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ingsman】願我如輕風與你相擁 4(Lancelot/Percival)

 4.

“Merlin,不要找任何理由。”Percival压根不相信Merlin的任何一句话,也未被他所动摇。他猜想Merlin阻拦他发现的大概就是对方正在忙碌的事情,以致于对方分身乏术,在平常的对话中也难以协调好——毕竟Merlin从来不是个优秀的演技派,尤其在面对和他共事了那么多年的同伴时,那些细微的差异在他们看来是很明显的。

“告诉我所有事情,Merlin。”Percival最终还是这么说:“别说那是需要保密的,事到如今,如果真的是保密的你不会有任何变化,只会和往常一样。”

“Everything’s fine, Percival, trust me, please.” Merlin很是无奈地维持着原先的说辞,同样坚持自己的立场,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儿,Percival缓缓舒了口气,面色却犹有质疑:“我暂且相信你,Merlin,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Indeed.” Merlin说,目送着Percival离开他的办公处,往餐厅的方向走去。说起来,总部的餐厅其实不比裁缝店的餐厅差,就是基本上只有Arthur待在裁缝店里办事的时间比较多一些(Merlin只是代理Arthur,所以主要职务还是Merlin的工作)。盯着监视器里Percival坐在餐厅等候用餐的样子,Merlin紧张兮兮地打量了自己这公开的办公场所、并未发现不妥之后,快速地通过电脑给Argante发送了一条讯息:“Caution。”

随即,Merlin又泰然自若地继续处理手边上的事情了。

Percival用餐的时候心情并不是特别好。不说他的装扮是让他郁闷的问题之一,还有Merlin打死也不肯说出口的话。他当然知道Merlin不会轻易让步,但他总觉得Merlin所隐瞒的事情和他息息相关,所以非搞清楚不可。没弄清那是什么事情总让他冥冥中感觉非常不安,似乎会发生什么超出预料或失去控制的事情。Percival向来便厌恶任何一件超出他所能控制的事情,就像Galahad在教堂事件中失控那样,这种不能自主掌握的状况让人异常焦灼。

“Shit.”Percival恨恨地骂了一句脏话,眼光不经意扫到左边的座位便有些怔愣。这座位表面上没什么改变,但他知道这里现在是Roxy的座位,而不属于James。偶尔他会想,生命虽然无常,但是为什么改朝换代能够这么快呢?似乎是一眨眼间,James就消失在他的生命里。想到对方死状凄惨的模样,Percival的脸色更加阴沉,瞬间就丧失了食欲。

放下手中的餐具,Percival缓缓地啜了口茶,看着面前还有一半的午餐,胃不禁翻腾起来。在柏林的时候他就没怎么好好用餐,这回人回来伦敦了,面对熟悉的美食依然提不起太多食欲,说来也不怪Merlin隐瞒他太多事情。他并不是非要知道不可,只是,单纯不想要有一点事情脱离他的掌控。比如,James的死亡又一次让他觉得猝不及防,那种无措的心情延续到了现在仍未消散。死亡是他们加入Kingsman之前就做好的准备,但他从来没预料到James会比他还早离开。

James离开之后的人生像一场噩梦,似乎无论如何逃跑、挣扎都没办法从这场噩梦中苏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