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腦洞太大,不寫對不起自己。
  • 524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Kingsman】願我如輕風與你相擁 10(Lancelot/Percival)試閱完

10.

James醒来之后,医疗团队第一时间冲上去给他做了多个检查,从他的身体恢复程度到他对自己的认知,从他的知觉反应到他记忆的核实等,统统都检查了一遍,直到确定没事之后,他们才退开来,把James无恙的好消息传达给Percival。

“Congrats, Percival, James现在的状态已经趋于稳定。”Argante依然是他们团队的发言人。她说着,然后指指手中的平板:“根据我们的检查,James对于自己的认知没有问题,他的记忆停留在了被分割之前的那一瞬间,他只记得自己之前发现有人在他救了Professor Arnold后敲门,然后就什么都没印象了。所以,他究竟有没有记忆损伤,还需要接下来多观察。”

“嗯。”Percival微微点头,刚刚掉过泪的眼睛还有些通红。看到Merlin匆匆推开门往James那望了一眼,他默默地侧头也没和对方打个招呼。所幸Merlin也不在意这一点,他直接地把Argante拉到一边去进行谈话。Percival不由得有些疑惑,按捺不下这疑惑之余他便悄悄地竖起耳朵,站在原地偷听他们俩的对话。

Merlin一脸紧张地开口:“Argante,怎么回事,James怎么会醒来了?”

“什么?”Argante错愕地瞪大眼:“不是你让Percival过来帮忙我们刺激James的吗?你不是已经知道James因为Percival的到来而开始活跃了?”

“不啊,我……”Merlin困扰地挠挠头,指尖没有头发的触感让他觉得脑门光秃秃未尝不是好事,起码不会焦虑得老是掉头发:“我觉得我最近可能需要进行一次检查了,最近总在奇怪的地方、奇怪的时候醒来,之前一段时间基本都无意识的,我都不记得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呃……你还记得‘回溯时光’吗?”Argante试探性地问。

Merlin茫然地摇头:“那是什么?我还想问,James不是已经举行葬礼了吗?”

“呃……‘时间转换器’呢?”Argante也隐隐感觉到不对劲了,她又问。

“这什么?不是一本小说里的魔法道具吗?”Merlin不解地侧头看了Percival一眼,又低声问道:“我还想问,你们这段时间内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怎么James就被你们救活了?难道是Percival要求你们去做的吗?”

“Merlin,你状态不太对,你是不是完全不记得这几个星期里和我们讨论的事情了?”

“我完全没有印象。”Merlin觉得自己很是无辜。

“天啊……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Argante忍不住紧张兮兮地开始打量起Merlin来,她招招手唤来团队,轻声在他们耳边说了些话,然后一群人便眼神放光地以对待实验品的态度盯着Merlin不放,引得他感觉全身毛毛的,背后也莫名地浮现了一股寒意。

“Merlin,我想我们需要给你稍微进行一下身体检查了,你看你整个人都不太对了,是不是应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Argante勾起嘴角,微笑着对Merlin建议。

“不不不,我并不觉得自己太累,事实上,最近的工作还好,不会很忙碌,但我必须声明一点: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会把James救回来,而且,天啊,这难道不算是‘复活’吗?你们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Merlin又抓了抓头。

Percival看着角落的闹剧,又瞄瞄躺着对他微笑的James,心下有些困惑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道若隐若现的声音:“Percival,欠你的,我都还给你了。这一次,我会把你的Lancelot毫无发伤地还给你。只要这几天James按照之前的情况好好地浸泡修复液,过不了多久,你所习惯的爱人就会回来。”

Percival心下一凛。他故作若无其事地快速打量了四周围一遍,却没发现声音到底是谁传出来的。那声音又轻飘飘地穿进他的耳朵里:“不用多看了,我不在你身边,但也在你身边。这段时间你们的Merlin是我,你的Lancelot回来之后,我就把Merlin还给他自己了。”

“你是谁?”Percival最后只能挤出这么一个疑问。

“我啊……?”那声音又笑着说:“我是Merlin呀。Merlin可以穿越时空、预测未来,当然也能知道过去,稍微改变轨道上的一个小钉子。我把你的Lancelot还给你了,当初欠你的债一笔勾销,从此以后你就和他好好地过日子去吧。”

Percival更加疑惑了。他只是冷静地又提出了一个问题:“那么,我想知道,如果你是那个时候的Merlin,那‘时间转换器’是什么?”

“那只是存在于想象中的道具而已,Percival,你知道的,没有人能够改变时间,就连万能的巫师Merlin也不能。”那声音虚无缥缈般说,最后感叹一声:“Percival, it’s time to say goodbye, everything will be fine. Best wishes to you and your Lancelot.”

