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籃同人》君子蘭(降赤)

他再堅強,也需要一個人陪伴。終究,每個人只是一個半圓,還缺了另外一半來填補空白。——題記
 
 
赤司征十郎曾經是個溫和的人。但那是很久以前的曾經,已經過去好些年了。自從讓紫原激出他那偏執又有些陰鬱的一面以後,溫和有禮、親切友善的赤司再也不復見。但也不是完全消失了,在特定的人面前,那個以前的赤司還在。
『征,我聽說——那次決賽,有人說我們倆對上,就是獅子對上蒼蠅之流。』
『你也算有自知之明。』看見這般訊息,赤司的雙眸沉靜下來,溫和的笑意輕輕在臉上綻放,指尖快速摁著手機這麼回對方。
『賽場上遇見你和平常見面又不一樣。』對方沒過幾秒又回,赤司可以想像到這麼輸入時對方臉上那種略帶不滿又有些委屈的表情,還有暗自說這話時的咕噥,笑意頓時更深了。
『嗯,我知道。不怪你。』想了想,赤司如此回應,便擱下手機繼續伏案工作。
對方也像是知道他的忙碌似的,便沒再發訊息來騷擾他。赤司對此並無在意,因為他們懂彼此。
 
下班以後返回租住的屋子,赤司還沒開門便聞到一股屬於壽司的味道。濃濃的醋味似乎蓋過房子裡本身的溫馨味道,讓赤司忍不住皺了皺眉,想著屋裡那人究竟在幹什麼。他不是不知道對方肯定是在給他做晚飯,只是,怎麼這晚飯和平常的不一樣?
「光樹,你在做什麼?」關上門、換上室內拖以後,赤司呵出一口氣,總算感覺到溫暖了。在大樓裡不是不溫暖,只是有些窗口仍開著不關,風吹過時還是會引起寒顫。
「征回來了啊,在做壽司和湯豆腐。」廚房裡那人回過頭對赤司微微笑,然後暫停手上的工作,探出手握住了赤司略冰涼的手,搓了搓它們,試圖把溫度傳遞過去。
不管手上的溫度是否成功傳遞到,赤司還是覺得心裡非常溫暖。這個人和他在一起那麼多年,從來沒有放棄過他,也從來沒有把他當成,除了「赤司征十郎」之外的人。
他們擁抱彼此接了個吻,然後各自先忙自己的。
「征,先去洗澡吧,出來後就該好了。」降旗說,臉上笑容誠懇。
 
高中一年級那年他們初識,然後,高二學年開學以前的暑假開始交往,至今大四,一共交往了七年多八年。雖然一直聽說戀愛中有個「七年之癢」,但他們還是一如往常地過著日子,照樣生活,全然不被影響。
倒不是不憂慮,但赤司在答應交往的時候便說過,一旦走在一起就不會允許有分開的念頭,無論任何人都不能阻止他們倆,所以降旗也就不在意了。況且,降旗已經過了杞人憂天的年齡,准大學畢業生了,思想隨著成長也會成熟。唯一執拗的,就是不肯放棄這段經營多時的感情。
降旗和赤司並未在同一所大學唸書,他們的大學雖然稱不上是南轅北轍,也是距離挺遠了。之所以這段時期會在一塊兒居住,是因為赤司大學實習的地方便在降旗學校那個區域,倆人更順勢地同居了。
只是這個時期也快要過去,再過不久便是假期。在這以後,他們就要迎來大學最後一個學期,也差不多是分開、回到之前情況的時候了。
儘管如此,他們都沒有太大的擔心,只有對彼此的信心和信任。降旗常說,赤司是他獨一無二的另外一個半圓,正因為他們所缺的是對方擁有的,才能像齒輪一樣彼此契合。赤司也不說對方的說法太膩歪矯情,因為他們就是如此,可以經過一切考驗,湊齊彼此的缺口而不分開。
 
「征,你知道,君子蘭是什麼意思嗎?」他這麼問,笑意盈盈。
「不就是,說我?」赤司挑釁似揚揚眉,又湊上去,被對方緊緊地擁入懷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