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ree!同人》匿名贈送的早餐(真凜)

 
桌子上靜靜地躺著一份早餐,上頭署名是給「松岡凜」的。凜只是皺了皺眉,盯著那份早餐,開始思考是不是給錯人了。按理來說,漢字上寫明是他的名字了應該不可能送錯人,但他實在想不起到底有誰會特地給自己送上一份早餐來。如果說是橘真琴,那就更不可能了——他們的學校相隔的距離不是普通的遙遠,而且真琴估計也沒那麼有心思會給自己弄一份匿名早餐。
 
根據他的瞭解,若是真琴準備給他的早餐,一定會早早給他發一封簡訊,說他給自己準備好早餐了要記得趁熱吃云云,反正不太可能送他一份匿名早餐。
 
這麼說……該不會是上次向他告白的那個女同學吧?凜本就皺著的眉頭皺得更緊了,眉間生生擠出一個「川」字。他必須坦承,對這種事情,他有些苦惱,又不好處理,實在棘手。無論是扔掉或是吃下這份早餐,都對那個女孩子不好吧。
 
凜老是覺得,那個女生搞不好是摸准了他不會讓她丟面子的個性才敢這麼放肆妄為的。他外在的表現確實是趾高氣揚的,但事實上那也不過是一種掩飾自我的面具。並不是說他內心是脆弱的,只是他已經回不去小時候那種積極和單純了。所以,才會需要無數張虛假的面具來遮掩真實。
 
但凜知道,他不是真琴。如果是真琴遇到這樣的情況,他會微笑著收下,事後卻裝作從來沒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就算對方提起也只是佯裝沒印象了。如果是他麼……他只能困擾地盯著那份早餐,然後嘆氣,把紙條抽掉後,推到鄰座去。反正他的同桌還沒到,推給他的話,他也只會接受吧。
 
嗯,這麼做,也不失為一個處理掉這份早餐的好辦法。凜暗自想著點了點頭,手隨著思緒動作著,當作解決了這個麻煩。
 
「哎呀?這誰送來的早餐啊,看起來真不錯。」才把東西推過去不久,他的同桌就拖著慢吞吞的腳步走入教室,看見桌上的早餐後驚訝地挑了挑眉。
 
凜裝作絲毫不在意地抬眼瞅他,事不關己地聳聳肩:「誰知道。搞不好是你的愛慕者。」
 
「哼哼哼,那也是不無可能的事情,畢竟我的魅力也蠻大的嘛。」同桌拉開椅子坐了下來,捧起那份包裝極好的早餐瞧了瞧,打量半晌,直接拆開來準備享用:「這早餐來得正好,我今天還沒來得及去買早餐呢,快餓死了。」
 
豈料,打開了包裝和飯盒後,裡頭又內有乾坤。飯盒裡盛裝的是壽司和飯團,卻仔細地使用佐料配搭著顏色,做出了一幅畫,而畫上還有字。那些佐料配起白色的飯粒,就是一行行告白的話語。
 
「不對吧,這些話……根本就是松岡你的愛慕者送給你的嘛。幹嘛不接受?」同桌詫異地看了他一眼,遲疑半晌:「既然是給你的,那你要不要吃掉比較好啊?這樣才不會辜負對方的心意嘛。」
 
凜擺擺手,示意同桌解決掉這份早餐。見此,同桌也只是聳了聳肩膀,隨便凜去了。他取出飯盒裡附設的木筷,狼吞虎嚥地把食物都給咽下肚子裡去,爭取在上課鈴聲響起前把早餐處理掉。
 
