實他們之中沒人會下廚,卻換來修葉蘭奇怪的一瞥:「誰說我不會下廚?要知道我以前可是獨居的呢,區區下廚這件事當然難不倒我囉。當然,既然我欠了范統你那麼多,我一定會好好地報答你的恩情的。」

不知道為什麼,當修葉蘭這麼聲稱時,范統心中突然湧現了一股不妙的預感。總覺得,他的未來好像會有點坎坷啊?

殊不知修葉蘭想的不過是希望能讓范統有正常的進餐習慣。在他看來,范統那種就算是肚子餓得要命也不想吃、不肯吃的習性無疑是懶惰的行為,會搞得現在這種地步只能說是自作孽不可活。雖然來不及阻止范統之前的習慣,但他想,他可以幫助他慢慢改變。

一個人如果不好好愛護自己,又有哪個人願意付出心血去費心思照顧他呢?而一個無法善待自己的人,又要別人如何相信他能善待其他人?

「范統,你有什麼不喜歡吃的菜嗎?」慶倖著這個世界裡的蔬菜、水果與幻世裡的差異不大,修葉蘭轉頭對著范統微笑,又拿了一把青菜放入手推車裡。

想了下,范統搖頭:「都討厭。」

母親去世前總愛變著花樣給他們一家人做出不同的美食,所以范統也真分辨不出蔬菜的味道,只知道母親的廚藝非常好,至少他還沒遇上不喜歡的口味。

「唔……這麼說的話,苦瓜也沒問題囉?」思索著范統的答案,修葉蘭抓出一根苦瓜在范統面前晃了晃,得到范統的同意之後放入購物車:「嗯,蔬菜都選好了,接下來該去買點水果。范統,你喜歡吃什麼水果嗎?」

聞言范統還是沒能答上話來。修葉蘭其實大概猜得到,從范統就算是隨便吃便當和泡麵就可以過一天的習慣來看,他真的非常好養,又不挑食。像是故意洩憤般揉亂范統的頭髮,修葉蘭笑斥了他一句:「范統,說你好養其實又很不好養耶。」

還沒等范統抗議,修葉蘭又自顧自的說下去:「你啊,看起來不挑剔,又很隨性的樣子,這樣才麻煩啊。不過,沒關係,誰叫我就是欠你人情呢。」說到後一句的時候,修葉蘭看著范統,微微笑著。

范統並不喜歡修葉蘭那時候的表情。當然,更不喜歡他老是掛在口中的「欠你人情」。但他沒說,僅是緘默地回視對方。

「家裡應該還有零食和泡麵,那就不買了,買這些蔬菜和水果就夠了。唔……不知道超級市場的肉類新不新鮮呢?」除了素食,修葉蘭也知道營養必須均衡的重要性,所以開始打起了肉食的主意。

范統依舊沒提出自己的意見,任修葉蘭採購他認為需要的食物,只有在付賬的時候掏出現金給收銀員,順便在心中暗自哀悼又花掉的錢。不過,錢於他只是身外之物,他的要求不高,何況現在他只不過是一個高中生,也不需要太擔心未來的生活。

反而是修葉蘭,看著范統有些肉痛般掏出錢付賬後,也開始正視起應該找份工作糊口這件事來。衣食住行,目前他有了足以換洗的衣服和落腳的地方,還欠缺的或許只有食物。總不能一直用范統的錢吧?他記得他好像在網絡上看過,類似這樣的人被稱為「吃軟飯」的,意思就是好吃懶做只靠別人包養的男人。

就目前的狀況來看,修葉蘭不得不承認,此刻的他是個「吃軟飯」的男人。基於個人的自尊,他當然不會讓這種情況持續下去,但首要的任務是他得更熟悉這個世界、瞭解這個世界的運作方式之後,才能融入他們的生活。

「范統,你覺得,這種時候我能找到什麼工作?」抱著一袋食材與另一袋子的衣物,修葉蘭堅持與范統並肩而行,怎麼也不願意走在他的前頭或後方。

「啊?立體模特兒吧?」是平面模特兒,立體模特兒是塑料製作的吧?范統忍不住吐槽了一下自己的反話,抬首卻見修葉蘭一臉迷惑地看著他。

然後,天降機遇。傳說中的星探找上門來,問修葉蘭,是否有意願拍攝廣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