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ree!同人》看不順眼的轉學生(真凜)

一、
 
人類是群體性的生物,以一個個圈圈形成人和人之間的集體。也就是說,如果一個陌生人來到某個圈子裡,不是被排斥,就是被冷漠。熟悉的人總是這樣,不見得會特別想要拒絕外人加入,只是,外人恐怕也難以與他們起某些彼此之間才會擁有的共鳴。
 
而更多時候,語言、文化和民族性,也是遭人排擠的一點。
 
松岡凜是為了學習游泳、實現成為奧運選手的夢想而來到澳大利亞留學的。來到陌生的地方已有一個月,他終於看見,在「夢想」這個圓之外,還有更多的阻礙。不僅僅是游泳的技術而已,還有,和當地人的交流。他似乎沒辦法以自己固有的熱情和開朗化解當地人的疏離感——而孩子們有時候是最殘忍的,他們會用自己覺得最無情的言語刺傷一個外來者,卻不曾發覺自己犯了錯。
 
凜終於發現,來澳洲留學並不如他所想像的美好。教育制度是好的,但周圍的人,並非人人都是友善的。如果不能準確地以他們的語言同他們交流,那麼,即使不明顯露出嫌惡的模樣,凜還是能察覺到他的同學們對他並不熱情的態度。
 
他開始對自己產生懷疑。
 
——難道無論是留學生或轉學生,只要是陌生人,就會遭受排斥嗎?
 
於是他開始變得沉默。與那些同學的相處中他漸漸發現,即使不夠擅長說英文,只要擁有才能、讓別人羨慕妒忌,那麼,他們就會改觀。自此,凜更拼了命似的每天都在鍛煉自己的體能、投入泳池裡進行一次次的練習,結束練習以後也不要命地開始訓練自己的英文。
 
不用太長時間,大約半年後,凜在學校便從「讓人看不順眼的轉校生」變成「才華橫溢的轉校生」了。也因此,凜開始受女生的歡迎——只是他變得更為跋扈高傲,總想著要讓之前看不起自己的人吃點苦頭。
 
他是受歡迎了,卻沒有改善人緣和人際關係,人也逐漸孤僻起來,成了一個獨行俠。
 
女生們說,那個來自日本的松岡凜超酷超帥的,可是他太冷漠了,誰也不願搭理、完全拒人於千里之外,想和他交朋友也很困難。
 
凜沒有在意這樣的評語。他只是逕自過著自己留學的生活,偶爾四處逛逛,瞧瞧這兒與日本有何不同。然後,晚上想著遠在日本的一個人。如果不是因為想要那個人在意自己,他也不會硬拗著父母,要來澳洲留學吧。
 
——那時候他以為他對那個人的在意,只是因為不想要他只看見另一個人。他以為,他只是單純想要獨佔他,想要那兩個朋友的眼中,都有自己的存在。
 
 
二、
 
「不知道小凜在澳洲怎麼樣了呢?呐,小遙,你說是吧?」夜晚的時候,橘真琴會到好友七瀨遙的家,和他一起寫作業。遙跩跩地瞟他一眼,漫不經心握著筆在紙上塗塗寫寫:「不知道。」
 
「小遙不是很喜歡小凜嗎?」真琴露出一個很溫和的笑容,綠色的眼中卻藏有沒有人看得透的意味。
 
「沒有。」冷淡地答,遙繼續在紙上描繪。
 
真琴微微地笑起來,側過頭看向窗外,月光正明亮:「突然有點想念小凜還在的時候了呢。」
 
遙沒有回話,任憑真琴在自言自語。對此,真琴也沒有異議,只是照舊想自己想著的人。
 
 
三、
 
國中三年過得很快,就像時間的流逝不知不覺那般,轉瞬之際,凜決定結束他在海外留學的時光,返日就讀高中二年級。已在澳大利亞讀了一年高中的凜愈發忍受不住獨自在家鄉之外的寂寞,也因為漸漸看清自己,所以在提早考完高一的結業考試後,便趁新年返回日本。
 
