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39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Free!同人》交往之時(真凜)

一、
 
最近,橘蘭總覺得她的長兄行為舉止有些異常。平常他會起得很早,給一家人準備早餐,然後出門,送她和孿生兄弟去學校、再步行到七瀨遙的家,與他一起上學。但這一個月來,她的兄長似乎取消了最後一個步驟,連週末偶爾會帶他們倆到對方家玩遊戲的行為也不再出現。
 
——難道哥哥和遙哥哥吵架了?橘蘭有些困惑地想,卻想不太透。她的哥哥個性溫和,要說會和人冷戰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他總是笑笑地不把這當成一回事,而且,會很習慣性寵溺地包容對方。久而久之,沒有幾個人會真正對哥哥發脾氣——就算是遙哥哥,也是很放任哥哥的脾氣,多半不會和他鬧僵的。
 
「虎鯨、虎鯨,鯊魚來電話了!」橘蘭會發現她的哥哥行為異於平常的另一原因,就是每天幾乎都會出現一次的鈴聲。這鈴聲最特別的地方就是由她哥、橘真琴本人錄的,而且聽著像是專屬鈴聲。事實上,真琴很少會特別給一個人設定專屬鈴聲,但會特地放專屬鈴聲的目的無非就是不想錯過那個對象——她還不知道那是誰——的任何一通電話吧。
 
為此,蘭忍不住想到:莫非她的哥哥,終於談戀愛了?
 
倒不是看不起自己的哥哥。橘真琴在校也是個非常受歡迎的人物,這是打從橘蘭有記憶以來就知道的事情。從小學開始,真琴好似每天都會帶點小點心、小零食回來,那不外乎就是愛慕他的女孩子送給他的——雖然最後那些零嘴都進了他們兄妹倆的胃裡。起碼橘蘭不曾見過真琴非常在乎一個人的模樣,就算是遙哥哥,也只是因為他們是從小就認識的青梅竹馬加上是同班同學,才讓橘真琴發作起他有些婆婆媽媽的個性。
 
儘管婆媽了點,蘭還是堅定地認為,她哥這樣的性格其實是溫柔。
 
 
二、
 
鈴聲響起的時候,橘真琴正在做晚餐。有一點橘蘭是猜對了——他確實不想錯過對方的來電。聽見鈴聲響起,他想也不想就放下手中的工作,一手調去小火,一手掏出圍裙口袋裡的手機按下接聽鍵。
 
「喂,小凜?」一如以往溫柔的聲音自對方耳畔響起,電話那頭的人皺皺眉,卻沒有像七瀨遙一樣抱怨不准在名字前加一個「小」字——他們兩個,哪怕再相似都好,終究是不同個性的人。
 
「我餓了。」沒有沉默太久,真琴的手機裡就傳來他非常在意的人的聲音。就他聽起來,對方像是在朝他撒嬌一樣。
 
滿臉愉快地勾起笑容,真琴放下手機,空閒著的手則開始進行比較方便的烹煮工作:「小凜,給我一會兒的時間,我等等就給你送晚餐去。」
 
「一起吃。」對方也乾脆俐落,得到滿意的回覆後就這麼要求,換來真琴擴大的笑容:「那當然,難得你在家,能夠一起用餐的機會不多耶。可惜你怎麼也不肯轉來岩鳶,要不然我們可以每天一起在學校吃便當了!」
 
「又不是沒同校過。」對方咕噥了一句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真琴聽著出現斷音的手機,無奈地搖搖頭,將手機塞回圍裙後,繼續烹煮晚餐。他喜歡的對象是個彆扭又靦腆的少年,想對他說甜言蜜語也得挑好時機,否則對方就會像一隻貓一樣開始拼命撒潑。
 
……不得不說,這樣的凜,也蠻可愛的。雖然真琴是有點懷念小時候直爽開朗的凜,但現在長大了又彆扭又害羞的人也讓他非常喜愛,不是嗎?
 
 
三、
 
「叮咚!」夜色未深時,松岡家的門鈴被人摁下鈴。
 
「吱呀——」很快的,門就被人從裡頭打開了,紫紅色頭髮的少年瞪著紅紅的瞳眸看向門外那滿臉微笑的少年,不甘不願地嗤了一聲:「又不是沒鑰匙,幹嘛不自己開門進來?」雖然是抱怨著,還是乖乖地穿上拖鞋,給對方開了門,側身讓他走了進來。
 
「只有這樣,才能激勵我更加努力地在準備好以後把小凜帶回家養嘛。」真琴笑笑地說,待凜將門關好後,一手圈住對方的身子,微微俯身在對方額頭上留下一吻。
 
在被放開後,凜直接扯著真琴的衣領,把他拉下來,唇狠狠堵上對方總是帶著笑意的嘴。唇和唇相貼,呼吸同呼吸共鳴,連心也與心一起在顫動。
 
「養什麼養,我才不需要你養!餓了餓了,吃晚餐!」很清淺的吻結束後,凜氣哼哼地斜睨了真琴一眼,手指穿過對方的手指,拖著他一同往室內走。
 
真琴笑而不語,並未說破凜潛藏在話頭後的意思——如果真的要成立一個家,那麼,這個家他也應該一同付出。他是懂凜的。相識那麼多年,儘管比起凜來說他認識遙更久,但是他在乎凜的程度,遠遠超過在乎遙。凜是個有些愛繞圈子的人,心裡那些彎彎曲曲的事情總不愛坦白地說出來——而真琴能夠將這個人納在懷中,亦是經歷了許多曲折。不說別的,光是凜那複雜又彆扭的心思,就不容易猜透了。
 
他悄悄地將手指曲起,五指緊扣著凜的手,十指相扣著。當然,凜耳邊泛起的紅,真琴是不會錯過的。只是他也不會特意去笑對方,畢竟,他們倆走到現今這個地步,是吃過苦的,犯不著為了調侃某人而鬧僵。
 
走到廚房將食物盛好,拿出碗筷,真琴把其中一份遞給凜後,自己也捧著剩餘那份晚餐往餐桌走去。凜其實很好瞭解。交往前他有著讓人哭笑不得的小心思,會像大少爺一樣坐在旁邊等待真琴伺候,交往後他卻勤快得讓真琴滿腹無奈,像要好好照顧某人卻不得所願。如果可以,真琴想他會非常樂意給他們倆之間的交往添加一些小小的甜蜜——比如說給凜喂吃的——不過以凜一貫驕傲的個性,他會答應才怪。
 
用餐的禮儀一向是他們所學中不可或缺的知識,也因此,雖然想持續甜言蜜語的時光,橘真琴還是沒有開口說話,只是沉默地陪同凜一起用餐。有時候,千言萬語,不如不語。何況這樣的時光,也能讓真琴好好地觀察凜進食中的模樣。
 
凜用餐非常斯文,細咬慢嚼的,而且,總喜歡把愛吃的放在最後慢慢品嘗。真琴小心地留意著凜愛吃的食物,開始在心中打起算盤、記錄起對方的喜好來。就具體來說,凜是個非常好養、幾乎不挑食的人。他跋扈囂張的也只有面對人時的那層皮,要是一般時候,比起囂張來說,他更多的是彆扭。
 
「看什麼看?吃你的!」凜畢竟不是瞎子,怎麼可能察覺不了真琴灼熱的目光?他只是抬眉瞅他一眼,放下筷子、擦擦嘴唇,一瞪眼罵道。
 
真琴只是笑著,探出舌,舔了舔唇,眼中是不懷好意的目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