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39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Kingsman】留下來的人都那麼勇敢(前任Lancelot/Percival、LP)/BE慎入

 
0.
他從噩夢中驚醒,然後發現那不只是場夢。那是無可挽回的現實。赤裸裸的,痛得他忽然喘不過氣來。
 
1.
那是一年前的事情。
眉眼總是帶笑的男人說,「嘿,親愛的,等我回來,給你帶上阿根廷的雪,還有我們的約定。」
但他再也沒有回來。
 
2.
那是兩年前的事情。
他無意間對男人扯了抹笑,而驚喜的男人忍不住撲上前狠狠地抱著他吻了他一遍又一遍,在耳邊呢喃著親密的愛語,低聲地重複著他的愛意。
而他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輕輕地回抱著對方,把對方當成一個孩子般寵愛。
 
3.
那是十八年前的事情。
男人見到他的第一句話是敬語,「嗨,Sir,我是Lancelot,很高興能夠和你成為同事。」
他的回答是,點了點頭,「Welcome to Kingsman, Lancelot.」
 
4.
那是十五年前的事情。
男人加入Kingsman已經三年,和他相識、熟識也三年有餘。男人的推薦人是Arthur,但有事卻總愛來找他求助而不是找Arthur或Merlin——對方的解釋是,Arthur忙,而Merlin也總是忙,如果只是小事那就無需打擾他們。作為前輩,他也著實無話可說,只能默默地給對方解惑。
後來,男人開始直接稱呼他為「Percival」,少了畢恭畢敬的「Sir」。
 
5.
那是十一年前的事情。
Lancelot加入Kingsman的第七年,他的本性終於開始漸漸在Percival面前顯露出來——吊兒郎當卻又風流倜儻,瀟灑而紳士,像個傳統的英國男人,就和Arthur一樣,酷愛英式的舊傳統和貴族的習俗。
「嘿,Per,你說德國是個怎麼樣的地方?」男人問,他則淡淡回答,「嚴謹而守規則的好地方,不怕遲到。是個珍惜時間的國家。」
「那你呢?也被他們影響了嗎?」男人鍥而不捨地追問。
他只是嘆了口氣,「相信我,只要你在就沒辦法恢復我的正常生活。」
聽完,男人露出壞心眼的笑容。
 
6.
那是八年前的事情。
他們相識的第十年。他和男人恰好被安排一起執行一個任務,驚險萬分的任務結束後,男人硬扛著傷勢緊緊地拉住他,出乎他意料,認真地說,「我愛你,Per。」
他沒有回應。
 
7.
那是七年前的事情。
他在男人隱秘而又公開的追求下,默認了對方的愛,也接受了對方的愛。
 
8.
那是五年前的事情。
交往的第五百天,男人說,他要在交往滿五年後求婚。他說他要帶上滿地的雪花,在雪上鋪滿鮮花——象徵著無論春夏秋冬都不離不棄的陪伴——跪下來,認真地許下今後一輩子的承諾。
 
9.
那是半年前的事情。
男人被一分為二的屍體終於完好地縫合回一體了。但男人除了Kingsman的同事和他之外,再無其他親友,所以也沒有多少人能追悼。
除了他。
他沒有哭,只是沉默著,彷彿他們從來不是伴侶。也沒有人知道他們是。
 
10.
他知道對方無意拋下自己先行離去,所以誰也不能責怪,只能說緣分已盡。
被亡者留下來的人,始終是勇敢的,因為只有他們能感受痛楚,卻寧願選擇留下來,繼續記住亡者曾經活得那麼耀眼。
「Goodbye, James. I love you.」Percival說,輕聲宛如低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