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3319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進擊同人》你遲到了(團兵)

窗外是雪夜,大雪紛飛之後,落在地面上積成一層層潔白。咖啡館裡濃郁而香醇的味道充盈室內,坐在裡頭的人們輕聲而愉快地交談著,唯獨利威爾一人沉著一張臉,用那特別而獨特的手勢握著杯子,一口一口地品嘗杯裡的咖啡。
利威爾的心情不好。因為有些想探知某人喜歡的咖啡口味而點了他平常不怎麼喝的拿鐵,喝沒幾口就不想繼續喝下去了。或許是這杯拿鐵泡得不夠好,又或許是這本來就是拿鐵的味道,利威爾不知道,也不想再探究。他只是照著自己的速度,一口口緩緩地把拿鐵喝進肚子裡。那種異於熱茶的苦澀透過舌頭、滑入喉嚨,讓滿滿的苦味沁在心頭。
無疑的,利威爾的心情更糟糕了。
這是個特別又普通的日子。
特別的是節慶,路上熙熙攘攘的都是情侶,男男女女帶著歡笑和繾綣的情意走在街上,手牽著手十指相扣。還有小販就這樣兜轉在街道上,向一對對情人兜售著玫瑰或巧克力——沒錯,這天是個浪漫的節日,俗稱情人節。利威爾不喜歡這種節日。他總覺得,這節日根本是生來坑害人的,即商業化又庸俗。然而不可免俗的,他還是從家中走了出來,同那些情侶們一樣走在街上。唯一的差別可能在於他身邊沒有第二個人,只有他自己。
普通的是,這天也不過是個平常的上班日。情人節並非法定假日,公司並不會因為你是單身或是有伴而放你一天假期。這點,不管在哪個地方都一樣。
利威爾臉色陰沉地又喝了一口杯中的拿鐵,深深地感受到挑對咖啡館的重要性。有些咖啡館賣的飲料不怎麼好喝,但主打的是氣氛和環境,所以他也不能對這家咖啡館指責什麼,畢竟是他自己選擇踏入這裡的。比起別家咖啡館,這家可以說是非常整潔,達到他對於乾淨的要求。
“……嘖。”在嫌棄手中的拿鐵許多次之後,利威爾終於甘願放下杯子,開始望著窗外的落雪發呆。雪花自夜空中墜落,輕飄飄的,十分美麗。
這是個對於情侶們來說挺值得慶祝的日子,利威爾想,也是個適合用來和好的日子。但想要和好的對象不在,這怎麼也沒辦法進行下去。想到這裡,他不禁皺了皺眉頭,心情鬱結起來。他開始想,某人久久不出現,該不會是因為去了酒吧之類的場所吧?至少,在他們在一起之前,那傢伙最常混跡的地方就是酒吧,而且還是一般酒吧,最容易被同志與非同志糾纏。
儘管隨著這麼想而有些惱怒,但利威爾必須承認,他生氣的理由有些薄弱。他們從未正式說過什麼承諾,就算那人平常會在纏綿之時在耳邊輕聲許下一些信誓旦旦的諾言,他也從不曾相信過。如此想來,或許,那人猶是有資格以單身的身份混跡在酒吧內的。何況,他們最近,正在冷戰之中。
而且已經持續將近三個月。
仔細說來,他們冷戰的原因還不是什麼大事。但利威爾從來都拉不下臉道歉,隨著時間過去,就更加不願意去和解了。也就造成了如今的窘境,進退不得,惹人心煩。
利威爾的眉頭蹙得更深了。

