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2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ree!同人》看到別人對你表白(真凜)

√ 真凜30題中的某題
√ 依舊離題嚴重……吧。
√ 真凜真凜真凜,ANTI其他CP感謝。




 
很久以前,松岡凜就知道,橘真琴是一個非常受歡迎的人。他的個性太溫柔包容,所以許多女生都會為之著迷。套她們的說法,真琴就是一個三好男人。脾氣好、身高好、家世好——大概是這樣的三好吧,凜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有時候他真想咬痛真琴的手。這動作像貓,但他還是想這麼做。總是拈花惹草是怎麼著?欠揍欠揍太欠揍,不過凜很清楚自己揍不下手,最多是咬他幾口就作罷了。之所以對此反應會比較大,不外乎就是因為,最近,他和真琴才交往。儘管是隱秘的、地下式的交往,不過嚴格來說兩人算是戀人了吧。
 
所以,在戀人眼中,一根刺都容納不下的。以凜強盛的獨佔欲和小心眼來說,他確實沒辦法忍受有任何人覬覦真琴。明明是他的人,他又怎可能接受別人企圖從他手中奪走?然而,在意歸在意,凜總是默不作聲地任真琴去,只是在看不下去的時候捏他幾下或咬他的手。
 
「喂?小凜,明天我去鮫柄找你吧?你們明天應該沒有練習才對。」手機靠在耳邊,真琴微微笑著詢問。凜只是不滿地輕哼一聲,冷淡地回:「隨便。別礙著我睡覺的時間就好。
 
「嗯,不會的,從我這邊去你那裡的時間也足夠讓小凜你跑完步回寢室休息了。那麼,明天我九點會到,到時候再手機聯繫你?」真琴依然不改臉色,照舊溫柔。
 
啊。隨便。」凜還是淡淡的,彷彿一點兒也不在意真琴要來找他這件事——如果不瞧他露出的虎牙的話。一般來說,凜想要跋扈囂張的時候,就會微微露出自己的虎牙,而這像是一種炫耀性的動作。哪怕沒人看見凜的行為,也能昭顯出,此時此刻,凜的心情極其飛揚似的愉悅。
 
次日,凜像往日般隨著鬧鈴的呼喚起床,並未睡得太遲,昨夜也並無期待過度而失眠。簡單來說,凜比較習慣隨時調整好自己的狀態,否則他無法在一個人的異國裡待了好幾年,還與許多當地人競爭。因此,雖然有些亢奮於能夠和真琴見面約會,他還是很安穩地入了夢。
 
換上背心和運動長褲,凜做好拉筋活動後便走出宿舍,開始圍繞著校園慢跑起來。早晨的空氣總是比較清新的,哪怕現在有些環境污染,早晨始終是早晨。也很少有人會特地戴著口罩去跑步,否則,待在室內的健身房跑步不就好了?一邊調整自己的呼吸、一邊加快速度,凜默默在心中計算自己跑圈的次數。
 
鮫柄學園的一個好處或許就是校園佔地廣,晨跑和夜跑的時候可以看見許多怡人的風景吧。
 
最起碼,凜從沒後悔過選擇就讀鮫柄學園。儘管選擇岩鳶高中可以培養和江的感情、可以和遙常常比賽,甚至,可以在下課放學的時候和真琴膩在一起,但是,凜還是覺得他有自己的執著和夢想要完成。
 
人生並不僅僅是愛情,也不僅僅是與限制的人溝通交往。世界何其大,人何其多,怎能局限自己在一個小圈子裡呢?
 
跑完步後,凜用掛在脖子上的小毛巾擦了擦汗,緩緩平息自己的呼吸,讓之回到正常狀態。接著,漫步回自己的寢室,盥洗一遍、換上整潔的衣服。
 
看了看手錶、估算著真琴應該差不多抵達後,凜也不做什麼,只是發了一會兒呆,才慢吞吞地走到校門口,免得那個呆子在自己的學校迷路。
 
「松岡君!」正在此時,一個女聲喚住他,讓他下意識地停下腳步,轉頭一瞅,身後不遠處一個女生站著微笑。對方有些面善,貌似是同年級或者同一個班的同學:「妳找我?」
 
女生微微含笑點頭:「不知道松岡君會不會有些忙碌呢,是否會打擾你?」
 
凜沉吟一會兒、思考半晌,搖搖頭,退了幾步靠在一旁的樹上:「沒關係,有什麼事情嗎?」
 
「沒打擾你真是太好了。」女生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讓凜不由得想起真琴——他的笑容似乎都是溫煦如風居多。頓了頓,女生微整理自己的措辭後,便端正了自己的表情:「松岡君,雖然這麼說有些冒昧,不過,我喜歡你。」
 