猶豫許久,凜還是選擇了素有游泳高校之名的鮫柄學園。他有在乎的人,但也有想要比賽的對手。
 
——說不定當他贏了以後,那個人會更把他放在心上——哈,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凜撇撇嘴,看著妹妹松岡江的簡訊,第一次那麼迫不及待地等著夜晚的到來。
 
只是,真的見了面後,又能怎麼樣?凜的心底浮現出一股不明的憂傷。那個人,多半還是會如同他所猜測的那樣,更在乎遙吧。每天都「遙」、「遙」地喊著,跟在他的身後像個保姆一樣無微不至地照顧著他——太討厭了。他必須承認,他確實在嫉妒。
 
夜晚來臨以前,凜便急匆匆地開始挑選待會兒想要穿的衣服,試穿好幾十次後才得到自己滿意的搭配。這麼做是很矯情而且很像女孩子,但他沒辦法克制自己的舉動,就是想這麼做。不用思考、不用比較,單純想這麼做而已。
 
面對著鏡子,凜把帽子往下一壓,遮蔽起自己那雙赤紅色的眼眸後,徒步走出家門。
 
抵達的時候那三個兒時的玩伴已經在了,凜沒有走近他們、也沒有向他們打招呼,只是默默地站在角落凝視他們——還有他。
 
以前一直以為,他只是在乎對方、想要這個朋友重視自己而已,直到後來在學校裡認知到何謂「同性戀」——澳大利亞可能沒有歐美開放,但也是個重視自由的國家。雖然並沒有獲得國家法律的認可,但在某些特定的州屬裡,同性婚姻是合法的。也就是那個時候,凜才發現,他一直認為的,並不全然是如此。他想要的不是對方所給予的「友情」,而是另外的、與對方相伴一生的「愛情」和「未來」。
 
小心翼翼的,凜遠遠跟在真琴、遙和渚身後,直到他們發現自己,才徐徐走過去。但真琴一臉驚嚇的模樣確實讓凜的心情突然惡劣起來,進而說話也變得毫不客氣。最重要的是,一開始,他沒有認出自己。
 
是啊,都那麼多年了,他怎麼可能記得還有自己這個人的存在?凜嘲諷地想,轉過眼,僅直視遙,完全不願意搭理真琴和渚——直到離去。
 
 
四、
 
與凜重逢的那天,真琴就知道,機會來了。如果真的要常看見凜,那麼,一直在遙身邊,就有機會了吧?如果想要和凜一起,那麼,利用遙幫忙自己達成目標,也不失為一個好手段吧?
 
輾轉之下真琴發現凜的妹妹江也同在岩鳶高中,便透過她得到了凜的手機號碼。然後,每個晚上,給對方發一則晚安簡訊。
 
不得不說,真琴除了非常瞭解遙之外,對凜的瞭解也有相當的程度。畢竟麼,一個算是他的情敵,而一個又是他欲得而不得的心上人,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嘛,瞭解這兩個人是必要的。
 
每天給凜一則簡訊,久而久之,就會成為習慣。即使不回覆,凜也會習慣在入眠之前,看看手機、看看真琴給他的訊息。雖然明知道真琴這個人恐怕有著過分的溫柔和老媽子個性,凜還是覺得,自己已然上癮。
 
「該死的傢伙。」咬咬牙,凜終究捨不得刪除那傢伙每天給他發來的簡訊。
 
真琴用對了手段。對凜使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漸漸的,凜就會開始沉淪、開始習慣,而這樣的行為模式也會變得非常自然起來。尤其是,他明明就非常喜歡對方的情況下,耽溺在這樣的溫柔中,更是容易的事情。
 
這傢伙的溫柔,有時候真的讓人受不了。太痛苦了,明明就對自己無意,為什麼非要來招惹呢?像遙那樣冷淡不就好了嗎?
 
「橘真琴,你這傢伙真是太過分了。」抱著手機,凜喃喃自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