*

埃爾文·史密斯坐在咖啡館裡,優雅地握著杯耳,細細地品嘗著咖啡。他一人獨身坐著,從容而淡定地觀察了咖啡館裡的情景一圈之後,再繼續喝著拿鐵。他嗜好咖啡,不管是什麼類型都喝。他習慣性地點了一杯拿鐵來喝,在品嘗之前看著杯中那些漂亮的拉花,也是一件讓人心情愉悅的事情。
美味而上等的咖啡總是令人愉快,埃爾文暗忖,一邊看著室內掛著的壁鐘滴答滴答地行走著,一邊瞅瞅窗外街道上的場景,情人和情人走著笑著,看起來多麼幸福。
情人節麼,這種情調正合適。就該洋溢著幸福的味道,放一些閃光彈讓那些單身的人羡慕,這才是情人節啊。
雖然是這麼說,埃爾文還是有些想歎氣。徐徐放下杯子,他再度環視咖啡館一圈,始終沒看見他在等的人。
利威爾總不可能氣到現在吧?他想了想,又在腦海中勾勒一遍利威爾在家中寫給他的留言,確定是這間咖啡館沒錯。雖然想給對方打電話,但再仔細想想,搞不好,利威爾還在氣頭上,他仍然沒取消手機裡的黑名單記錄。
猶豫了一下,埃爾文還是決定給利威爾打通電話。總這麼等下去可不是個辦法,他們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互相折騰彼此,也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肆意地揮霍。他們都快從青年變成中年了,這麼下去不行。
嘗試給利威爾撥了通電話後,埃爾文沉默了。利威爾依然沒把他的手機號碼從黑名單裡取消,也就是說,他唯一能聯絡上利威爾的方法就是使用公共電話或者是向別人借手機。但他太瞭解利威爾了,利威爾從來不接陌生人的手機,他不點外賣不網購又不做生意,幾乎不和陌生人打交道,只願意窩在自己的世界裡。
也就是說,現在這個情況持續下去,他和利威爾極有可能還在冷戰的狀態中緩和不下來。
抿了一口拿鐵,埃爾文突然覺得嘴裡有些苦澀。額角腦袋不禁開始發疼起來。
“這麼下去,可如何是好啊……”埃爾文又嘗了口咖啡,揉了揉額角。離開這裡去別的咖啡館找找利威爾麼,又怕他在自己離開之後踏入這裡;不離開麼,又怕他在別處。
埃爾文沉沉地歎息,只能說,儘管如此,他還是甘之如飴。甘願受利威爾的脾氣,甘願寵利威爾,甘願陪著利威爾一直到老。就是不知道直到現在利威爾還相不相信他的承諾,明明他們相知已久,明明他們對於對方的瞭解根本是瞭若指掌。
又看了看時間,埃爾文慢慢地喝著拿鐵,決定離開這裡到別處找找看。總該嘗試看看才知道,埃爾文從來就不是坐以待斃的人。

*

埃爾文和利威爾認識了很多年。他們自中學成為同班同學之後,似乎就沒有被分班制度分開過。哪怕是和韓吉也沒有那麼綿長的緣分,他們倆和韓吉斷斷續續地同班又分班,但就他們倆一直是同班的,從未分開過。
埃爾文打從小學開始便是班長,直到大學畢業為止他都沒有擺脫這個職位,也就導致了除了利威爾和韓吉之外的人都習慣稱呼他為班長。其實他並不喜歡擔任班長,但基於別人給予的信任,他不得不做,不得不承擔起責任。甚至在相處久了之後,變成會偷偷在私底下包庇利威爾的各種行為。
有些人只是生命裡的過客,但有些人不是。有些人會成為自己生命裡最重要、最在意的存在,有些人卻宛如過眼雲煙轉瞬即忘。埃爾文常常會想,如果他和利威爾不是同班了那麼多年,那麼最後,他和利威爾會不會在一起?如果他們倆之間並沒有足夠穩固堅定的友誼作為相好的基礎,那麼利威爾會不會願意接受他的存在?畢竟是個那麼潔癖的人,畢竟是個脾氣不好的人,畢竟……是他最愛的人。
至於他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利威爾、從而願意陪伴他終生的……埃爾文覺得,這不好說。他們相識了幾乎二十多年之後才正式在一起,在這之前,他根本沒想過利威爾對於自己對他的心思根本心知肚明。仔細說來,他們是不是真的算是在交往也很難說。
——利威爾,從來沒有正面回應過他的追求。
利威爾不是個敷衍的人,他若是答允了,就不會放手。埃爾文不知道利威爾是不是還在猶豫,他只知道,無論接下去利威爾是否會接受、是否會答應、是否會承認,他都不可能再放開手。他們在一起以前,埃爾文總是抱著遊戲人間的心態面對這種男女或男男之間的關係,從來不想把自己的心搭在一個人身上。
直到他猛然醒悟,發現利威爾存在的份量已經超越了好友的位置。

