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3319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Zero.

Zero.
 
假若用一種花形容他眼裡的少年,他會選擇,君子蘭。君子蘭的花語是高貴、溫和有禮,而君子蘭之所以被這麼命名,是因為它擁有君子般的風華。
那個少年,自最初以來,便是如此。即使中間曾經變化異常,他想,君子蘭這種花還是最適合少年。
假若用一種花形容他對那朵君子蘭的感情,他會選擇,向日葵。向日葵的花語是沉默的愛,它總是沉默地仰首,朝向陽光所在,從來不張揚地宣誓它的心情。
他對那個少年的感情便是如此。他們從來不相識,即使相見亦不曾相識。他想,那個少年從來不會記得他,也從來不會把他的存在放在心裡。
 
然而,在他的心中,那個少年就是如此。君子般生疏有禮的氣質和君王般強勢張狂的氣場看似不可融合一處,在少年身上卻發揮得淋漓盡致。他是有些迷戀少年的,從景仰的偶像,變成喜歡的人,也不過是轉瞬之間的事情。
為什麼會喜歡少年呢?其實他也想不通。可能是雜誌上他禮貌性的笑容和現實中他睥睨眾生似的雙眼太脫節,導致他對他產生的好奇,繼而便是淪落。
這樣的感覺倒還不錯,他想,畢竟從未有所嘗試。
 
「十二月二十日。」他伏在桌上,右手握著筆,在日記上落筆寫著,「喜歡一個人只需要短暫的時間。但我並不瞭解他,只知道,我眼中的他是這個模樣。或許他在朋友面前會微笑會大笑,或許他在家人面前會任性會抓狂,或許他在戀人面前會體貼會溫柔……我都不知道。可是這也阻止不了我對他的喜歡。生日快樂。」
他重重地劃過一筆,嘴裡輕輕呢喃:「赤司征十郎,生日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