對於他這樣的表現,凜雖然非常感謝,卻不得不露出一副嫌惡的臉瞪他:「就算想吃再快點,你也用不著把飯粒都給沾上臉吧?這很失禮耶。」
 
「這不是快上課了嗎,當然要趕快解決掉啊。」同桌吞下嘴裡的食物後,笑嘻嘻地對他道,又繼續儀態盡失地用餐。
 
凜只是輕嗤一聲,決定隨他去,對同桌接下來的動作也不予置評。
 
「欸呀——」正當凜下定決心無視同桌時,同桌卻又發出了一聲詫異的驚叫:「喲,松岡,你這愛慕者對你還真是一往情深啊,你看看你,多麼辜負人家一片深情。」說著,他指了指便當盒的底部。
 
凜眉頭微蹙,眸光轉向同桌指著的方向:「給我愛的小凜,願你能身體健康、平安快樂。」
 
等等,小凜?這該不會是真琴做的吧?凜的臉色刷地一下變得極為難看。他立馬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緊張兮兮地給真琴發了一條短信:「你今天翹課給我準備早餐了?你在我的學校?」
 
由於手機是放在口袋裡的,而且凜總是習慣性在上課時開著振動模式的,所以往往能夠察覺到是不是有人給他打電話或是發簡訊。也因此,他非常確定及肯定,這一整個早上來,真琴都沒給他發任何簡訊。
 
那個笨蛋該不會是特地計畫好想要給他什麼驚喜吧?雖然不想這麼唾棄自己的眼光和挑人的水準,不過凜越想越覺得這極有可能是真琴會做的事情。畢竟麼,在與他有些許牽扯的事情上,真琴的智商總是會顯得比較低,也不曉得是他故意為之還是他根本就沒智商這回事。但有這樣一個戀人,凜必須表示,他並沒有因為對方的低智商而感覺到有一絲優越感——相反的,他覺得有些氣餒。
 
沒想到,很快的,真琴就回覆了他的短信:「今天我們學校因為校慶準備期放假囉,小凜,我確實是給你準備了早餐呢,好吃嗎?等會兒午休的時候我在你們學校的食堂等你喔。」
 
凜的臉色更加黑了。這笨蛋……難道不曉得,他是不會主動接受別人沒有署名的早餐嗎?只寫「松岡凜」的話,任何人都有可能是送早餐的人吧,又不是特別注明是「小凜」。只有寫上「小凜」,凜才能認得出來,東西是出自真琴手中的,否則其他的署名他並不會聯想太多。
 
扶扶額,凜頭疼地揉揉額角,決定向真琴坦白他把便當給同桌吃了這個事實:「笨蛋,你以為寫我的名字我一定會吃嗎?寫了我的名字後起碼也要寫你的名字啊,我怎麼知道那是你給我準備的?所以,結果就是我把早餐給同桌吃了。」
 
「沒關係,本來就猜到小凜你不會吃才給你做早餐的。小凜一向來會在宿舍先吃了早餐才上學啊,雖然已經很久沒和小凜面對面地在學校以同學的身份相處了,我還是知道小凜現在的習慣喔。」這回,真琴的答覆依然來得很快。
 
凜瞪著手機上的訊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回想起有人向他告白那回,凜想,真琴果然是吃醋了吧,才會用這種迂迴的手段試探他。搞不好現在他在附近笑得很開心呢,知道自己不會隨便吃別人送來的食物這件事應該會讓那笨蛋得意很久吧?
 
深深地嘆了口氣,凜收起自己的手機,很是無奈地撫了撫太陽穴:「這個笨蛋真是的……」就那麼不信任他嗎?又或者,他對自己完全沒信心?儘管總是計較有人愛慕真琴,凜卻沒想到,真琴也會如他在意對方那般,在意有人愛慕自己呢——而且過了那麼久的事情,真琴還耿耿於懷,介意個不停。
 
若是凜本身,斷然不會一直糾結於有人喜歡真琴的吧,當下發洩了一頓事後就不會記得了。豈知真琴會那麼在乎這種事情,還要用這樣的小心眼和小手段來試探自己。對此,凜總覺得,這場交往中,搞不好他比真琴還更加漫不經心啊。也不奇怪為什麼真琴會耍心眼了,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