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時光的列車總是在你不經意中悄悄駛走,就如它的羽翼在無意中翩然輕擦,帶走悲傷的歡喜的一切。

冬去春來、春去夏來,轉眼間暑假已悄然來到。

暑假的來臨,代表范統的高三生涯正式結束了,而他也自高中畢業,只等著大學入學通知書寄到手上。

夏天總是特別炎熱。

范統將風扇開得最大,身著背心短褲側臥在沙發上,邊看著電視,邊享受起冰淇淋來。

「喀。」家中鐵門被推開來、發出聲響,與此同時腳步聲緩緩響起,范統卻沒理會,繼續吃著手中捧著的冰淇淋。

直到黑影突然籠罩在身前、手上的冰淇淋被搶奪走,范統才猛然醒覺過來:「修葉蘭!」

「嘖,范統你真是越來越無情了呢,明明我那麼辛苦工作給你養家糊口,現在卻連一聲歡迎回來也不肯對我說。」搶過范統的冰淇淋,修葉蘭直接咬了一口,隨即露出滿足的模樣:「大熱天的吃雪糕果然是種享受啊。」

拜託你不要露出一副怪叔叔的模樣好嗎!范統瞪了這些日子下來越來越沒形象的修葉蘭一眼,卻沒從他手中要回自己的冰淇淋,只是坐起身,拍拍身邊空著的位子:「不辛苦了,昨天上課如何?」

繼續啃著冰淇淋坐在范統身邊,修葉蘭犯懶似的頭半靠在范統身上,間隔中還打了個呵欠:「今天也沒什麼特別的吧,反正模特兒的工作不都這樣。說起來,最近越來越多人來問我要不要去當演員拍電視劇和電影了呢,真是煩死人了。啊——還是范統最好,都不會逼我做不喜歡做的事情。」

范統白了他一眼。

與其說修葉蘭不喜歡、不樂意當演員,不如說他拒絕任何消耗他太多時間的工作。

自從修葉蘭接受了星探的邀請拍攝廣告之後,便正式加入了娛樂圈,成為一個模特兒。至少,在大部分時間,他只是一個模特兒,不是演員也不是歌手。據他說,模特兒的工作比另兩個職業的工作輕鬆許多,而他對於把自己累得像條狗沒有多少興趣。

修葉蘭沒有取藝名,他在工作上所用的名字,還是修葉蘭。

成為模特兒也快要半年了,這些日子來依靠著自己的酬勞,修葉蘭很順利地把他欠范統的錢還完了,為了避免范統拒絕他的還債,修葉蘭直接把錢都存進對方的存摺裡,而一向不太檢查自己的存摺的范統至今依然沒察覺。

當然,另一個原因也是因為修葉蘭仍舊愛把「欠你人情」這樣的話掛在嘴邊,素來神經大條的范統更不會去想太多。

范統什麼都沒說,也認為自己什麼都沒想。

有些事情不該說,有些事情不該想,有些事情不能輕率地去做。人與人之間的平衡是需要維持的,一旦平衡被破壞,只會導致兩個人的關係失衡,引起不必要的衝突與誤會。

所以,范統選擇了沉默,選擇了若無其事地維持著表面的平衡。哪怕他和修葉蘭之間的關係太親昵,哪怕他們的關係已經超出朋友的程度,他還是沒說、沒問。

「呐呐,范統,你覺得,我下次休假的時候,我們要去哪裡旅行好呢?去哪個國家比較好呢?」把錢都還給了范統以後,修葉蘭本身的存款數字也隨著工作的增加而逐日上升,久而久之,一筆出國的開銷對他而言只是小事一樁。

「啊?在國外旅行就不好了啦,出國很便宜耶。」范統皺了皺眉,只覺得修葉蘭的提議距離他太遙遠。

「怎麼會呢,反正是我出錢啊,不用擔心這點。而且國內旅行以後也會有機會的,國外的話不一定耶。」坐直身體,修葉蘭討好地對范統露出燦爛的笑容。為了說服范統一起去旅行,連自己的話說得異常矛盾,修葉蘭也毫不介意。