「……啊?」凜愣住了,只能傻傻地眨眨眼,盯著那個女生:「妳說什麼?」
 
女生只是低著頭,有些害羞:「自從見了你在游泳比賽上的英姿後,我開始留意起你來。嗯……我覺得你真的非常厲害,如果可以的話,真的很希望可以和你交往,更加瞭解你……好嗎?」說完,她希冀地抬起頭——凜的身影卻不見了。
 
真琴從地鐵站走出來、進入鮫柄學園的校門後見到的就是這番景象——最近才答應和他交往的凜,正站在一個女生面前,似乎,被人表白中。頓時他笑意全無,只是臉上依然維持著自己一貫的溫和,半是忍耐半是不悅地大步走向凜,在那個和凜告白的女生還沒發現時就一把扯過凜,帶著他走出校園。
 
事實上,真琴覺得自己還沒有那麼大的肚量,可以容忍有別的人向自己的心上人告白。雖然凜總是說明明比較多女生喜歡真琴,但真琴從不這麼認為。在他眼裡,喜歡凜的人也不容小覷,更別提他們才剛開始不久,正處於不穩定的交往中。宛如正走鋼絲線的挑戰著他們之間的平衡感,風險極大,但回酬也多。
 
被人告白就算了、沒當面拒絕對方也罷了,最糟糕的情況是這兩幕都讓真琴瞧見——凜不知道該做出什麼表情,只能垂頭,盯著真琴握著自己的手發呆。真琴會不會在意?雖然他是蠻感激真琴及時把他拉走,但他不曉得,在這種情況發生後,應該怎麼面對真琴。當然,要是被告白的對象是真琴,他是肯定會想也不想就跑去咬對方的——不過現在被告白的人是他,所以他應該怎麼處理?
 
「唉,小凜,我今天才知道,原來我的小凜那麼受歡迎啊。」真琴露出一副憂鬱的模樣直盯著凜,探手摸摸凜的髮:「看來以後要把小凜看緊一點了,要不然隨時被人拐走了,我可不知道要找誰哭去。」
 
「你不是還有遙嗎。」嘴角微抽搐了一下,凜冷冷地說:「要不然你們學校那麼多人,還稀罕我一個被拐走的?」
 
「小凜怎麼能這麼說呢,我只愛你一個啊,你可不能誣衊我對你的愛。」得到凜一如以往的反應後,真琴開始嬉皮笑臉地把臉湊上前去,臉貼著臉感覺著彼此的溫度。
 
對此,凜只是皺了皺眉,顯然感覺到了真琴的反常。要是平常,他可不會做出太親密的動作,尤其他們現在貌似還在外頭,人來人往的,即使人潮不多,這麼做也太光明正大了。遲疑半晌,凜擰眉看真琴:「你確定你沒事?」
 
小凜,怎麼辦。」怔怔地看著凜、無視了凜的問題,真琴在凜出乎意料之外把他納入自己的懷中緊緊擁著:「真的,好喜歡你……喜歡得不想讓你眼裡有別人的存在了,怎麼辦呢?」
 
凜只能在真琴的懷中逕自翻白眼。別說他不懂浪漫,就算他懂,浪漫也是要對的時間、對的地點來耍的,就這情況、這地點?饒了他吧。他露出自己得意的虎牙朝對方一笑,低頭往真琴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一口。
 
說是用力地咬,不過真琴沒感覺到太大的疼痛,只是稍微刺痛而已。他笑著,又揉了一把凜紫紅色的頭髮,鬆開自己的懷抱後,手卻轉而握住了凜的手。
 
凜默默地看了兩人相握的手,像是放棄般嘆了口氣,縱容地任真琴去了。他想,大概,真琴也會有一種不安全感吧。畢竟他們經歷的磨合雖然不多,卻總是會誤解對方的意思似的,曲折地打探彼此的想法。就連所謂的交往,一開始也是因為玩笑的話語才開始的——雖然相處的日子久了後他們便瞭解對方心中確實是有自己的,但才開始、算不上久的一段感情總是有些不穩定的因素在內。
 
但是,凜覺得自己還是蠻滿意真琴的反應的。儘管他打從一開始無意試探,可是得到的結果卻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也算是另一種意外的收穫吧。他從來不曉得,原來真琴除了喜歡自己之外,也那麼在乎自己。或許他們平常都不愛把自己的心情說出口,但那並不能妨礙他們在意對方、介意對方被人告白被人喜歡而自己被撬牆角。
 
「小凜,我們要去哪兒呢?」拉著凜的手,已然平靜下來的真琴側過頭問。雖然在意得要命,但是,無論怎麼說,凜在此刻與未來,都會是他的戀人,所以其他人也就不需要在乎了。
 
凜淡淡地看了真琴的側臉一眼,答:「隨便。你安排就好。」隨後,他輕呼出一口氣。也許,有這樣的伴,人生已然圓滿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