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ree!同人》補習的獨處(真凜)

一、
 
松岡凜來到妹妹松岡江與他約定的地點等候著。前些天,江給他發了一則簡訊,說,課業上的英文題她不太明白,希望他能給她一點小補課。凜在澳大利亞學習的時候,已經將自己的英文搞得挺好了,一般課業上的英文習題他還是遊刃有餘的。
 
想著若是去找江、指不定也會碰見橘真琴——雖然這恐怕是不太可能發生的事情,凜最終還是答允了江的請求,讓她定下一個地點,以便他去尋她。他們沒有約在家裡,畢竟凜住在宿舍,或多或少還是有些不方便的,便折中地約了一個兩個人都合適去的中間站。
 
看著手錶上時間的流逝,凜坐在地鐵的座位上,凝視窗外風景的流動。高中二年級了呀,很快的,就要高中三年級,然後,結束高中生涯,進入大學。現在還不覺得什麼,但等到時間真的過去的時候,又會覺得惆悵。怎麼會過得那麼快呢,還沒做到想做的事情、還沒和心中愛慕的人度過一起學習的時光,就畢業了。
 
合了合眸,凜沒有嘆息,僅僅沉默。沒什麼捨不得的,得不到的或許永遠都是最好的,若真得到了,指不定他還不會珍惜呢。
 
「請乘客們做好準備,下一站是……」地鐵裡的廣播器響起,優美的女聲播報著即將抵達的地鐵站,促請到站的乘客準備下車。凜單肩背起自己的背包,站了起來,跟在車門前等候下車的隊伍後,待到站了便走出地鐵外。
 
江同他約的地點是在麥當當,事實上,麥當當就是一個極好的座標,人人都能認得它,如果有事情約在那兒談也是極為方便的事情。踏入麥當當後,凜左顧右盼尋了個位置坐下,又看了看表,皺起眉頭。
 
江那丫頭,明明是自己有求於他,怎麼反而還遲到了?有些不耐煩地想著,凜掏出手機開始給江撥電話。
 
「您所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聯繫,請稍後再撥。」電話裡機械的女音令凜的眉頭越蹙越深,開始思考起妹妹是不是搭錯車了。凜和江的關係稱不上特別友好,但也不是非常生疏,只是因為凜獨自在國外好些年了,所以兄妹倆的關係一直談不上親昵。最起碼,凜連江是不是個路癡的事情都不曉得,但無論如何地鐵上也會有訊號才對的呀?
 
這麼想,凜又定了定神,繼續給江撥打電話。這回倒不是無法聯繫了,江直接關了手機。凜的臉色變得異常糟糕,總覺得江是故意不接自己電話的。扯了扯嘴角,凜也沒有那麼好的脾氣肯一直等待江的到來,何況眼下這情況,反而像是江放了他鴿子。尋思著定要找到機會去罵江那丫頭一頓,凜瞧瞧時間,遂起身排隊買了一份套餐充當自己的晚餐。
 
坐在位置上準備開動時,有人拉開凜對面的椅子,坐了下來。估計或許是江,凜頭也沒抬地直接罵人:「約了我還敢遲到,妳是皮癢了嗎?」
 
「小凜,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你一直沒坐過來啊。我可是從你一進門就看見你了呢。」對方傳來的嗓音讓凜甫入耳即心情凍結了。
 
 
二、
 
真琴看著凜僅是低著頭不願回話,心裡輕輕一嘆。他也不是不曉得自己出現在這裡會讓凜變得心情惡劣,但,就是想在一般能遇見他的機會之外下將他約出來,好好和他對話啊。說他貪婪也好,說他自私也罷,他只不過想要見一見凜,知道他的「現狀」而非「近況」。
 
「凜,如果你不想看見我,請你出個聲,我現在就離開。」兩人之間的氣氛凝滯了好一會兒,真琴才溫柔地開口道。凜究竟喜不喜歡自己?對於這一點,真琴的心情也頗是複雜,卻知道不能正面去問他。以凜彆扭的個性來說,正面直擊,得到的答案或許永遠不會是凜心裡所想的。
 