「什麼人啊!國內國外沒什麼一樣?如果你以後上課要進國的話還不是可以趁機去國外旅行?」與修葉蘭相處久了以後,范統已經能夠對修葉蘭的笑容免疫了,因此沒有改變自己的決定,只是又白了他一眼。

「哎呀,范統,不要這麼說嘛,如果我出國工作的話,就是和工作團隊一起了啊,又不是和你一起,一點兒也不好玩。」不知怎麼的,修葉蘭就是不願意放棄,死纏爛打地非要讓范統同意。深深地嘆了口氣,范統決定婉轉地拒絕修葉蘭的邀請:「嗯,你考慮看看再聽。」

沒想到連這也沒阻攔修葉蘭的決意:「哎,范統,不用再考慮了啦,就這麼決定吧,我等下就去訂機票和預訂客房,你說我們要去哪裡好呢?」

無可奈何之下,范統只好同意:「去哪裡不都不一樣啦,反正是和我一起啊!」話一出口,他才醒悟這話說得多麼曖昧。但話既然已經出口也沒辦法再收回,只能懊惱地暗自希望修葉蘭不會發現。

而修葉蘭呢?怎麼可能不察覺。只是他也知道范統的個性,便粉飾太平般揚起愉悅的笑容:「嘿,既然范統你沒意見,那我就擅自決定去哪裡玩囉?還是說,你有什麼特別想去的地方,比如說看看海啊,還是爬爬山之類的?」

「都不可以啦,隨便我決定就好。」范統暗自屏息等待修葉蘭的反應,確認對方似是沒發現到自己說的話之後,才無聲地鬆了口氣。

他不願意,打破現在的平衡點。

「嗯……都可以的話,那我找找看有什麼地方是可以看海又可以爬山的,我們可以順便去看日出或者日落,你說對不對?」佯裝沒有留意到范統的行為,修葉蘭依舊笑笑地看著他,得到他的贊同之後才把還沒吃完的冰淇淋塞回他的手上,起身朝自己的寢室而去。

只留下范統與自己手中快融化的冰淇淋,什麼也沒去猜想地繼續吃著冰淇淋。畢竟,不吃完它是種浪費,而這又是家中僅存的最後一支。

×

修葉蘭所說的休假日很快便來臨了。

為了配合范統工作的日子,他將出國的時間定在一般人的工作時間,即週一至週五。如他所說,他決定了一個即可以看海又能夠爬山、看日出的地方,準備好兩人出國的手續與文件後,便與范統來到機場,過了海關、順利地坐上班機。

老實說,范統並不是十分期待這次的旅行。出門之前他曾給自己占了一卦,儘管卦象是吉利的,他的心中卻有一種莫名的預感。好像,有什麼事情會在這次旅行中發生,而且,與修葉蘭有關。

有些擔心之下,范統也給修葉蘭算了一卦,但卦象同樣是吉,反倒讓他有些不解。只是不解歸不解,既然機票和酒店都已經訂好了、錢也付了,就不該浪費掉這次的機會。

飛機先在跑道上徐徐地行駛著,從一開始緩慢的速度,到後來漸漸的加速,最後,衝上半空,慢慢地飛升。范統忍不住想到,如果是小說裡的修道人飛仙,會不會也需要像這樣借力飛翔呢?

