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3319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Free!同人》為你翹課的那一天(真凜)

「滴滴!」中午時分,手機響起簡訊的鈴聲。賴在自己的寢室裡休息的松岡凜慵懶地半睜開眸,側頭看向放置在床頭的手機,皺了皺眉。
 
心裡咕噥著「莫非又是江那丫頭」,凜還是默默地將手機拿過來一瞧——果然讓他猜中了。不過,說起來也並不難猜。只有江才會常常給他發簡訊,而且內容不是她要找他就是關於岩鳶高中那幾個游泳部的人今天又做了什麼事情、明天又要去哪兒這類的消息。
 
他知道江很希望他能和那班兒時一同游泳的人和好,只是,對他來說,這樣就沒意義了。現在,松岡凜最想要的,只有和七瀨遙比賽。他從小就視之為對手的人,不管是否曾經輸給他,未來在縣大賽的比賽上——不,無論是任何一場比賽上,他都不想再輸給同一個人。說他臭脾氣也好、驕傲也罷,他僅僅是不願意把所有的一切都輸給遙而已。
 
凜還是會關心遙,畢竟遙是他投入游泳這個愛好與興趣以來唯一一個他看得上眼的對手,也是曾經一同努力拼搏比賽的夥伴。但,關心歸關心,他們倆之間的關係終究不會再似兒時那般單純友好了。過去總歸過去,他沒辦法再持有單純對待朋友的心情對待遙,更別提還有橘真琴的存在,讓他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在游泳之外對遙有任何好臉色。
 
凜不否認,他對待遙的心情是複雜而難解的。
 
「哥哥,明天社團的大家想幫我慶祝生日,你能不能來?」手機屏幕上,江的簡訊讓凜陷入了沉思。去?還是不去?畢竟是妹妹的生日,何況他已經錯過幫她慶祝生日的機會好幾年了,今年再不去,未免說不太過去。而且,這又是除了幫真琴補習之外,另一個可以見到他的機會。
 
未等凜回覆江的簡訊,一通來電便讓凜愣了一下,怔怔地盯著屏幕上的名字發呆。上回真琴使計透過江約自己出來給他補英文後,兩人便交換了手機號碼和電郵,方便聯繫。但一般來說,真琴並不會特地給自己打電話才是。
 
因為發呆得忘了時間流逝,當凜想要接電話的時候,手機已經自動切斷了真琴的來電。蹙眉盯著手機螢幕,凜開始思考那傢伙會不會再給自己打電話,或是像上回那樣,在自己沒接電話後就直接留言了?就那麼沒耐心嗎,打第二通電話也不行?
 
「鈴……」凜還沒抱怨出口,手機又開始震動起來。這回凜總算反應及時,趕緊接了電話。
 
「喂?小凜?」真琴的聲音自手機穿透入耳,凜只覺得耳朵麻癢得很,又聽著真琴的聲音,忍不住勾勾唇角:「有事?」
 
「嗯,明天我們想幫小江慶生,你身為她的哥哥,是不是也應該來呢?畢竟小江可是很崇拜你這個哥哥的啊,你如果能來,她一定很高興。」偷偷的,真琴在心中補充:我也是。
 
「明天啊……」凜懶懶地又靠回床上,伸出空著的手端詳著自己的五指,淡淡地道:「雖然明天是週六,但我還是有上課。」
 
聞言,電話另一頭的真琴微蹙起眉頭:鮫柄學園怎麼連星期六都要上課?這學校也未免太嚴格了些。想歸想,真琴還是笑著,不動聲色:「那,不如小凜把課翹了過來給小江慶祝?」
 
「也不是不可以。」凜露出自己的虎牙,不懷好意地笑:「橘真琴,你打算用什麼來報答我為了你的邀請而特地翹課幫小江慶生?」
 
「嗯……小凜覺得,以身相許如何?只怕你會嫌棄我。」真琴故作沉吟半晌,微笑地提議。話裡是帶著玩笑的意味,但他知道,他是認真的。哪怕凜覺得他在開玩笑,他還是希望,對方能將這事當真。
 
真琴的話一出口、落入凜的耳中,凜的動作便僵硬了。他拿不清真琴到底是在開玩笑或者是在說真心話,舔舔唇,凜才發現自己的喉頭有些乾澀:「喂,你在開玩笑?」心裡想的卻是,如果那人真的承認自己在開玩笑,他一定毫不猶豫地和他翻臉掛電話——但如果,他說不是呢?
 
「小凜怎麼能這麼說?我可是很真心在提議呢。」真琴半真半假地回應,他得承認,他在試探凜。這些日子他們碰頭的機會多了,卻是甚少聊起遙。一旦自己稍有提起遙的話題,凜就會惱怒地瞪他,說一番大意為「如果不想要和他共處那大可直接滾去找遙別再來找他」的話。所以他也在賭,賭凜是不是更喜歡、更在意自己,甚於遙。
 
「……哼。」低低地輕哼一聲,凜覺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加速。心臟用力地跳動著,「撲通」、「撲通」的,像是在預告著什麼。彷彿是在告訴凜:我比你更清楚,你在想些什麼。畢竟那是他的心,他的靈魂所在。
 
「那你打算給江買什麼禮物?」頓了頓,凜避開了那話題,生硬地轉了個話題。
 
真琴聽在耳邊,嘴角微微含笑:「明天你就會知道了。但是,小凜,逃避話題是不好的習慣喔,我們還是來聊聊,我『以身相許』這個提議如何?小凜會否反對呢?」
 
凜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眼睫下垂:「如果你不是在開玩笑,那麼,我又何必反對?」他淡道,只覺得自己恍如身在夢中。這種提議……怎麼可能是真琴主動說出來的?他果然總是在夢裡癡了吧。
 
「小凜若是不反對,那麼,我就當你是答應我了。明天早上九點我會去鮫柄學園接你,當作是我『以身相許』後,我們改變模式的相處吧。」真琴笑得微瞇起眼睛,在凜半是咕噥半是敷衍地應了聲後,又狡猾地補充一句:「那麼,我親愛的男朋友,今後就請你多多指教了。」
 
在凜並沒有反應過來之前,真琴笑著掛斷了電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