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3319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Kingsman】願我如輕風與你相擁 3(Lancelot/Percival)

 3.

这一切有些不对劲。Percival头戴草帽和墨镜,一身T恤、大裤衩和人字拖,脚步慢吞吞地提着行李穿过机场的人群中央。他总觉得这几天Merlin和他的沟通充满了诡异,而且Kingsman可以说是单方面取消了他大部分任务,让他在这一周几乎整个人都闷在德国的家中——他其实更抗拒在这种时候独自待在德国,要真如此还不如像此刻拎着东西回英国,起码还能和母亲相处会儿,也好陪一陪母亲。

Kingsman从来不会毫无理由地暂停骑士的任务。他们会经过评估之后通知骑士不适合继续执行任务的原因,却不会躲躲闪闪地什么也不说。不会像Merlin那样,像是想要对他说什么却欲言又止,而且试图在事后装作若无其事的,却明明和先前的态度完全不同。作为骑士,Percival自认自己的观察能力还是上佳的。基于此,Percival选择了谁也不通知直接回伦敦,说不定他真能逮到什么呢。

“您好,麻烦到萨维尔街。”从机场出来,Percival一身的休闲装扮让德士司机诧异地从后视镜打量了他一眼,最后仍旧什么都没说驱车前往目的地。司机正在猜想怎么这样一个毫无品味的大叔会选择到那种只有有钱人才会去的地方,但有钱人的思维本来就是诡异的,没准这样一个打扮的人本身也是有钱人呢,毕竟他看着浑身暴发户的气息,待人却出乎意料地还挺有礼貌的。

“160镑,谢谢。”加上堵车时间,德士行驶了约莫一个小时多,好不容易才在正午时分之前停在了萨维尔街的路口。Percival也没有示意对方驶到Kingsman店门前,而且干脆地付账下车提着并不多的行李漫步走向裁缝店里。

从外观看来,裁缝店一切正常,走入裁缝店之后,老裁缝Andrew还站在柜台后细心地画着设计图,脖子上也挂着他的量尺。这一切看起来都那么正常,仿佛和平常无异。但Percival还是觉得有些不安和诡异,背后总隐隐约约地有一股寒意袭来,不是因为他穿得少,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不停干扰着他,挠得他难受。

Andrew一如既往地对所有到来的客人笑了笑,仔细看清他的样子后,愣了一下,动作也像是卡住了一般,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呃,Percival,你怎么来了?我以为你这段时间应该都会在柏林才对?”

Percival闻言,无奈地摇摇头:“没办法,Kingsman好像是暂停了我的工作,联系Merlin似乎也得不到什么回应。”

Andrew只能尴尬地摸摸鼻子示意:“Merlin今天应该会在总部,你可以尝试直接找他问问。”

Percival点点头,举高手中的行李,歪歪头无声询问。Andrew指了指角落:“行李就放一边吧,我会看着的,你离开的时候再拿就好。”

“Thanks Andrew.”放完行李,Percival依然维持着那一身草根般的装扮,一点也不顾忌自己的形象,走上了老裁缝身后的楼梯,乘上了前往总部的特快。

当然,在这之前,Percival并没有意料到Roxy会在总部就是了。一下车,Roxy就站在Merlin身边和他聊着什么,估计是在汇报任务结果之类的,Merlin的脸色有些严肃,一边点头一边理着手中的资料,不知怎么在Percival看来却有些滑稽。

Merlin可以一如以往地分配任务,担任他的后勤主管,却在和他交谈时支支吾吾?

说什么Percival都不相信这当中没有一点猫腻,但首先,他要得好好回应Roxy的大惊小怪。

一转头见到Percival出现时,Roxy还以为自己正在做梦,而且这梦也太荒诞——一向注重外表的Percival怎么可能穿得这么随意地出现在外面?她眨了眨眼,有些不可置信地提高了声音:“Percival?你怎么、怎么穿成这模样……?”

Percival镇定地看了眼Roxy,又把视线转向Merlin,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Lancelot,这不算什么,骑士总要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做一点牺牲的。比如说,这种情况。”

“呃……Merlin,既然事情已经办妥了,我就先走了?看样子Percival有什么话想要和你详细谈谈呢。”Roxy敏锐地意识到Percival的心情似乎不是太好,随即直接开口说,也不管Merlin有没有回应便脚底抹油赶紧溜了。面对处于情绪沸点的Percival,熟悉他的Roxy表示有些爱莫能助。

“Merlin。”待Roxy离开之后,Percival开口唤了一声,现场陷入一片气氛尴尬的沉默。

顿了顿,Merlin放下手中的资料,抬头看着Percival:“Percival,怎么千里迢迢地回来伦敦了?我记得你应该要在柏林才对?”

“不不,Merlin,我想,在你什么也不说的时候,就应该预料我会回来。”Percival冷冷道:“你应该搞清楚,Merlin,在你们取消我执行任务的权利而又一直不肯告诉我原因的时候,我就不可能干待在柏林什么也不做。”

“Well, Percival,事情是这样的,因为你之前的状况不太好,所以我们决定让你休息一段时间。”Merlin解释着。

Percival质疑地挑眉:“喔?这是你们的理由吗?但我并不认同。”退后两步靠在墙壁上,Percival的脸色可谓难看之极:“Merlin,Kingsman从来不会这样做事,你知道,我也知道。在要求一个骑士休假前,按照常规的程序,是让他进行心理评估和健康评估,如果都不通过,才会要求暂停任务,而不是在毫无理由、毫无回应的情况下直接简单粗暴地要求他休假。”

微微暂停话语观察Merlin的表情之后,Percival神色随即严肃起来:“那么,Merlin,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之所以阻拦我执行任务、避开和我的联系和企图让我待在柏林的原因是什么?”

Merlin挫败地长长呼出一口气,脸上却保持无奈的表情:“Percival,我们只是想要让你在柏林好好静一静、休息一段时间,同时也不希望你失去控制而已。你该相信我,不是吗?”他露出一抹微笑,礼貌却保持了魔法师和骑士之间一贯的距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