他們坐在飛機裡,緩緩升空。從對流層突破、穿透進入平流層的那一刹那,范統覺得耳膜有些不舒服,便咽了咽唾沫,讓耳朵通順些。

因為工作的關係,這已經不是修葉蘭第一次搭乘飛機。但對於未曾離開自己的家的范統而言,這不只是第一次乘搭飛機,更是他第一次遠離家鄉。所以,那種感覺總是特別奇妙。

知道范統是初次坐飛機,修葉蘭特地給他訂了靠窗的座位,自己則坐在他身邊。范統從來不認為自己有懼高症,至少他不會害怕從高樓往下望,所以也並未拒絕修葉蘭的提議。他想,或許他該感謝修葉蘭。坐在窗邊往下俯視著那些熟悉的建築漸漸變成小點、直至不見,他覺得,非常新鮮有趣。

在這以前,由於考慮到錢的問題,所以即使范統想過要出國旅遊,也因為巨大的開銷而退卻了。能夠有這樣的經歷,也是得感謝修葉蘭。儘管,如今的他對此已經不太抱持著期待感。

「怎麼樣,范統?我就說吧,你不會後悔和我一起旅行的。」得意地抬高下巴,修葉蘭雙眼直直盯著范統,臉上就是一副說著「快稱讚我」、「快誇獎我」的表情。

「嗯,修葉蘭,不用客氣。我有後悔。」出乎修葉蘭的意料,范統還真的如他所希望的回答了他的問題,這反倒令他驚愕得睜大眼睛,久久說不出話來。

時間彷彿在他們之間停頓了許久,久得范統疑惑著怎麼沒聽見修葉蘭的下一句話、正想詢問時,修葉蘭才笑著開口:「啊啦,范統,我果然是欠你很多啊。明明就只是被你拉了一把,怎麼現在我卻突然覺得我還不完呢?」

修葉蘭的說法使得范統微微擰眉,終於忍不住壓抑的不滿,低聲吼道:「要再說什麼欠不欠的了!有這種事情!沒人是欠了誰的!」

「是這樣嗎?」修葉蘭的笑容未變,看在范統眼裡卻像是虛偽的容顏。

「當然不是!」瞪著修葉蘭的笑容,范統突然覺得它何其礙眼,直想把那張面具給撕毀。

斂起笑容,修葉蘭認真地凝視范統:「范統,當初如果不是你突然出現拉了我一把、扶了我一把,我現在不會坐在這裡,不會坐在你身邊。我不知道你相不相信命運,但是,我相信。如果不是命運的作弄,我們不會認識,不是嗎?」頓了頓,他微微笑起來:「所以,我真的欠你。無論你怎麼想都好,我確確實實是該感謝你的。」

聽著修葉蘭的告解范統緩緩嘆了口氣:「修葉蘭,那些日子來我給你的也夠少了,再這樣上來反而是我欠你啊。」

修葉蘭笑。他並不介意范統欠他,也非常歡迎對方。

而他們之間最後也歸於沉默。

修葉蘭一直想,到底要選擇什麼時候告訴范統,他喜歡他呢。這半年來的相處,修葉蘭已費盡心思去寵溺范統,如果他懶得做家務,他就負責打理;如果他想吃美食,他就負責做給他吃;如果他累了,他就負責給他捶背。

修葉蘭承認,他很卑鄙。極盡溫柔地寵愛著范統,極盡溫柔地撒下網讓他習慣自己的存在,讓他離不開他。

不知道魚與水是不是就是這樣的關係呢?他想。魚離不開水,也不能離開水。離了水,就無法獨自存活,連苟且偷生也不能。

「各位乘客好,歡迎乘搭本班機。本班機即將在十五分鐘後降落,請各位系好安全帶,在服務人員通知之前請不要隨意離開座位,以確保您的安全。謝謝。」正當修葉蘭回過神的時候,飛機內響起廣播,空姐甜美的嗓音提醒著他們該注意的事項。

先確定范統扣好安全帶之後,修葉蘭才把自己的安全帶系上。閉上眼,他希望這次旅行能給他一次機會,好讓他可以對范統告白。

半年,已經是極限了。他撒下的網不夠大,但他要的也只有范統一個人,所以無需在意網的大小,只要最後能夠把他捕捉到手就夠了。

其實他懂。范統不是不喜歡他,只是,他拒絕承認,也拒絕去想。在范統眼中,不管是他或是修葉蘭,都是該和女孩子在一起的。正因為范統並非女性,所以他認為,他們不能在一起。

