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ingsman】白玫瑰(前任Lancelot(James)/Percival(LP))

 【Kingsman】白玫瑰/前任Lancelot(James)/Percival(LP)
 
0.
德國人愛花不是新鮮的事情。但當漢堡花店的店員天天都能看見一個明顯不是德國人的英國紳士上門買走一枝白玫瑰,倒是讓他們覺得新奇了。
 
1.
Percival的早晨始於Lancelot敲響的門。Percival戴上眼鏡、理好頭髮,拖著有力的步伐走向大門,步伐間的距離幾乎沒有差異,非常嚴謹得像是德國人。
 
「嘿早安,Percival,這個送你。」打開門之後,一大束白玫瑰就擺到了Percival的面前,隨後才是熟悉的臉龐。
 
「Lancelot,早安。」Percival嚴肅地點了點頭接過白玫瑰,側身讓開一個走道,Lancelot隨後走了進去,溫和地笑了笑,「希望我沒有打擾你的睡眠。」
 
「事實上,你有。」Percival推推眼鏡,毫不留情地說,「按照正常的生理時鐘,我的起床時間應該是三十分鐘之後。」說完,他硬按捺下打呵欠的衝動,把白玫瑰放進花瓶後轉身給來客倒了一杯水,放到對方面前。
 
「Per,你家還是那麼乾淨。」Lancelot保持著笑容看著對方細心地插好花再給自己呈上一杯水,「看來住在漢堡還是影響了你不少習慣。」
 
「需要我提醒你嗎,Lancelot,漢堡和柏林、慕尼黑一樣都是德國境內。確切地說,我是受了德國人的影響。」Percival淡淡地道,「你休假了?」
 
「嗯,上一個任務暫時結束了,所以就趁機來找你。」Lancelot笑,語氣中仍然不乏貴族式的腔調。Percival皺了皺眉,微帶責備,「裝腔作勢。」
 
Lancelot投降地舉起雙手,「Per,需要我提醒你嗎,我們都是貴族世家出來的子弟。要我說,如果你的家人知道你現在那麼像德國人,應該會氣得回來找你吧。」
 
「他們不會有機會從墳墓跳出來。」Percival一板一眼答,然後起身,「我先上樓洗刷,你先坐一會兒吧。」
 
「Per,早安吻呢?」Lancelot跟著起身,故作哀怨。
 
「得不到的才是矜貴的。」Percival冷淡地說。
 
Lancelot的眼珠子轉了一圈,然後快速地衝上前偷了個吻,手還不忘摟抱了Percival的腰間,動作順溜得很,看得出來是長期吃豆腐下來的經驗總結。Percival也沒抗拒,只是瞅了他一眼,很快地掙脫他上樓去了。
 
「Per,即使我得到了,你也依然是矜貴的。」Lancelot低聲地自言自語,他的心上人永遠不懂他珍惜著對方的心情,即使對方再怎麼冷淡也都是他喜愛的。他若不多番試探,又怎麼能知道對方的底線是什麼呢?
 
 
2.
Lancelot死後,Percival開始習慣每天在花店給自己買上一枝白玫瑰。白玫瑰的花語是純潔的愛,就像傳說中的圓桌騎士Percival那樣,都是純潔的。
 
 
3.
「Per?」Lancelot在睡意朦朧中感覺到Percival依偎過來的溫度,忍不住疑惑地咕噥出聲。
 
「沒事,睡吧。」Percival說,噩夢綺麗。前世充滿白玫瑰的喪禮已經過去,今生又是全新的面貌。他們再也不是Kingsman特工,而僅僅是兩個普通的男人。
 
「過來點。」Lancelot含糊地說,把人擁入懷抱中,夜夜好眠。
 
 
 
 
(Fin.)
 
 
 
*有引用陳奕迅《白玫瑰》部分歌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