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華之都

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1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ingsman】願我如輕風與你相擁 8(Lancelot/Percival)

8.

Percival站在James的床铺边,看着他闭着眼睛、胸膛随着呼吸一上一下地动着,忍不住弯下腰,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深棕色的头发因为没有发胶而散落在脸上,看起来柔和顺滑。Percival不经意地触到额头,有温度的皮肤让他有了一种踏实感:James是活着的。

发现James被窝藏在地下五层之后,Percival并未怒火冲天地找Merlin讨要说法。他无法冷静下来,愤怒之余又为James还活着而激动,心情五味杂陈之下使得他不得不找了点事情来做——他又一次入侵到Kingsman的系统里,找出能让他发泄一身精力和恼火的任务,连夜赶去踹了一个大黑窖,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

Percival始终没有哭。收到James的死讯时他没有哭,为James举行葬礼的时候他也没有哭,知道James还活着,他还是没哭。自从成为Kingsman之后,Percival渐渐地和脆弱道别,他所擅长的,剩下了坚强。Kingsman注定要经常和生离死别打交道,他们一代一代地传承着的同时,也意味着死亡又带走了一个人。所以Percival早就习惯了死亡,他只是从来没有预料到,James会先离他而去。那时候他恍惚地想,James先走也是好的,因为James不如他坚强,如果先走的那个人是他,那么James必然会尾随他而去。生者永远比死者痛。

擅自接了一个任务并且处理好它之后,Merlin主动地找上Percival,在通讯一接通之后便开门见山说:“Percival,医疗团队要求你到地下五层帮忙。”

Percival冷笑:“地下五层?你以为我不知道是谁吗?Merlin,你这次真的过分了,为什么不告诉我,James还活着?或者,你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这就是你隐瞒我的事情?”

“Percival,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James是在我们的努力之下才救回来的。举行葬礼的时候,他确实是死亡状态。”Merlin张张嘴,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解释道:“我们也是看到你的状态不对劲,后来才决定尝试能不能救回James的。”

“喔?所以我看见的James,是克隆人了吗?”Percival冷冷地轻嗤一声,他想自己不能轻易相信Merlin的一言一语——Merlin这个“魔法师”,并不是那么简单易懂的人,更别说他这段日子和他对话中颠三倒四的矛盾,让他更加不能在任务之外信任他。

“不,Percival,事情是这样的,我之前告诉Argante还有医疗团队,让他们把James的身体缝合回来的时候,我们是计划弄一个‘时间转换器’的,不过,你知道的,时间怎么会任由人操控?所以我们的实验经过反复几次之后才确定是成功的,但那是用在小白鼠身上,如果换做用在人体身上,我们不能确定他能不能还保存着自己的记忆、保持自己的神智,所以这个研究用了很长的时间才成功,加上我们研究出了能够促进身体机能修复的修复液,才让James的人体机能在缝合之后慢慢恢复到活人的状态。当然,那时候他还是一个植物人。”Merlin挠挠他的大光头,继续说明隐瞒Percival的原因。

Percival皱了皱眉:“Merlin,我想知道,你们打算进行研究的时候,为什么不先通知我这个所谓的‘计划’?的确,我不是James的近亲,但是作为他的伴侣,我还是有权利知道这件事的吧?你们这么做的时候,是否问过我的意见?是否想过我的感受?”

“Percival, we’re sorry for that…”Merlin哑了哑口,抿抿唇说:“但是,作为Kingsman的代理Arthur,我是有责任在骑士状态不对的时候授意下属执行有利于恢复骑士状态的事情,这次,我也只是按照规则去执行而已。这是我们的规则,Percival。”

“规则?”Percival轻飘飘地问,不以为然:“Merlin,少拿规则说事。你只不过是不想成为负责的那个人而已。我们对事不对人,现在,这件事就是你做得不对,所以我质问你,是因为你是这件事的主要策划者。”

“Alright, alright, sorry about that, Percival, it’s really my fault, I apologize for it.”Merlin诚恳地道歉,然后又说:“那么,Percival,你现在希望我们怎么做?”

“我确实,并不希望你们把James救活。”Percival低声说,声音轻得像是自言自语般,只余耳语:“你不知道,James那么爱自己的人,如果醒来之后见到自己的模样变得那么多瑕疵,他会怎么想?他会恨你,更会恨我,为什么不让他干脆死了算了?”

“Percival,你所了解的James只是他表现在你面前的模样。”静静地听着Percival的话,Merlin闭了闭眼说:“James爱你,比爱他自己更甚。”

“他是爱我,但他也爱自己。”

“Kingsman里没有人不知道,Lancelot——James Spencer爱Percival,爱得不容任何人在他的面前说一句你的坏话。Percival,他爱你,爱得只留下卑微的自己。”Merlin敲打着键盘,给Percival发送了一份讯息:“这是James在和你在一起之前和在一起之后,每次出任务以前给我发的留言。每一句话,都是给你的爱。”

Percival打开讯息,仅仅是看了前面几条讯息,便觉得阳光刺眼得让他看着屏幕有些模糊——但他现在人在室内,照理说,阳光不会干扰到他才对。每一句话大同小异,前面写了他看见的风景,但后面不变的一句,写的都是“Percival, I love you.”

“James爱你。”Merlin说:“最后一次任务以前,他的留言上说,他要回来陪你,和你去度假。”

Percival几乎忍不住要中断和Merlin的通讯。他深深呼吸,镇定地开口问:“Merlin,你说了这么多,想要让我做什么?”话一出口,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哑,低沉得太过难听。

“James的脑电波有反应了。”Merlin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我们发现,时间是在你离开后的,这证明James能够感受到你在他的不远处。”

“我需要做什么?”Percival又一次深呼吸,这次声音总算稍微恢复了正常。

 “来地下五层,帮忙刺激James,让他多产生反应。”Merlin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