但也該慶倖范統不是女性。如果他是,那麼打從一開始修葉蘭就不可能住進他的家,也不可能順勢纏著他那麼久。

隨著思緒的流蕩,飛機緩緩地降落在地面。

吐出一口氣,不知道怎麼的,范統突然認為坐在修葉蘭身邊也未必是好事。總覺得,修葉蘭在這其中似乎有什麼盤算,而且與他有關,讓他背後一直浮現寒氣。

平安降落以後,乘客們紛紛解開安全帶、起身拿出自己的背包,等候空姐的通知。

修葉蘭沒有行動。他只是坐在原位上微笑地任其他乘客領出自己的東西,直到他們排起隊伍慢慢地走出飛機之後才站起身拿好范統的東西遞給他,再取出自己的背包背上,才與范統一同跟在隊伍後頭離開,走入機場。

平心而論,修葉蘭不太喜歡搭飛機。搭飛機確實是挺方便的,但另一種層面來說,手續複雜兼麻煩,如果不是想要爭取與范統一起到國外旅行,他是不會選擇搭飛機的。

「范統,我已經事先安排好旅店的人來接我們了,所以接下來拿了行李箱之後我們可以直接入住酒店,如果你不需要休息的話,我們也可以直接到周圍走走逛逛。你的意見呢?」走在走道上,修葉蘭如往常一般不動聲色、泰然自若地與范統討論著。

顯然,修葉蘭那和平常無異的舉動讓范統又困惑了。甩甩頭認定是自己的錯覺與主觀問題,范統想了下還是給了個不像答案的答案:「呃,都不可以,我有意見。」

「這樣啊……那我們還是先休息一下,再看看酒店所提供的功能吧?我訂的酒店就在海邊,所以我們也可以去沙灘上走走,范統去過海邊嗎?」思考了一會兒修葉蘭很快便提出自己的計畫,換來范統同意的頷首。

至於海邊,范統倒是不曾涉足。想也知道,他住的地方算是偏內陸的城市,自然無緣見識大海。此外,范統也未曾離家太遠,所以,親眼目睹大海還是第一次。

知道了范統的情況以後,修葉蘭微微一笑:「不要緊,范統,以後我們會走遍世界,看遍每一處的風景。」而且,有我陪你。他在心中暗自補充。

我們?范統失笑,他不願意去想那麼久以後的事情,對他而言,只有當下才是最真實的,不是嗎?而「我們」這兩個字,一向都是虛幻如夢的。哪怕現在他和修葉蘭的關係再友好,也不能保證他們的未來也能維持這樣的友善。

畢竟,人心一向來都是最難以摸清、猜測的東西,無關身份地位,只要是人類,他們的所思所想,就是一道無解的謎題。

按照修葉蘭的安排,他和范統是住在同一間房間的。將行李放好以後,他們站在落地窗前欣賞了一會兒風景——他們的房間前方就是一大片遼闊的海洋。隨即,示意范統換上拖鞋,修葉蘭與他一同下了樓,循著酒店裡附設的指示牌往海灘走去。

傍晚時分,陽光已微微減低其熱度與亮度。天色昏黃,搭配著蔚藍的大海,雖然並非范統常常看見的「天連海、海連天」那種描述,卻是異常的美。

此刻回想起來,范統才恍然,他許多第一次的經歷,都是修葉蘭帶著他的。明明對方才是異界來的人,明明自己才是這個世界的人,可是,真正認識這個世界,卻是由對方帶領的。

儘管有些汗顏,但范統還是不會因此而愧疚抱歉。他的個性就是如此被動,如果不是必要的事情,他不會主動去做。想來,修葉蘭也是非常瞭解他的這種性格吧。

「范統,明天早上我們再來見識更美的風景。」修葉蘭淺淺地笑著,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