「……嘖。還不滾去買你的晚餐!是想餓著肚子然後鬧胃痛嗎?」凜當然沒有回答真琴的問題,只是轉過臉,悶悶地吼罵道。
 
聽見凜的這番話,真琴才像是陰謀得逞般得意地偷偷彎起嘴角,卻不動聲色地聽從凜的吩咐起身買晚餐去了。
 
歲月的變化裡,他們不僅成長、成熟許多,也改變許多。有時候真琴會很想念以前自信滿滿的凜,卻又會覺得現在有點小跋扈、害怕寂寞的凜非常可愛。大概是所謂的「情人眼裡出西施」吧,不管怎麼看凜,心裡只會浮現滿滿的喜歡。
 
排隊買好晚餐後,真琴捧著托盤,輕手輕腳地把食物放在桌面上後,再幫凜將他原先放在一旁的托盤疊起來,放置到旁,開始進食。他當然不會戳破凜為了等他一起吃晚餐而暫停用餐這事,哪怕這是鐵錚錚存在的事實,凜的臉皮還是要顧的。
 
「那麼,凜,我開動囉。」溫溫地笑著,真琴裝作沒有看見凜不曾動過的晚餐,逕自用起餐來。
 
凜只是佯裝若無其事地白了他一眼。
 
 
三、
 
「說吧,是不是你讓江叫我出來的?」吃飽喝足後,凜靠在椅背上,心平氣和地看著真琴問。
 
真琴也毫不慌張,氣定神閑地點點頭:「沒錯。」
 
「啪!」從背包裡掏出一本筆記扔在桌上,凜冷笑了一聲:「那我給江備課了那麼久,你想怎麼報答我?別以為英文是我擅長的科目就可以隨心所欲,老子沒那麼空閒陪你玩兒!」
 
「這個嘛,其實……」提起這點,真琴也略微尷尬起來:「是我有問題想問小凜你的。畢竟你到澳大利亞留學過,英文肯定比我好,所以就想辦法透過小江約你出來。想請教你的是我,不是她。
 
聞言,凜挑了挑眉,臉上勾起不懷好意的笑容:「喔?是這樣嗎?」
 
「沒錯。小凜也真是不仔細呢,小江為了更接近你一些,可是很努力在學習啊。所以她的成績絕對比任何人都要好。」真琴輕輕地笑著,告知凜那些與江相關的事情。
 
「……」沉默了半晌,凜才出口喚他:「喂。」
 
「嗯?」真琴疑惑地瞅他:「小凜怎麼了?」
 
「你那麼關心江的情況……」頓了頓,凜蹙眉:「難道是喜歡她?我一直以為你喜歡遙那傢伙更多一些。」
 
真琴滿臉無辜地回視凜,很自然地回了一句:「小凜,你不知道,有一種心情叫做『愛屋及烏』嗎?我對小江就是這樣的情況嘛。如果不是你,我也不會去留意小江啊。」
 
被真琴的話給嚇了一大跳,凜只能怔怔地瞪著真琴,沒法反應過來。
 
這話……是什麼意思呢?
 
真琴像是發覺自己說得太明白了,唯恐讓凜嫌棄,即掛上笑容掩飾著自己的心情:「小凜,我很喜歡你和遙,有你們作為我的朋友,我真的很開心。」
 
還沒等凜反應過來,真琴的那番話就像是給了他一份希望、又潑了一桶冷水,冷得他渾身通透都是寒冷。
 
扯了扯嘴角,凜整個人的心情惡劣起來,口氣也酸得很:「喜歡遙就滾去找他,何必來找我!反正你就是覺得遙不喜歡你才來找我的吧!」
 
凜的話讓真琴微微一愣,估摸不出凜潛藏在話底的真正意思。他這麼說,究竟在意的人是自己,還是遙呢?猜不透。凜的想法圈圈繞繞的,總愛把想法藏著掖著,根本就沒辦法輕而易舉地猜出來啊。
 
真是個讓人棘手的問題哪——真琴只能苦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