*

雪繼續下著。雪花落在肩上,埃爾文卻視若無睹地快步在街道上走著,無暇欣賞落雪的美。他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看錯利威爾留給他的紙條,畢竟利威爾的字跡一向有點孩子寫字般的小亂,哪怕他再習慣再喜歡對方的字跡,也不能百分之百地擔保自己沒有看錯。埃爾文忖著,不無可能是自己的潛意識和直覺影響了視覺上的認知,導致了錯誤的判斷。這種事情雖然少發現,但還是有可能的。
“利威爾寫的咖啡館名字……真的是Latte嗎?”埃爾文邊走邊自言自語地質問著,基於對自己的信心,他並沒有把利威爾的紙條帶出來,現下也趕不及回家檢查一邊了,只能在這附近的咖啡館裡到處找找看。
他一向喜歡到這家名為“Latte”的咖啡館裡享受咖啡,但利威爾從來就不會在意他喜歡的咖啡館是不是特別好喝——他更在意的是,咖啡館裡的整潔度有沒有達到自己的要求。
現在想起來,利威爾之所以遲遲不出現並不是因為他還沒有氣消,而是他自己根本走錯了約定的場所才對。埃爾文苦笑,但願利威爾還沒有離開,也但願他是想要和好才約他出來見面的。
原來並不是利威爾有壞脾氣,而是他自己,太過於自負。埃爾文這麼想著,臉色有些凝重,腳下的步伐更快速了。他記得這條充滿著咖啡館的街道上似乎還有一兩間店名非常相似的咖啡館,就不曉得,利威爾會在哪間咖啡館裡等待他?
埃爾文舉起左手看了看手錶,距離原先利威爾約他的時間已經過去兩個小時了,該不會已經氣瘋了吧……
他心中下意識地浮現了一股深深的歉意,也極為難得和久違地,出現了一種忐忑不安的心情。
走過幾家有類似名字的咖啡館之後,埃爾文撫了撫額頭,太糟糕了,利威爾都不在。問了問店員,店員也紛紛表示沒有見過這個客人。他最後踏入那家咖啡館的店員倒是極為好心地告訴他,街尾上還有另外一家名字也很像的咖啡館,不過,名字寓意則是很有意思,叫做“Late”,遲到。
埃爾文閉了閉眸,這家遲到的咖啡館該是最後一家能發現利威爾蹤跡的了吧,再下去,他或許只能回家,主動和利威爾道歉了。但他並不是那麼願意這麼做,家在他心中就該合乎家的氛圍,該是溫馨而甜蜜喜悅的,而不是這樣陰沉沉的。尤其今天又是個該更加幸福一些的日子,他更不樂意只在家裡同利威爾和解——何況利威爾說不定還不樂意原諒他呢。
加快步伐抵達了“Late”以後,還真的讓埃爾文看見了熟悉的身影。那個人正陰沉著臉,一口接一口地抿著杯中的飲料,雙眼持續呆滯地望著窗外的風景。埃爾文忍不住苦笑起來,他實在是過於自負了,哪怕他所喜愛的咖啡館有著最頂尖最好喝的咖啡,如果沒有利威爾所要求和執著的乾淨,利威爾是寧願站在室外被寒風吹也不願意踏入的。先前還說自己最愛對方最懂對方,若是不明白他的心情和習慣,他怎麼能這麼厚臉皮地說,利威爾在他心中最重要呢?
比起利威爾的喜好,埃爾文可能更重視自己的甚于對方的。為此,他莫名有些愧疚。也難怪利威爾從來不肯回應他,更不願意相信他的承諾了。
深吸一口氣,埃爾文邁開腳步,走進這間遲到的咖啡館,一步一步地朝利威爾的座位走去。周圍那些輕聲的喧囂似乎都無法進入他的耳朵,那些人也無法進入他的視線之中。此時此刻,他的眼裡、心裡唯一活生生的,只有利威爾。
“利威爾……”站定在利威爾身邊,埃爾文輕輕地呼喚著。
利威爾放下杯子側過眼,眉目之間從陰沉一瞬間變成陰狠:“埃爾文,你想找死的話,我成全你。”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