Percival没有再多问。他沉默着拉过一边的椅子,坐在James身侧,温柔地拂了拂他的头发,轻声地说:“James,欢迎回来。”

James露出更加灿烂的笑容,Percival恍惚间还以为自己见到了此生最为炽热的阳光。他忍不住也微微扯了扯嘴角,慢慢地、有些僵硬地,露出了一个久违的笑容。这段日子有多煎熬,就有多久不曾微笑着面对人,而在这之前,他的笑容甚至只有少数几个人看见过。

这边厢Percival和James安静地相处着,那边厢,医疗团队轰轰烈烈、热热闹闹地扛着Merlin往隔壁的检查室走去,准备给Merlin做一个身体检查。毕竟,团队的每一个成员都曾经亲眼见到是Merlin本人来和他们谈论那个“回溯时光”的计划,也都曾经亲耳听到Merlin说,“这是一个实验。”所以,Merlin说那时候他是无意识的?对这一切完全没有一点印象?别傻了,怎么可能会有人轻易相信他的说辞?

但看着Merlin确实是对一切一无所知的样子,也不像是在故作无辜地演戏,似乎他这段时间还真的有些人格分裂的症状,自己做过什么事情都没印象了,所以确实应该好好进行一次身体检查才对。

当然,最后检查结果出来,Merlin确实是非常健康的状态,也不见身体有什么问题。至于他应该如何面对这一群如狼似虎、残暴无比的医疗团队,那就是Merlin自己的事情了,Percival压根不关心这一点。

Percival只是一遍遍地给James拂着头发,感觉到他的头发确实比之前稍长了一些,忍不住心下稍安。能够呼吸、能够有生理成长和生理反应、能够睁开眼,这样的James,已经脱离了植物人和昏迷的状态了。还有,拥有这样一双对他充满爱意的眼睛,这个James,确实就是他的Lancelot。

什么能够让Percival感受到James是活生生的呢?不是他的呼吸和胸膛的上下起伏,不是他跳动的心脏和活跃的心电仪器,不是他有意识的反应和剧烈波动的脑电波,而是他的爱。如果说什么能够代表James的生,那就是他对Percival的爱。而他们的爱之间,从来都不需要靠承诺来互相支撑。

Percival安心了。几乎彻夜未眠的他终于感觉到生理上的疲惫,即使心理上的精神奕奕让他不愿意就这么闭上双眼,但生理的困倦促使他不得不一边握紧了James没有插着点滴的手,一边侧着头往床铺的边缘一趴,宽心宁神地坠入梦乡。

James无力地回握着Percival的手,看着他熟悉的睡脸,眼皮子也愈发沉重地一眨一眨的,最终,也伴随着他最爱的人,一起熟睡在醒过来的日子后。

当医疗团队的人推开门、再次进入这间房间时,他们只看到了两个相爱的人互相依偎着,那与睡眠共舞时笑容满面的模样,忍不住让他们自发地闭嘴了。他们不约而同,默契地退到了房间外,开始细声交谈接下来的任务分配。

“一会儿,James醒来之后,我们要再次重复检查程序,一步都不能少,知道吗?”Argante说着,神色严肃:“James是特例,这点不用我再重复了,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要慢慢撤掉他的点滴、观察他的情况,确定没事之后再撤掉氧气罩,让他开始自主呼吸。当然,我们也要时刻确认他每一次醒来之后,都有清楚的意识和认知,还有,最重要的是,不要试图问他死时的记忆。现在的检查结果告诉我们,他个人的人体防护机制已经帮助他屏蔽了死亡时候的感觉,所以不要逼着他回想那些糟糕的记忆了。”

“是!”团队小声而坚定地答,说完各自雄心壮志地去准备下一波要开始忙碌的工作了。

回过身对着依然处于迷茫状态的Merlin,Argante倒是有些无奈地揉揉额角:“Merlin,我们检查不出来你的状态有什么问题,除了偶尔记不起自己做了什么,你现在的状况倒是挺好的,这么一看,我们也不能判断你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按理来说,你这样只是因为一时过度疲惫,在缺乏睡眠的情况下懵懵懂懂的也不是什么怪事。但你在和我们提起计划的时候,神态是很正常的,既没有有气无力,也没有死气沉沉,所以,既然你忘了计划,那就算了吧。反正,James已经醒过来了,你的计划已经不重要了。”

(正文完)

*

这一篇文章到目前有2W字了,打算出成小薄本纪念一下,后面会继续写大概1W5左右累积成3W-4W字的小薄本估计排版会排个100p上下吧,所以暂时来说正文公开完毕,后续秀恩爱番外之类的会直接放到小薄本里面,然后估计不会公开吧【。】

呃,以及本子会是全年龄清水本,没有肉这样。

所以暂时连载就公开到这里啦,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见>w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