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同人》雙向明戀(九漾)

 一、
他有一雙金色的眼睛——宛如機械般教人有些發顫而無情的眼。他也知道這雙眼會引起他人的膽寒,所以總是以長長的瀏海和超越一般厚度的眼鏡遮掩起這雙無情義的眼睛。但恐怕就是如此,別人也是不敢接近他。
九瀾·羅耶伊亞很清楚這點,可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妥。反正別人接不接近他,也要看他對那人身體裡某個內臟或器官有沒有興趣。通常,沒興趣的,他都會無視掉就是了。
但妖師的麼……他倒是興致非凡呀。
想起自家小弟的同學,九瀾忍不住勾起唇角,低低地笑了起來。似乎,那個孩子,蠻怕自己的呀?挺有趣的,不是嗎?
 
九瀾也忘了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認識褚冥漾的。只記得,那雙微露驚懼的眼——以及總是把自己所思所想表露在臉上的單純模樣。
後來他總是忍不住會去調查褚冥漾,想知道,他過得怎麼樣,又是否還記得自己這個人。
偶爾出現在褚冥漾身前冷呵呵的笑著,褚冥漾也會一如以往地後退幾步,驚恐地瞅他的那種模樣讓九瀾很確定,對方絕對是記得他的。
畢竟像他這麼有風格有特色的人,他想,應該沒幾個人會忘記。
 
不知道為什麼,觀察了褚冥漾那麼久之後,九瀾發現,他似乎有著莫名的、不該有的動心。
同性之間的愛沒什麼大不了的,他和褚冥漾既非兄弟又非近親,是兩個可能八輩子都兜不到一塊兒的人,所以九瀾對自己的動心並不驚慌,只是覺得,生活中又多了有趣的事情。
他開始比之前更頻繁地出現在褚冥漾身前。
 
 
二、
褚冥漾有一雙非常澄澈的黑眼,和普天之下的大部分正常的東方人一樣,有著黑色的頭髮。別問他為什麼不去染色,他只是覺得,沒有這個必要。反正染了頭髮也不見得會讓更多人喜歡他,那保持原貌有什麼不行?
 
最近褚冥漾有個煩惱。
被他在心底暱稱為「黑色仙人掌」的九瀾總是出現在他面前,好似沒什麼工作要忙似的,閒得很。
褚冥漾覺得有些困擾,但這困擾似乎又和九瀾常常出現在他面前不太有關係……或有關係,他也不曉得。
 
但他必須說,如果哪天九瀾沒出現在他眼前恐嚇他一下,他會非常不自在,總覺得少了什麼。
該不會這就是,所謂的M吧?
褚冥漾陷入了深深的苦惱中。
而這種事情,又不好和人說,連和當事者討論也是非常詭異的事情,所以,他只能悶在心裡,儘量避免在學長附近想起這件事,免得連這事讓學長知道。
 
褚冥漾覺得,他好像,喜歡上九瀾那株黑色仙人掌了。
雖然這種喜歡真的蠻莫名其妙的就是了。
 
 
三、
走在風之白園裡,褚冥漾深深吸了一口氣。高中生涯,也終於走到最後了——感覺真是不容易。
「褚冥漾。」像是幽魂般突然出現在眼前的九瀾活生生讓褚冥漾嚇了一大跳,驚恐地退後數步:「哇啊!」
九瀾只是不懷好意地挑挑眉,笑看他。
「你幹嘛突然跑出來啊,黑色仙人掌!……啊。」不小心說破自己心底的暱稱後,褚冥漾尷尬地嘿嘿直笑:「我、我是說,九瀾先生。」
聞言,九瀾更是饒有興致了,臉上的笑容更為陰森:「原來你平常都在私下這麼喊我?我怎麼沒聽西瑞小弟這麼說過?嗯?」
「我我我什麼也沒有說!九瀾先生你聽錯了!」驚恐地睜大眼,褚冥漾極力推卸掉自己的責任,只是搖搖手。
「嘛,其實也沒關係的。你想怎麼喚我就怎麼喚我——不過,代價當然是要給的。」九瀾笑笑地說著,一邊撥開自己長長的瀏海,金色的眼睛直視褚冥漾。
褚冥漾想,這似乎是他第一次看見九瀾的眼睛,頓時整個人失了魂:「好……漂亮。」有些讓人難以置信的漂亮的眼睛,居然長在這樣的人身上,老天未免太不開眼。
想歸這麼想,褚冥漾還是覺得,老天不長眼也沒關係,這雙眼,放在九瀾臉上,是何等契合。
「來,我們去個隱秘點的地方,比較好談事。」說著,九瀾也不給褚冥漾反應過來的機會,一把拉著他、腳下出現移動陣,一個轉眼便不曉得出現在哪裡了。
 
陌生的地方、陌生的氣息讓褚冥漾立刻回過神來,謹慎而好奇地打量了周圍環境一眼,微微皺起眉頭:「黑、呃……九瀾先生,這裡是哪裡?」
「你猜。」九瀾勾起與平常差異甚大的笑容,讓褚冥漾不禁又退後了一步,內心呐喊著他怎麼笑得那麼溫柔難道見鬼了嗎之類的廢話:「呃呃呃……九瀾先生,難道,這裡是你的房間?」
褚冥漾的猜測一出口,九瀾便揚了揚眉:「沒想到我們那麼有默契。」算是間接性地默認了他的答案。
猜對了答案後褚冥漾的反應倒也符合他的個性,只見他毫不隱瞞、毫無戒心,呐呐地把自己的感想說出口來:「原來黑色仙人掌的房間裡也沒有什麼解剖物和福馬林嘛……還以為很可怕呢。」
「難道你有興趣嗎?」
「不不不你什麼都沒聽見我什麼都沒說!」
「喔?其實我是想到反正平常你會跟西瑞小弟回來我這邊,就別讓你嚇到了,才把東西給移走的。」九瀾微微笑著解釋。
這話倒是讓褚冥漾更加驚恐了:「等等等等!什麼時候我要和五色雞頭……我是說,西瑞一起來你家?」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他好像突然和世界脫軌了?
「唔?難道我沒和你說過嗎?」聞言,九瀾反而蹙眉瞧他。
他搖搖頭,一臉迷惑:「說什麼?」
「喔,就是,我喜歡你啊,褚冥漾。」九瀾非常淡定地拿金色的眼睛瞅他,然後一把按下褚冥漾的後腦勺,臉貼了過去,舌頭探出舔了舔他的唇。
那一刻,褚冥漾的腦袋裡浮現的倒不是「我被黑色仙人掌舔了」而是「我靠原來黑色仙人掌也喜歡我」,並且為之腦袋呆了好一會兒才回神:「那、那又有什麼關係?」
「嗯?我以為你也喜歡我不是?這樣的話我們就算交往了吧?算交往了就要常常來男朋友家玩啊不是嗎?」一臉幾個問話讓褚冥漾只能傻傻地點頭,半推拒半同意後才發現他似乎是被強買強賣了。
「褚冥漾,反悔無效,你已經答應我了。」說著,九瀾心滿意足地親了親呆愣掉的木頭人的唇,一連偷了好幾個香。
 
兩人交往後不久,某日。
「黑色仙人掌你拐我!哪有人常常往對象的家跑的啦!尤其你家又不歡迎我!」
「哎,褚冥漾,事實勝於雄辯。」
「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還事實個屁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